棄女成凰01-立體書封  

好讀出版/真小說30
木子西作品集01──
棄女成凰〈卷一〉女兒當自強

「紅袖添香文學網」必讀宮鬥名作
木子西◎著
【類別】:古代言情、宮鬥
【出版日】:西元2013年5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40頁/定價200元
【ISBN/CIP/條碼】:978-986-178-273-7(平裝)/857.7 102005099(單色)


媲美《萬凰之王》
直追《後宮甄嬛傳》的恢弘宮鬥長篇大作

【湖南衛視簽約電視劇火熱改編中】


一入宮門深似海,能依靠的終究只有自己!平步青雲,寵冠六宮,敵不過太后的彈指一揮。
權傾天下,感到的卻是無比倦怠,為什麼我的心總是空落落的?我愛過他嗎?或許。

她是爹爹眼中毫無價值的女兒,但為了親愛的娘親,莫言決定拿自己命運做交易,頂替姐姐入宮覲選。原無意攀高枝,只圖安分當宮女,豈料被皇帝隨手一點而入嬪妃之列,從此擺脫不了爾虞我詐的宮鬥生涯。

孟才人之死猶如活生生的教訓,明示著宮中險惡並非藏身角落即可安生。她緊記著那句「鳳凰滿枝之處,亦是冤魂群聚之地」,步步抓住皇帝的心,絕不屈服於女子宿命任人宰割。

隨書贈品
每冊內頁皆附:【珍藏版】大尺寸封面繪圖海報

作者簡介
木子西
生於1980年代初的書香門第,自小愛好閱讀,畢業於武漢大學。2007年底,工作之餘開始於網路寫文,逐日走紅。
年幼無知時總羡慕後宮嬪妃們雍容華貴的生活,恨自己生不逢時以得榮光一回,及長才知那光鮮背後的辛酸血淚,明曉「宮鬥」一詞,深深體會到女人間的戰爭不見刀槍、不見硝煙,卻能比諸政壇上男人們的角逐更見殘酷無情。自此迷戀上了宮鬥,熱中探究嬪妃們爭鬥手段和計謀的邏輯合理性,進而產生強烈的寫作欲望,創作出本作品《棄女成凰》。
目前本作品已由湖南衛視簽約改編電視劇。

繪者簡介
無多
台中人,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曾於遊戲公司任平面美術設計,現為專職插畫家及電腦繪圖講師。自幼喜愛日本漫畫及電玩,原本立志當漫畫家,後專注於單幅插畫及角色設計,畫風綺麗帶有幻想,飽滿色彩予讀者強烈印象,生動展現人物個性。

書摘
一 覲選交易


今早內務府的人來傳過話後,娘就一直紅著眼,我曉她心裡不捨,一入宮門深似海,母女倆皆知此回分別可能一輩子再無法相見了。娘私心念望我選不上,至少她還能再看到我;我卻滿心希望我能選上,哪怕僅是當個宮中侍女,也能逃出這牢籠。

門外傳來丫鬟小倩的聲音:「小姐,老爺要見您,現下正在書房等著呢」

「言言,老爺要見你,是有甚事麼?」娘立時緊張起來。我心底不由發酸:可憐的娘,經歷了百般欺辱,一絲風吹草動就令她惶恐不安。

我上前握住娘的手,輕拍著安撫道:「娘,沒事的,您別擔心,在這兒等我。」

父親仍坐在上回與我談交易時的椅子上,只是這一次居然掛笑而語:「言言,明早進宮面見太后、皇上,你切要謹言慎行,萬不可失了禮數,露出破綻。」

「是。」我心裡冷笑,你不過怕我露出破綻牽連到家裡而已,又何必裝出一副慈父的樣子。

父親欲言又止,只揮了揮手道:「罷了,明早進宮,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翌日天未亮,我便坐上轎子進宮去,我偷偷掀起簾子,映入眼中的是金碧輝煌、巍峨蜿蜒的黃金屋簷。轎子在窄巷裡穿梭許久終於停下,想是抵達了錦繡殿。進了錦繡殿,殿內早已站滿黑壓壓的一群少女,個個屏心靜氣,有四處張望的,有低眼順目的,也有忙著打扮的,皇帝的「三十六院,七十二妃」果真名不虛傳。

初選是由總管太監和太后身邊的管事嬤嬤篩選,挑出五十名秀女入殿面聖,由太后、皇上及皇后選定妃嬪。

我並不想做甚妃嬪,但卻知必須擠入面聖行列,因唯只這批秀女才有機會在落選後被送到各宮娘娘跟前使喚,我既不想再回那個家,自然得花點心思設法留下。正想著,小太監已持簿點名,我和另外四位秀女一起被帶到總管太監和管事嬤嬤面前。待我們站定,小太監又開始點名,點到我名字時,我故意低著頭不出聲。小太監又叫了一次,我依然沒出聲,喚第三次時小太監不由提高音調喊道:「莫言!」

總管太監和管事嬤嬤正坐在太師椅上小聲交談,突地拔高的聲音引來兩人注視。我這才出列,盈盈一拜,抬首時綻出面若桃花似的笑靨,引得兩人微微一愣。我歸列後過了少頃,才聽到小太監喚下一位。那一刻,我知道我成功了。

通過初選的五十名秀女,入夜被安排於鍾粹宮東西兩排廂房,兩兩一室。我和太后的姪女端木晴同住一間,從初試時她便引起我的注意,彼時眾人皆三兩成群,唯獨她隻身站在角落,神情孤傲,不與人言語。這會兒只我二人一起,她仍不開口,只默默收拾自己物事,貌似心事重重。

