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偏見_正封.jpg+

傲慢與偏見【經典插圖版】

珍.奧斯汀(Jane Austen)◎著
休.湯姆森(Hugh Thomson)◎繪者
劉珮芳、鄧盛銘◎譯者

【類別】:翻譯文學、英國文學
【出版日】:西元2020年12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464頁/定價280元
【ISBN】:9789861785288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2tzofs4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3ooxodw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xfsc4wt

 

※ 珍.奧斯汀愛好者的必收愛藏版本
※ 新裝插圖珍藏版,收錄英國初版插畫數十張
※ 原文全譯本,一字不漏,呈現原汁原味的經典文學名著


一個富有而驕傲的英俊先生、
一位任性而懷有偏見的聰穎小姐,
當傲慢碰到偏見,
激出的火花僅只是精彩可以形容?

一部最能改變女性對自身評價的文學作品,在傲慢與偏見之間,細細品味珍奧斯汀的理性與感性。


珍.奧斯汀小說代表作
多次改編影視作品的經典原著
●BBC票選對女性影響最大的文學作品榜首
英國圖書館員最愛的百大小說榜首
最愛小說票選中永遠高居榜首的愛情經典
超級暢銷書《BJ的單身日記》寫作範本


珍.奧斯汀教我們的愛情課

「結婚後雙方個性都會變,終究要面對苦惱的問題。如果你決定跟一個人廝守終身,最好了解他的缺點愈少愈好。」

「現在請勿將我視作一位故意讓你苦惱的女性,只要把我當成一個理性的、正在說出肺腑之言的人就可以了。」

「你不應該為了一個人而改變原則和誠實的意義,也不該試著去說服你自己或我。不要將自私錯當謹慎,這樣渾然不知幸福即是危險。」

「人往往都喜歡為別人指點迷津,只不過那些指教往往都是不值得知道的。」

「一方的告白並不一定會得到另一方相等的回報,所謂的責任或義務都是當事人心有所感的產物。」


精彩故事
英國鄉下的班尼特一家育有五位千金,某天聽聞了鄰近莊園將有顯貴人家入住,姊妹們在社交季舞會中與之相識。聰敏的伊莉莎白不輕易隨風起舞,選擇冷靜以對新來的鄰居,卻忽略不了其中一位先生似乎是看誰都不順眼……

因為自身條件的優越,加上對於環境人物的不熟悉,達西先生以冷漠傲然的態度作出人們與自己的區隔,卻也讓人們認定他的傲慢。直到目空一切的達西先生發現了伊莉莎白的魅力,並深陷其中……

達西在舞會上的一席話,讓伊莉莎白認定了他的傲慢,加上旁人的挑撥,更是讓她深信兩人的不合,這種偏見讓伊莉莎白努力的拉開達西與自己的距離。可是種種的因緣際會和事件的發生,卻意外促進了兩人的愛情……

 

//作者介紹//

珍.奧斯汀(Jane Austen, 1775—1817

珍.奧斯汀出生在英格蘭南部的鄉村,在一個家有八個孩子的牧師家庭中長大。她未受過正規教育,卻靠著在家自學、廣泛閱讀與書寫,成為英國文學史上公認的才女,並深受大眾喜愛。
珍從17歲開始寫作,不過直到36歲她的第一部小說《理性與感性》才問世,第二部《傲慢與偏見》開始聲名大噪,後來的《曼斯菲爾德莊園》、《愛瑪》也大受歡迎。她的作品都是匿名出版,唯有《諾桑覺寺》和《勸服》兩部小說是過世後才以真名發表。
除了六本長篇作品,她還有書信體小說《蘇珊夫人》、少作《愛與友誼》,與未完成遺作《沙地屯》、《華森一家》等留世。

 

//譯者介紹//

劉珮芳
1967年出生於臺灣南投。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曾任中部出版社編輯。極愛翻譯工作,目前從事對外籍人士的中文與臺語教學,以及對臺灣人的英語教學等。譯作有《小婦人》、《與珍.奧斯汀喝杯下午茶》、《錦繡佳人》、《簡愛》、《理性與感性》、《傲慢與偏見》等。

鄧盛銘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碩士。曾譯《啟動潛能的力量——西瓦心靈術》、《心靈雞湯5——關於愛與感動的故事》等書。

 

//繪者介紹//

休.湯姆森(Hugh Thomson, 1860—1920

愛爾蘭插畫家,1884年移居倫敦,開始執筆為雜誌刊物繪製插畫,善以簡單線條勾勒十九世紀鄉紳、貴族社會的人物姿態,作品漸受歡迎。1894年到1898年間,他為珍.奧斯汀六部小說繪製百餘幅精美插畫,流傳至今。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2tzofs4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3ooxodw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xfsc4wt

