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教我的慢活哲學》
                              吳建雄◎著

   莊子是世人的眼,也是世俗的心。

人生煩惱多,自在生活才是王道!莊子雖不是你,亦懂得享受生活才是自我你雖不是莊子,亦能藉此書感受人生美好

本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力求摒除艱澀難懂的學術觀點,去除生硬的表面文字,拉近讀者與莊子之間的距離,更加親近古典文學。



        大塊載我以形

天地萬物的生活不言可喻,人與萬物之間沒有誰是誰非的困境。只需以平常心飽滿心情,即可忘卻名利,給自己一個美好無憂的人生。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莊子從天地萬中所體悟到智慧,如何運用於事人間複雜的事務中,本篇均完整呈現。莊子給後世最實用的箴言、最有效率的生存法則,都在此體現。

       唯至人乃能遊於世而不僻

與世間人相處的道理,不辯則明。勉強自己只是庸人自擾。若能走出貪欲的迷宮,即使百家爭鳴,也能突破重圍,獨立於世間。

莊子是世人之眼,亦是世俗之心

身於世俗的莊子,始終立足於現實世界,著眼於人間萬象,以一顆悲憫的心,深深眷愛著土地、山川、草木、蟲蟻和風物。本書解讀莊子對世間萬物的想法,將他原本虛幻的文字,賦以骨肉,給與全新的人格。本書如同與莊子的對話,提供親切而鮮活、針鋒相對的辯論。


作者簡介

吳建雄 

中國青年作家。自幼飽讀詩書,尤其酷愛老莊,且學有心得。
2002年起發表作品,曾獲得冰心文學獎等多個重要獎項。已出版《你必須美好》、《葵花朵朵》等作品,並擔任電影《17點以後》、《梔子》編劇;另有多幅作品入選全國畫展、攝影展,被譽為「全才作家」。


本書目錄

     大塊載我以形

1 無掛無礙,自在而精彩

2 蝶舞翩躚幻亦真

3 安時處順,不為哀樂所困

4 行器物之用必遭損殺

5 平常心是大智慧

6 精神充盈,即可坐忘名利生死

7 不強加於人,便是善待自己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8 修剪矯作易傷身害命

9 管教而不能施暴

10 智慧在紂即為虐

11 擁有比佔有長久

12 機心當去,真樸長存

13 天書無字,智者有心

14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15 倦怠總在激情後

16 隱身不如隱心

17 他人甘泉,我之毒藥

18 珍重眼前的愛

19 心理暗示有積極面和消極面

20 出頭鳥尤須低調

21 立得定,才不致因慫恿而妄信

22 言語是溝通工具,也是達意的障礙

  
    唯至人乃能遊於世而不僻

23講 勉強自己就是庸人自擾

24講 走出貪欲的迷宮

25講 莊稼會報復種田人

26講 聰明總被聰明誤

27講 不受評價是至高的評價

28講 取捨有道,內心安詳

29講 成王敗寇與仁義的功利

30講 利己最大化與博弈圈套

31講 閒事終究管不住

32講 人心比山川更險惡

33講 任憑百家爭鳴,看我一枝獨秀

前言

        莊子是中國古代一位極特別的思想家,其著述洋洋灑灑,很吸引人,卻很難完全被吸收。我依據個人一些粗淺理解,重新闡述《莊子》,希望能有助於讀者認識莊子、理解莊子。

        在此,我說說自己的解讀思路。《內篇》是莊子思想最實在、最核心的地方,是莊子親手寫的文字,我主要從其思想境界的深處進行闡發。《外篇》內容則變得活潑,我試著從小說敍述角度去分析文本的價值,並對各篇文字進行重新解構與組織創作,所以讀者看到的是一篇篇重寫的卻又不脫離《莊子》的故事。故事本身分娩出故事,我將其稱之為「文本的繁衍」。到了《雜篇》,我的解讀之路又變得坎坷,這裡的許多文字是莊子學派的後輩們寫的,往往在邏輯及敘論間存在著閱讀障礙。因此我在解讀的時候特意保留翻譯,並加以修改和調整。

        過去很多人對《莊子》的解讀是一種利用,他們借用《莊子》裡的一句話作為切入點,然後就扯上雜七雜八的現實生活。當然,這樣的解讀可發揮的空間必定很大,卻脫離了原著本意。而我在解讀中則力求盡可能更正一些缺乏想像力的學者們所堅持的觀點,去除一些停留在文字表面的生搬硬套。