三月天暖洋洋,我開了窗讓屋子透透氣,不想隔壁卻傳來高昂的女聲:「宛如妹妹,你看那端木晴,仗著自家姨母是太后便不把他人放在眼裡,擺出甚清高自傲的架子。」半晌有個溫婉嗓音傳來:「雨瑤姐姐,我瞧見了,興許是她不愛與人說話吧,不過她的確很美,恐怕這次是要拔頭籌了。」另一人又回道:「哼,就算她拔了頭籌也未必能得寵,我表姐說皇上最喜溫柔可人的女子。」

我暗自後悔,擔憂地望她一眼,轉身準備關窗。

「不用了,隨她們說去吧。」端木晴神情落寞,彷彿她們說的是別人,不關乎她。

她既這樣說,我也不好再說甚,只回轉榻前收拾東西。

「進來這地方,等同進了牢籠,一個個盡成井底之蛙。」端木晴臉上浮起一絲冷笑。

我急忙起身關了窗,「隔牆有耳,這種話姐姐切莫胡說。」

「鳳凰滿枝之處,亦是冤魂群聚之地。即使做了寵妃,成為娘娘,一樣跳不出這牢籠。」

我見端木晴異樣即知她必懷心事,此時見她說出這款話來,遂上前扶了扶她道:「姐姐,這話心裡知道就好,不必說出來的。」

端木晴不再多言,卻掉起淚來。我忙遞上手絹,說道:「姐姐定是藏了心事。」端木晴淚掉得更猛了,我歎了口氣又道:「姐姐不說,我亦不多問,人人都有自身苦事,進到這地方皆有各般無奈。只是姐姐,進了這地方,我們就得說這地方該說的話,做這地方該做的事。」

端木晴這才住了聲,「妹妹說得對,倒是姐姐失態了。」

如斯偶然的機會,我倒和太后的姪女變得親近起來。

第二日清早由宮女伺候梳洗後,秀女們齊被帶到榴香閣外等候殿選。俄頃便有小太監出來高聲道:「各位秀女,太后有旨,殿選開始,請各位秀女依次覲見。」說罷拿出花名冊按序五個一列入殿面聖,未輪到的便留在這偏殿等候。

我站在最裡邊角落,掃看著這群各地趕來的名門千金,個個青春美貌,無不揹負著家族深盼,只求能被選上,來日飛上枝頭變鳳凰,光耀門楣。我卻猛地想起端木晴的那句話:「鳳凰滿枝之處,亦是冤魂群聚之地。」使足了力擠進這座金碧皇宮後,最後變成鳳凰還是鬼,誰能知道呢?我瞄到了同樣站在角落的端木晴,從側面看去她真真是個美麗的女子,唯惜面帶寒霜、眉宇深蹙,雖不曉她所憂何事,但她確實不願入宮。只是女子的命運又豈是自己能作主的呢?

由於不欲被選中,只圖安心在宮裡做事,我從父親所準備衣物中揀最樸素的穿了。這會兒我是最後一批面聖,又站在最末,心想妃嬪人選早已定下,我定然選不上了,心裡異常平和,慶幸事情正朝著我想的方向發展。

進得榴香閣,我和其他四人按太監指示,行三跪九叩大禮,而後退到一邊,待太監點名再出列參見聖顏。我偷偷望過去,坐在正中者便是我大順皇朝的皇帝,雖至不惑之年,但雙目有神、嘴角堅實,精神抖擻,一身明黃色龍袍尤襯出尊貴之氣。左首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身著鏽有鳳凰圖案的黃色緞袍,頭戴同樣冠式,不消說,肯定就是當今太后。右首坐著一身金絲紅鳳袍的美婦,體態略豐,她笑容可掬地端坐在皇帝身側,一副鸞鳳和鳴之貌,想必就是皇后了,下首坐著的年輕女子豔麗無比、風情萬種,應就是後宮最得寵的麗貴妃。
「母后,折騰了大半天,您必定累了吧?我看最後這幾個就不著依次見駕,叫她們一起上來吧。」

太后到底年事已高,微微頷首,太監即命我等一同上前參見聖顏。我心裡不由微喜,齊列面聖,我能引起注意的機會就更低了,只求老天保佑我能被派至和善的娘娘跟前使喚。

「抬起頭來。」太監肅聲喊道。一列秀女緩緩抬頭,眼睛卻不敢直看,緊張得直打顫。有好一會兒,殿裡靜悄無聲,眾人都在等太后開口。王皇后面帶微笑,轉向太后道:「母后,今年的秀女個個都長得如花一般,選進宮來定能為皇家開枝散葉。」說話間用餘光瞥了麗貴妃一眼。麗貴妃一愣,眼裡閃過一絲恨意,皇后卻早已轉頭朝著太后。

「嗯,剛才選了幾個?」

「回母后,選了九個。不妨再選一個,湊個整數。」

「嗯。皇兒,方才都是哀家與皇后、貴妃定下的,這個就由你自己來選吧。」

皇帝抿了抿嘴,懶懶地伸手一指,太監馬上唱喏道:「戶部侍郎莫新良之女莫言,留!」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呢?我不敢置信,猛地抬起頭,只瞧見皇上注視著麗貴妃的神情。一陣寒意直徹心扉,我腦門一脹,人微微晃了一下,幸虧及時穩住腳才未昏倒。我急忙跪謝皇恩,抑不住心底一片淒涼。

原來他不過是隨手一指,敷衍了事;而我的夢想,卻因著他的隨手一指,化為烏有。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