 

//內頁參考//

9789861785288_b2.jpg9789861785288_b1.jpg

9789861785288_b5.jpg9789861785288_b4.jpg
 

//書摘內容//

第一章

  舉世公認,大凡身價不菲的未婚男子,總想要娶個妻子。
  無論對他的性情或觀點瞭不了解,只要有這樣一個人遷居到附近,左鄰右舍總會自顧自把他當作某人或自己某個女兒應得的財產。
  「我親愛的班尼特先生,」班尼特太太有一天對丈夫說,「尼德斐莊園總算租出去了,你可聽說了沒有?」
  班尼特先生回說他沒聽過這消息。
  「不過這是真的啊,」她繼續說道,「隆格太太剛到這兒來,才跟我說這事兒的來龍去脈呢!」
  班尼特先生沒理會她。
  「難道你不想知道是誰搬進來嗎?」他妻子不耐煩地嚷叫起來。
  「既然你想告訴我,那我就不能不聽了。」
  這話就足夠讓她繼續說下去了。
  「喔喔,親愛的,你一定得知道,隆格太太說尼德斐莊園是被一個打從英格蘭北部來的有錢年輕人租下的。星期一那天,他乘了一輛四匹馬拉的馬車來看房子,看得滿心愉悅,還馬上跟莫利斯先生談妥,說要在米迦勒節前搬進來,下個星期就讓幾個僕人先入住那房子。」
  「他叫什麼名字?」
  「賓利。」
  「他結婚了還是單身?」
  「喔,親愛的,當然是單身啦!你看,一個單身貴族,一年有四、五千鎊收入,這對咱們家女兒來說,真是一件好事呀!」
  「怎麼說?這關咱們女兒什麼事?」
  「我親愛的班尼特先生呀,」他妻子應了他,「你很煩人!可知道我正在考慮他能跟我們哪個女兒結婚嗎?」
  「他搬到這兒,就是打算結婚啊?」
  「打算?胡說八道,你怎會這麼說!只是他有可能會跟咱們哪個女兒談戀愛而已,總之你得在賓利先生搬過來的時候趕快登門拜訪就是了。」
  「我哪有什麼立場可以去呀!你跟女兒們倒可以去,還是你讓她們自個兒去好了,說不定這樣還更好些。畢竟,她們誰比得上你的美貌啊,萬一你去了,賓利先生可能會看上你呢!」
  「親愛的,別拍我馬屁,我的確曾經貌美過,但現在我可不敢假裝自己容貌出眾了。當一個女人有了五個女兒,就不該再多想自己的美貌才是。」
  「是嘛,不過大多數女人也沒啥美貌可想啦!」
  「不過,親愛的,等賓利先生搬進來時,你的確該去拜訪他。」
  「這事兒可超過我該做的地步啦!」
  「你得多想想我們家女兒呀!仔細想想,這可是事關女兒的終身大事,威廉爵士和盧卡斯夫人都已經決定要去了,圖的也是這個,你知道的嘛,他們通常才不會去拜訪新鄰居呢!你一定得去,假使你不去,我們就更沒理由去了。」
  「你這是不是太多心了?我敢說賓利先生看到你一定很高興,而且我還會讓你帶封短箋去,讓他知道我滿心希望他能跟我們任一個女兒成婚,我一定會為我的小伊莉莎白多美言幾句的。」
  「你最好別做這種事,伊莉莎白才不比其他女兒好。她又沒有珍一半的美貌,也不及莉蒂亞一半的幽默,而你每回偏要把她捧得最高。」
  「因為其他女兒都沒啥好自傲的。」班尼特先生答:「她們全都跟其他女孩一樣愚蠢無知,伊莉莎白就是比她的姊妹慧黠許多。」
  「班尼特先生,你怎麼這樣糟蹋自己的親生女兒?看來我愈惱火你愈高興,就是一點也不體諒我的神經已經很衰弱了。」
  「親愛的,你誤會了,我對你的神經相當尊敬,它們可都是我的老朋友呢!這二十幾年來,我已經聽你慎重其事地提過好多回了。」
  「喔,你就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我希望你別這麼痛苦,你得好好活著,親眼看到一個一年有四千鎊收入的年輕人搬到我們隔壁才成。」
  「就算有二十個那樣的人來,我看你都不可能去拜訪人家。」
  「相信我,親愛的,就算真有二十個,我也必定一一登門造訪。」
  班尼特先生就是這樣一個反應靈敏的怪人,幽默卻語帶嘲諷、沉默又變化無常,二十三年的時間仍不足以讓妻子了解他的個性。班尼特太太的心思倒是不難猜透——她是個理解力很低、知識貧乏且脾氣不定的女人。當事情不順心的時候,她就會認為是自己神經衰弱,這輩子的大事情便是把女兒們嫁掉,最大的安慰便是拜訪鄰居和打探消息。