        真正讀懂《莊子》,首先要讀懂莊子這個人。愈是天才愈不被人理解,莊子就是這樣的天才。他很感性,也很理性。他的感性體現在他的想像力,體現在他所敍述的那些無人可及的故事;而他的理性體現在他的思辨能力與邏輯力量。我讀《莊子》的時候是憂傷的,因為大家對這位天才的誤解太多,莊子是孤獨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的孤獨才造就了非凡的莊子。

        「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這是毛澤東《念奴嬌.鳥兒問答》中的名句,也是我解讀莊子的出發點。在一般人眼裡,莊子是出世、高高在上,且不食人間煙火;但就我看來,他是平凡而質樸的,因為他有心、有情、有趣且博愛,與我們身邊眾多善良的人們一樣,只是比常人多了幾分天真和天良,多了幾分睿智和達觀。

        我寧願相信,莊子是凡人,有顆不變的凡心。他始終立足於現實世界、著眼於人間萬象,以一顆悲憫的心,深深眷愛著我們腳下的土地、山川、草木、蟲蟻和風物。所以,在解讀的過程中,我不忍心看著莊子無端地寂寞下去,便將他從天上請了下來,像變法術一般,給了他全新的人格。這才是真正的莊子、親切而鮮活。每一場針鋒相對的辯駁,無論化作蝴蝶還是成為鯉魚,都有愛意彌漫其中。

        沒錯,莊子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正常的人。

        莊子是世人的眼,也是世俗的心。


精采摘要


1    無掛無礙,自在而精彩
——《莊子.內篇.逍遙游》

        我始終覺得莊子是孤獨的,是一個寂寞的吟遊詩人,他筆下的那些生物也是孤獨的。
        無敵最是寂寞,亦最痛苦。試想一下,在遙遠的北海之灣,有條叫鯤的大魚,鯤體形之大,足足有幾千里,恐怕寰宇之內都難以找到匹配的對手。然而,在那個漆黑而深邃的洞裡,鯤卻是不快樂的,面對黑暗,牠的心早就被挖空了。於是,為尋找更好的風景,牠化身為鵬。鯤的驟變,無論是被迫還是自省,都是件偉大的事,而這只不過是牠的第一次解脫。接著,鵬飛往南海,激起千層浪,這是牠的第二次解脫。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鵬在高空飛行,乘風借雲,俯視蒼天之下的芸芸眾生,沒人聽到牠笑,沒人看到牠哭,牠在沉默中愈飛愈高,離我們愈來愈遠。你有沒有試過一個人的旅行?整個過程中表演是你、觀眾是你、你唯一的敵人也是你自己。

        鵬的寂寞旅程是複雜的,在莊子筆下更是充滿了隱喻,鵬所要面對的水氣、阻力、雲層無疑暗示著世間的複雜紛擾:人際關係、等級觀念、繁文縟節等等。很顯然地,鵬是莊子的人格意象,莊子期待「出世」,也始終以「出世」的態度生活,於是,從鵬奮起的一刻開始,牠就承載著莊子的理想。瀟灑的莊子,只用寥寥幾筆,鵬便已躍然紙上,拍翅飛行;有心人只要稍微斟酌一下鯤的變化以及前進步驟,就不難發現其中包含了幾個過程,而每個過程都蘊涵豐富且深厚的道理。

        在鯤變為鵬之前,牠需要耐心等待。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孤獨的鯤在忍耐中煎熬著,一直到六月,時值盛夏,此刻天地都晴朗了,熱氣迴旋,大魚把頭探出水面、等待啟動。接著,鯤感覺到撲面而來的風,只需等風稍微大一點,牠就能乘風而起。

        順著風勢,鯤一次又一次躍出水面。鯤很明白自己要做什麼,牠不是鯉魚躍龍門,乍起便落,一條魚要想飛,並且要飛得更遠、更持久,就必須先要飛得高一點、再高一點,而要想上升,就必須最大限度地利用風。鯤是冷靜的,經歷了漫長的等待,牠沒有自亂陣腳。風來了,絕不能見風就上,要進行精確的判斷分析。鯤測試了很多次,終於找到最理想的大風了,於是牠拼命一搏、雙鰭一展,寬大的翅膀就出現了,鯤終於成為了鵬。

