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福帝姬(上)這部四十多萬字的小說根據宋朝真假公主柔福帝姬的歷史疑案展開想像,以北宋靖康年間二帝被擄至金為背景,描述了一個亡國公主的一生,借宋徽宗的女兒柔福帝姬這樣一位身份特殊的女人,關照國難家仇對女性身心的摧殘和撕裂,以細膩的筆觸譜寫了湮沒在破碎山河間的一闋悲歌,頗能引人深思。 

他暗自詫異,心想不知如此美麗女孩服侍的會是哪位主子,誰又會忍心以她為奴。

他下馬,走去把毽子遞還給她。

她接過,睜大眼睛肆無忌憚地盯著他看。

倒是她的同伴先反應過來,想是此前見過他的,朝他一福:「九大王。」

於是小女孩便十分開心地笑了,說:「原來你是九……大王呀!」

她的聲音也清亮悅耳。他頷首,不覺對她溫和地笑。

她又揚起毽子,建議道:「大王與我們一起踢吧。」

她的同伴一驚,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不可。但她卻毫不明白,轉頭問她:「你拉我衣袖做什麼?」

那稍大的女孩便只好尷尬地低頭不語。

她又再問:「大王踢麼?」

趙構又是一笑,道:「好。」

他雖很少玩這種女孩們的遊戲,但跟他父皇一樣精於蹴鞠,所以此刻再玩毽子卻也不在話下。老老實實地踢了幾下覺得沒什麼意思,便把蹴鞠中的技巧用了進來,不時以背或以胸相接,甚至頂額口鼻皆可代足,正踢反踢得心應手,而毽子始終繞於身上而不墜。

那小女孩看得興致勃勃,不斷鼓掌叫好。她身旁的女孩則靜靜地看著,唇邊也有隱約的微笑。

獨自踢了一會兒,他招手讓她們一起來踢,她愉快地答應。他細心地把毽子踢到她易於接的地方,她穩穩地接了一個,立即格格笑出聲來。

如此三人又踢了一陣,直到宮中的內侍省押班遠遠經過時看見了趙構,朝這邊走來要向他請安,兩個女孩才猛然驚覺,收起毽子匆匆告辭離去。

那小女孩雖被同伴拉著走得甚急,卻還頻頻回首看趙構。他也目送著她,目光相接時彼此都會對對方微笑。

待她們走遠了趙構才想起,剛才一直沒問她們是何處的宮女,連名字也不知道。轉念一想,卻又覺這個念頭很無聊,知道了又怎樣?不過是偶然相逢的一場玩伴罷了,又何必一定要知道她是誰。

六 初吻

此後幾天,趙構頻頻入艮嶽,有時是去與趙桓商討國事,有時是探望遊幸其間的父皇與母親,但每次見他們之後並不像往常那樣馬上回王府,而是下意識地策馬或漫步於鳳池畔,有意無意地長久徘徊於櫻花林下。

只是櫻花依舊,人面難覓。如此反覆數日,他察覺到心底的期待,卻有些厭惡自己的異樣情緒一向認為自己跟父皇和大多數兄弟不同,不是個喜愛尋花問柳、輕易動情的人,何況,那只是個稚嫩的小小女孩。

無奈一天、兩天、三天……再未見到她,他已無法控制浮上心頭的那一點點惆悵。

第六日中午,他又如往日那樣朝鳳池走去,只作賞賞花、吹吹風的打算,所以當他意外地捕捉到她的身影時,不由地從眸光到心境都明亮了起來。

這次只她一人,獨自坐在櫻花深處的秋千架上,穿著粉紅的春衫,輕微盪著秋千,幅度很小,像坐搖椅一般,微垂著頭,有點百無聊賴的樣子,緩緩伸足一點一點踢著地上的青草。那櫻花片片飄落在她身上頭上,她也不以手去拂,漸漸積得多了,和她衣裙的顏色相融,遠遠望去彷彿她整個人都是由櫻花砌成似的。