※※※※※※

第二章

  班尼特先生雖然死也不肯對他太太鬆口,但其實他一直想去拜訪賓利先生,甚至他根本就在第一批拜訪賓利先生的訪客名單中。直到傍晚拜訪結束前,班尼特太太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消息是這樣走漏的,班尼特先生看到自己的二女兒在整理一頂帽子,就突然對她說:
  「我希望賓利先生會喜歡它,伊莉莎白。」
  「可是,因為我們沒有計畫去拜訪賓利先生,根本無從了解他喜歡什麼!」她的母親憤慨地表示。
  「但你忘了,媽媽,」伊莉莎白說,「我們會在舞會裡遇見他的,隆格太太答應要介紹他給我們認識。」
  「我不信隆格太太會做這種事,她自己就有兩個姪女。這個自私又偽善的女人,我對她沒什麼好印象。」
  「我跟你感覺一樣,」班尼特先生說,「我很高興原來你根本不用靠她幫忙。」班尼特太太不打算理睬他,但又耐不住性子,開始責備女兒。  「天啊!莉蒂亞,不要再一直咳嗽了,稍微體諒一下我的神經好嗎?我快被你搞瘋了。」
  「莉蒂亞咳嗽都沒節制,」她父親說,「老愛故意咳嗽。」
  「我又不是咳好玩的!」莉蒂亞氣惱地說。
  「伊莉莎白,下次舞會是什麼時候?」
  「兩星期後。」
  「原來是這樣!」她的母親喊著,「隆格太太在舞會前一天才趕回來,根本沒辦法介紹賓利先生給你們認識,因為她自己也不認識賓利先生!」
  「那親愛的,你占到上風了,你可以介紹賓利先生給她認識呢!」
  「不可能,因為我也不認識,怎麼介紹啊!你諷刺人啊?」
  「我真佩服你的慎重。當然只認識兩星期是不太夠,不可能徹底了解一個男人,但如果我們不嘗試,別人可是會搶先一步。畢竟隆格太太和她的姪女才不願錯過機會——她會以此示好。如果你不想這樣,我可以自己進行。」女兒們一同望向父親,班尼特太太只喊著:「鬼扯,廢話!」
  「請問這尖銳的抗議意義何在?」班尼特先生說:「難道你認為花點心思介紹,一點意義都沒有?我不太能同意你的看法。瑪莉,你怎麼說?我知道你是個年輕且深思熟慮的女孩兒,讀過很多鉅著而且作了許多筆記。」
  瑪莉想說些通情達理的話,但也不知從何開口。
  「瑪莉正在整理她的思緒,」他接著說,「話題回到賓利先生吧。」
  「我受夠賓利先生了!」他老婆嚷嚷道。
  「很遺憾聽見你這樣講,那你以前為何不跟我說?如果早上我知道你是這樣想,就能省去拜訪他的麻煩了。真的很不幸,但既然我已經拜訪過他,我們還是得去認識一下。」
  這群女士的驚訝正是他所期待的,而班尼特太太的程度可能又要更甚於其他人。不過在女孩們一陣歡樂喧嚷過後,她開始宣稱這整件事其實一直在她意料之中。
  「親愛的班尼特先生,你真是個大好人呢!我知道你終究還是會被我說服,因為你疼愛女兒,所以很難忽略這樣的機會。我太高興了!而且這笑話也鬧得真妙,誰知道你今早就已經去拜訪他,而且直到剛剛都還一字不提呢!」
  「現在,莉蒂亞,你要怎麼咳嗽都隨你。」班尼特先生一面說一面離開房間,他對老婆的興高采烈感到有些厭煩。
  「女孩們,你們老爸多優秀啊!」當門關上後,班尼特太太說:「我是不知道你們要怎樣報答他或是我,不過我可以跟你們說,我跟你們爸爸這輩子每天都很不樂意去搭上這種關係——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你們啊!親愛的莉蒂亞,雖然你最年輕,但我敢說,在下一次舞會中,賓利先生就會跟你一起跳舞啦!」
  「哦?」莉蒂亞不太在乎地說,「雖然我年紀最輕,但我才不害怕,論個頭我可是最高的。」
  接下來的傍晚時分,母女們都在揣測賓利先生會多快回應班尼特先生的邀請,還有決定她們該何時邀請他前來共進晚餐。