        《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雖然鯤變身成功,但此時牠的羽翼還不夠強壯,還需要一步一步熟悉飛行。慢慢地,牠發現自己在飛的過程中長大了,羽毛豐滿了,身體也有力量了,於是牠一個側身,飛到風之上,駕馭著天地之氣,試圖控制風。從這一點看,鵬是聰明的。雖然一開始是風解放了鯤,讓這死守於黑海裡的巨獸飛起,但鵬不可能永遠被風牽著鼻子走,所以牠躍到風之上。我們可以這麼說,寄託著莊子理想的鵬,牠極端、決絕地以個人對抗全世界的孤獨方式完成了自身的超越,並獨自肩負全世界的壓抑方式完成了心靈的解放。當牠發現自己離南海愈來愈近、身後風景人事全非、再也無法回頭時,牠也自由了。

        於是,進行到最後一個過程,鵬丟棄了風,不再依戀外物,而只憑自己,甚至聽不到風聲了。這也正是最成功的飛行、獨自的飛行。

        乍一看,莊子收斂地描寫「鯤化鵬」的過程,惜墨如金,卻為我們展現了極為遼遠博大的眼界。放眼望去,一切生命的過程都孕育在鯤變鵬的進化中,一切生命的精彩都蘊涵在從鯤到鵬視角的轉變裡——鯤在水裡游,是人看天的視角;鵬在天上飛,則是天看人的視角了。何謂逍遙?對於這個詩意化的命題,答案不言而喻。世間收攬於心,孤獨又何妨!

        寫完鵬的單程旅途後,莊子又寫到那些與鵬相類似的孤獨者,例如:堯帝。這個曾經功績顯赫的君王,在暮年之際看著片片江山,他疑惑了。根據當時的制度,王位應該是世襲的。史書記載,堯帝有一子,名丹朱,可惜這個孩子不爭氣、沒出息,堯帝看著百年基業,惟恐找錯接班人。不得已,他向許由吐露心聲,要把帝位讓給許由。為了說服許由,堯帝還特意誇許由為日月,貶自己為殘燭。

        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

        然而,面對功名,聽著堯帝的甜言蜜語,許由卻拒絕了。在他看來,堯帝此舉實在多餘。天下已獲大治,此時自己若貿然取代堯帝之位,從情理上頗有私竊勝利果實之嫌,於是,他雙手一擺,說了一個不字。

        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許由也是孤獨的,宮廷小人的猜疑不用多說,就連他最好的朋友巢父都取笑他。

        許由第一次拒絕堯帝後,跑到箕山腳下去種田。堯帝不願失去一個好大臣,於是又邀請許由出任九州長。許由聽完堯帝的話,馬上跑到穎水河邊洗耳朵。正洗著,只見巢父拉著牛走過河邊,他問許由:「你為什麼要洗耳朵?」在許由自以為很有道理地說明原委之後,巢父鄙視他了,冷笑道:「如果你住在高山老林中,世人連路都沒有,怎麼會找到你呢?現在你自以為很清高,其實還是為了沽名釣譽。趕緊起來吧,洗什麼耳朵呀,我還怕你洗耳朵的水弄髒我家牛的嘴呢!」巢父說完,拉著牛到上游去了。

        許由當場哭了。我不知你能否想像被好友取笑的滋味:有些人,他們對我們惡言相向,即使其中有一千、一萬個誤會,都是可以原諒的,因為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不理解我們;而對於有些人來說,一旦連他們都取笑我們,就真的會讓我們痛心絕望,因為他們是我們的朋友。巢父的話太毒、太絕,許由被傷得差點回不過神來,因此而落淚。

        不知是世界先拋棄了莊子,還是莊子先放棄了世界。莊子又提出了「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的標準。在這「三無」的名義下,出現了孤獨旅途中的志同道合者。

        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宋榮子,到飄然乘風、以五十天環遊世界的列子(列禦寇),都是孤獨路上的同行者,他們的目的與大鵬飛往南海一樣,希望透過順合自然達到心中的完美狀態,得以把握六氣之變,遨遊宇宙之無極。只有我們和周圍環境渾然一體,才會不那麼孤獨。

        莊子筆下有一個住在遙遠的姑射山中的神人,她的皮膚潔白如雪、姿態婀娜柔美,如同處女;她不吃五穀糧食,只靠呼吸幾下清風、喝幾口露水過日子;她乘坐五彩祥雲,駕禦飛龍,在四海之外遨遊。他的精神凝聚集中,隨著他所到之處散布世間,他的德行保護著萬物,讓牠們不受到傷害,年年都五穀豐收、六畜興旺。

        依我看來,莊子不惜花大量筆墨來修飾這位神人,無非是想給自己找點慰藉。神人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他的外表與我們一樣很平凡,唯一不同的是他對待事物的態度。仙人擅長包容世界。

        很多人對莊子所說的神人表示懷疑的態度,他們同樣懷疑鵬、懷疑鯤:那都是莊子虛構的吧?以當時的交通狀況,真正到過北海的人恐怕屈指可數,莊子的話又怎麼可信呢?這就如同《山海經》裡所記錄的那些長了兩個頭的野人一般,純粹是危言聳聽。有鑑於此,莊子提出了「心智的聾瞎」這一概念,給那些懷疑者當頭一棒!