他輕快地走過去,悄悄繞到她身後,然後忽然伸手推了一下她的秋千。秋千晃動的幅度增大,令她大吃一驚,忙雙手握緊秋千索,惶然轉頭來看。

看見是他,她便驚喜而安心地笑了:「九大王!」

她不像普通宮女那樣,見到他的第一反應是行禮請安,而是爛漫地笑著繼續穩坐在秋千上,絲毫沒有下來的意思。照理說應屬失禮行為,但這種情態卻令趙構覺得很愉快。

趙構繼續一把把地推著她盪秋千,微笑著問她:「你叫什麼?」

她笑答:「瑗瑗。就是指玉璧的那個『瑗』。」

「很好的名字。你服侍哪位娘子?」

「嗯……我住在太上皇后閣裡。」

「哦?那你為什麼從龍德宮跑到這裡來玩?不怕被太上皇后發現麼?」

「怕呀!」她灑落一串悅耳的笑聲:「我是偷偷跑出來的。」

聽她答得如此天真坦率,趙構不禁大笑起來,加大了推秋千的力度,使她越盪越高。

她卻有點害怕,小臉煞白地緊緊抓住秋千索,叫道:「哎!太高了,如果掉下來我會摔傷的!」

趙構笑道:「無妨,掉下來我會接住。有我在這裡你怎麼會受傷呢?」

她便釋然一笑,仰首迎風,衣帶飄颻若仙。

瑗瑗盪著秋千,與趙構慢慢聊著天,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望見遠處有人走近,就有些驚慌地對趙構說:「那邊有人走過來了,你看看像是誰。」

趙構一看,故作大驚狀:「不好,是太上皇后!」

「哎呀哎呀,快放我下來!我們快逃吧!」瑗瑗大急,連聲催他拉穩秋千讓她下來。

趙構忍不住哈哈大笑。其實他並不確定來人是太上皇后,不過是想惡作劇地嚇唬嚇唬她罷了。但見她如此驚慌,便一手拉住秋千架,一手攬住她的腰,把她抱了下來。

她一著地便東張西望想找躲藏的地方,最後指著一塊很大的太湖石說:「我們躲那後面罷。」也不等他回答就牽著裙子,搖搖擺擺地碎步跑了過去。

趙構看著她的身影,唇上的笑意蔓延到心底。她真是個可愛的小東西。這深宮裡的女子,文靜柔順的他見得多了,像瑗瑗這般活潑純真的倒是很少見。趙構一面想著一面緩步走去跟她一起躲在太湖石後。

他們默默站了一會兒後,瑗瑗輕聲對他說:「你探頭看看她走了沒。」

趙構看了看,說:「還沒走過來。」

瑗瑗發愁道:「唉,希望她別過來了,往別的方向走罷。我發現我很不善於跟人捉迷藏哎,每次躲
著總會被找到……」

趙構勉強止住笑意,故意正色問道:「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瑗瑗搖頭道:「不知道。」

趙構說:「因為你捉迷藏很沒技巧,哪有躲著時還這麼多話的?你一出聲人家當然會發現了。」

瑗瑗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可是兩個人躲在一起要不說話很難呢。」

「我有辦法可以不讓你說話。」趙構凝視她,目光溫柔卻帶有一絲曖昧的笑意。

「那是什麼……」她話沒說完,櫻唇已被他吻住。

她一驚之下身體微微一顫,他立即以手摟住,暫時停了停,觀察她的表情。

她似乎並不厭惡他的舉動,先是有點迷惘,然後眨了眨眼睛,低頭想了想,再盯著他的唇略帶研究意味地看著。這般模樣與其說是害羞不如說是好奇。

於是他放心地重又吻了下去。她的口舌帶有少女自然的甜甜清香,吹氣如蘭。在他的刻意挑撥下漸漸猶豫著笨拙地回應著他。剛開始她悄悄睜著眼看他的表情,發現他一直閉著眼睛,琢磨著大概這種時候都是要閉眼的,便也合上了眼瞼。

過了許久他才放開她,抬頭調整呼吸的頻率。然後低頭看看她,又輕輕地擁她入懷。(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ita
  • 他們...不是兄妹嗎???
  • Dear Rita,因為「這時候」的九哥趙構,還不知道豆蔻年華的少女就是他的妹妹柔福~

    好讀出版 於 2012/09/19 10: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