第三章
  即使有五個女兒幫腔,班尼特太太還是沒辦法從丈夫那裡得到更多關於賓利先生的描述。
  她們千方百計地套問他,例如坦率直接地問、精妙的想像以及離題甚遠的猜測等,但是所有努力都被班尼特先生迴避掉了,最終還是被迫接受鄰居盧卡斯女士的二手情報。盧卡斯女士的消息可說是大受歡迎,威廉爵士很欣賞賓利先生,他的年紀很輕、長相英俊,個性也極討人喜歡,最寶貴的是,他即將在最近舉辦的宴會中出現。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高興的事了!愛上跳舞等於是往墜入愛河更進一步,大家都熱切地想獲取賓利先生的歡心。
  「如果我能看到哪個女兒在尼德斐莊園快樂地安定下來,」班尼特太太對丈夫說,「而且其他女兒也都有個好歸宿的話,我就沒什麼好奢求的了。」
  幾天後賓利先生回應了班尼特先生的拜訪,在班尼特先生的書房裡待了十分鐘。他早就聽聞班尼特家女兒們的美貌,心中燃起一窺這些年輕淑女的渴望,但卻只能見到班尼特先生。女士們就比較幸運了,她們可以從窗口觀察這位身穿藍色外套、騎著一匹黑色駿馬的紳士。
  賓利先生在拜訪中很快就收到晚餐邀約,這可是班尼特太太展現理家功力的時刻,但是賓利先生的答案讓她失望了。由於他隔天有事要到倫敦,所以沒辦法接受這項榮幸的邀約。班尼特太太顯然十分倉皇失措,她不能想像在他抵達赫福郡後,還有什麼事要立刻回倫敦去忙,而且她也開始擔心賓利先生會奔波各地,永遠不會乖乖在尼德斐莊園待下來。
  盧卡斯女士解答了班尼特太太的疑慮,她說賓利先生趕到倫敦只是為了邀請客人前來參加盛大的舞會,隨後立即傳出賓利先生將帶領十二位女士和七位紳士來參加宴會的消息。起初女孩們聽到這樣的數字還挺擔憂的,但在舞會舉行前一天,另一個消息讓她們鬆了口氣:賓利先生其實只有從倫敦帶了六位賓客來——他的五位姊妹以及一位表姊妹。而且當聚會廳的舞會開始後,實際到場的只有五個人:賓利先生自己、他的姊姊、妹妹、姊夫,以及另外一位年輕人。
  賓利先生是個長得俊俏且外型紳士的人,擁有令人喜愛的容貌及隨和真摯的態度。他的姊妹姿色宜人,儀態也是雍容大度,儘管姊夫赫司特先生只是個普通不起眼的男士。不過他的朋友達西先生就不同了,他優美高瘦的身材、英俊的外貌,以及高貴的丰采都迅速吸引到全場注目,進場才五分鐘,人群間已經在口耳相傳,說這個年輕人的年收入高達一萬鎊。達西先生已經成為完美男士的標竿,女士們也宣稱他長得遠比賓利先生英俊,夜晚的大半時間中,他都受到極大仰慕,直到他那令人厭惡的態度出現——大家發現他非常傲慢,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而且很難取悅。因此,就算他在德布夏擁有巨額房產,似乎也很難挽回大家對他的負面評價了,甚至遠遠不及他的朋友給人的好印象。
  賓利先生很快就跟舞會上所有重要人士接觸過,不斷跳舞的他顯得非常活躍,更表示自己痛恨舞會太快結束,想由他個人在尼德斐莊園再辦一場舞會。如此親切的態度跟他的朋友對比還真大!達西先生只與赫司特太太、賓利小姐各跳了一支舞,接下來就沒有與任何一位女士接觸了,當晚剩餘時間就只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偶爾跟他的同伴聊一聊而已。
  達西先生的品格已經被定論,他就是世界上最驕傲、最沒有人緣的男人,所有人都期望他永遠不會再出現。其中討厭他的人又以班尼特太太為首,由於一件事情的發生,她對達西整體行為的厭惡轉化為特殊的憤慨——他蔑視了她的女兒。
  由於男士太少,伊莉莎白.班尼特只跳了兩支舞就坐下來。而在那段時間,達西正站著與賓利先生對談,他和伊莉莎白的距離近得讓她可以聽見兩人在談什麼。賓利先生才跳完一支舞沒幾分鐘,就催促他的朋友也加入舞池。
  「來吧!達西,」他說,「我一定要讓你去跳舞,這樣一直呆站著,我真是看不下去。你可以好好跳上幾支舞的。」