        知道你為什麼孤獨嗎?因為你永遠只知道自己的觀點,而不接納別人的觀點。這就是典型的「心智的聾瞎」啊!只要有心去學習,獲取知識,就算真的聾了瞎了,又有什麼關係呢?外在的缺陷是可以克服的,怕的就是心理上的聾子和瞎子,內心的閉塞是無藥可治的。不要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別人,試著和別人一起討論問題、感悟世界,一旦大家有了共同語言,你還會孤獨嗎?

        對於那些實在恐懼孤獨卻依然找不到出口的自閉者,莊子也開出了靈丹妙藥。害怕孤獨,就忘記自己吧!孤獨是自己的主觀感覺,忘掉了自己,就跟打了麻藥一樣,不會再為孤獨痛苦了。可是怎麼才能忘掉自己呢?

        莊子呼籲大家不要過分守舊,不要執著堅持自己的判斷,不要過分在意自身的感覺。人生在世,不要被客觀的事物禁錮住,眼睛要明亮點、視野要開闊點,要靈活看待世界,包括環境提供的工具,因為有用的東西在特殊環境下可能毫無用處。宋國的商人拿著鞋子去越國賣,結果對赤腳的越國人來說,鞋子對他們一點用處也沒有。同樣地,無用的東西有時可能也有用處。宋國有一以洗衣為業的人家,有個祖傳預防皴手的藥方,他們覺得沒什麼特別大的用處,於是以低價賣給了商人,結果,經過精明商人的轉手,這個不起眼的藥方竟幫助吳王戰勝了越國。所以說,只要能真正發揮好思考力,可以事半功倍。

        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看過《逍遙遊》,我們發現,任何一個有上進心的人都會孤獨。因為自身孤獨,所以奮發突破現狀;因為突破過程荊棘滿地,傷痕累累,所以更加孤獨悲涼。這看起來似乎是個惡性循環,而在莊子遼闊的思維裡,孤獨的過程卻成了脫胎換骨的必經之路。沒有任何人能拒絕孤獨。

        我們在人生旅途當中難免會迷失方向,我們的事業會有遇到瓶頸的時候,此刻成與敗就只看你自己的抉擇了。當身邊沒有一個能真正幫得上忙的朋友時,你會孤獨嗎?此時的你一定要明白,孤獨並不可恥,只有耐得住寂寞,苦心修煉,不時突破自己,才有可能成功;當你重新找到方向,突破事業的瓶頸,那麼你就擁有幸福,不再孤獨。如果不能改變環境,就試著改變一下自己。事情無論好壞,換個角度,如同乾坤轉換,就會大不相同。或喜或悲、是福是禍,全看自己。

        想想看,一旦你成功突圍,宇宙中的大氣、風、火、泥土、水、生靈都將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人際關係、等級制度、繁文縟節都已經不是阻礙。鵬拍打翅膀,一般人看來牠只是在利用風,其實換個角度來看牠也是在「養風」,培育更強的風。這是很多人讀《逍遙遊》時所忽略的地方。逍遙,除了自己的進步,還包括盡可能的利用環境,就像鵬棄風之前首先要利用風一樣。只有不斷在前進中磨練自己,又在前進中用大自然的資源補充自己的體力,我們才能永遠地逍遙。

        我們可以把鯤化鵬、鵬飛南海的故事當成是孤獨者對周邊環境的一次自覺挑戰。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像鵬一樣身體力行、「自找苦吃」地去挑戰世界呢?所以,如果實在沒有那麼多力氣去突破,不妨讓我們認知中的客觀世界發生改變吧,退一步海闊天空。

        與鵬相比,我們對未來的定位可以稍微低一點、更實際一點;每天進步一小點,只要堅持下去,絕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沒有人能懷疑你的實力。別忘了,在我們堅強的小宇宙裡,住著令人驚豔的鳳凰,她在孤獨的烈火中驟然泯滅,卻又迅速逍遙重生。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e
  • 慢活的疑惑

    內容寫得很棒
    但是
    這跟慢活有什麼關係阿?
    又怎麼學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