  「我當然不跳。你知道我痛恨跳舞,除非跟舞伴特別熟。參與這樣的聚會沒有意義,你的姊妹也都已經各自有伴,這兒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讓我不受罪的了。」
  「我可沒像你這麼愛挑剔,」賓利先生嚷著,「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我這輩子從來沒像今晚這樣,看到這麼多可愛的女孩,而且其中幾位是出奇地美麗!」
  「你現在正在跟屋子裡唯一的美女跳舞。」達西先生邊說邊看向最年長的班尼特小姐。
  「喔!她是我遇過最美麗的人兒!但還有一位她的姊妹就坐在你後面,她非常漂亮,我敢說她也很受歡迎,我請我的舞伴介紹她給你認識吧。」
  「你指的是誰?」達西先生轉過身,望了伊莉莎白一陣子,直到伊莉莎白與他目光相接。他收回自己的視線,冷冷地說:「她長得還算可以忍受,但沒有美到足夠吸引我。我現在可沒有幽默感去伺候一位被其他男士冷落的年輕女士,你最好回去舞伴身邊享受她的微笑,因為你再說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賓利先生接受了他的建議,達西先生也離開了。而伊莉莎白依舊坐著,對達西先生還是沒什麼好感,倒是興致勃勃地和朋友透露了這段對話。因為她的個性開朗頑皮,對任何荒謬的事都能感到有趣。
  這天晚上,班尼特全家大致都過得很愉快。班尼特太太已看見大女兒在尼德斐莊園宴會中大受歡迎的前景,因為賓利先生和她跳了兩支舞!而她也在眾姊妹中顯得特別出眾。珍也像她母親一樣高興,只是表現方式較含蓄。伊莉莎白察覺到珍很快樂,瑪莉則在聽到自己被介紹給賓利先生時,得到了「鄰近最有素養的女孩」這般稱呼,凱蒂和莉蒂亞更是異常幸運,身邊總是不乏陪伴者,這是她們參加舞會唯一關注的事。
  母女一行人興致高昂地回到居住的隆波安村,班尼特先生還沒就寢,正看書看得廢寢忘食,不過他倒也對這場鼎鼎大名的舞會發生了什麼事抱持極大好奇。他其實希望太太帶回對這位陌生人失望的觀點,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他準備要聽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喔!我親愛的班尼特先生,」班尼特太太進入房間,「我們度過了最愉快的夜晚和一場最棒的舞會!我真希望你當時也在場。珍真是大受歡迎,大家都說她長得多麼好看呀,賓利先生也覺得她很漂亮,而且跟她跳了兩支舞!想想這個就好,親愛的,他真邀她跳了兩次舞!而且珍是會場裡他唯一邀過兩次舞的人呢!起先,賓利先生邀請盧卡斯小姐,我看到他們兩人站在一起實在很厭煩!不過還好他一點也不欣賞她,事實上,根本不可能會有人喜歡盧卡斯小姐嘛!當賓利先生看見珍走入舞池那會兒似乎頗為震驚,所以詢問她到底是誰,經過介紹而認識,再來就邀請珍跳舞了。後來他邀請金恩小姐跳舞,接著是瑪莉亞.盧卡斯,再來又找珍當他的舞伴,跳完以後輪到伊莉莎白,而且包藍格……
  「如果他稍微憐憫我的話,」她的丈夫不耐地叫,「他連這一半的數量都不會跳到!看在老天的份上別再提他舞伴的事了,不然他的腳踝穩扭傷的!」
  「喔!親愛的,我非常喜歡他。他真是無比英俊呢!而且他的姊妹同樣非常迷人,我這輩子沒見過像她們一樣雅緻的穿著,像赫司特太太長袍上的蕾絲就很好……
  她說到這兒又被中斷了。班尼特先生抗議任何有關華服的敘述,她只好被迫發展這主題的其他支線,比如有關達西先生令人厭煩的無禮部分,當然也加油添醋了一番。
  「但我跟你保證,」她補充,「伊莉莎白雖然並沒有被那個男人看中,但其實也沒什麼損失,因為達西先生是個無法被認同以及令人厭惡的男人。他完全不受歡迎,沒有人受得了他的高傲自負!一會兒這裡走走、那兒看看,好像自己很了不起似的!親愛的,我真希望你當時在場,這樣就可以給他一點教訓了。我實在是很討厭這個人。」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