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這部四十多萬字的小說根據宋朝真假公主柔福帝姬的歷史疑案展開想像,以北宋靖康年間二帝被擄至金為背景,描述了一個亡國公主的一生,借宋徽宗的女兒柔福帝姬這樣一位身份特殊的女人,關照國難家仇對女性身心的摧殘和撕裂,以細膩的筆觸譜寫了湮沒在破碎山河間的一闋悲歌,頗能引人深思。 

九 掛帥

靖康元年十一月甲子清晨,康王趙構入延和殿向皇帝趙桓辭行。趙桓親自離座授玉帶予他,再三好言撫慰,趙構淡然稱謝,隨即率副使王雲出城前往金軍寨。

王雲也是個貪生怕死之徒,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勸趙構說敵強我弱,不可硬與之對抗,大王最好把他們提的要求盡數答應下來,否則很難全身而退,再要回京就不容易了。趙構漠然不答,最後聽得煩了便冷冷瞪他一眼,王雲嚇得一哆嗦才閉口不再出聲。

行至磁州,忽見有一著官服之人率領一群將士攔路跪迎。趙構勒馬,問:「你是何人?為何在此擋道?」

那人抬頭,目光炯炯有神,氣宇軒昂一派大將風度,朝趙構拱手道:「卑職是磁州守臣宗澤。上次肅王出使金營即被金人扣押,至今未歸。而今敵兵已進逼至此,危機已不是議和便可化解的了,敵酋詭辭要求大王為使,實則意在誘大王入寨而非議和。請大王三思,勿再前行。報國尚有許多更好的途徑,大王貴為帝子,切勿因一時意氣中計落入金人虎口。」

他說的道理趙構自然也很清楚,知道宗望這次絕對不會再放過他,此番出使已橫下一心,將生死置之度外,只求能與之周旋,為大宋爭取一點抗敵的準備時間罷了。但此刻聽宗澤說「報國尚有許多更好的途徑,切勿因一時意氣中計落入金人虎口」,不免心有所動,便遲疑起來,思量著是否聽從他的建議暫不繼續前行。

王雲見他開始猶豫,立即著急勸道:「大王與臣是奉皇上的命令出使金營議和的,倘若不去而折返京城,豈不是違抗聖旨?請大王不要理會這些人的讒言,還是速速上路罷。」

趙構沉思片刻,對宗澤道:「謝大人挽留,但構既答應了皇上出使議和,當不辱使命才是。還請大人下令放行,讓我們過去。」

宗澤見他不聽,也不再勸,朝後使了個眼色,手下一幫將士立即聯手阻擋,越發將道路擋得嚴嚴實實。周圍的普通民眾聽說康王要再度出使,也都紛紛趕來,圍著他呼喊流涕苦勸他留下。趙構上次出使傲視敵酋的消息傳出後深得民心,臣民都為他英勇氣概所折服,因此趕來塞道挽留,不讓他前去送死。

王雲見狀怒斥道:「大膽刁民,竟敢阻攔康王出使議和,若不想死就速速讓開!」

州民們聞聲朝他看去,立即有人認出了他,對大家呼道:「他便是上次勸大人拆我們房子的傢伙!」

原來王雲上次出使金營路過磁州時,曾勸宗澤把城邊民房都拆了以清野,於是民怨四起。大家本已是對他恨之入骨,現在又見他慫恿康王去議和,新仇舊恨一齊湧上,便一個個衝了上去,把王雲拉下馬,你一拳我一腳地暴打起來。

王雲連聲慘叫呼喊救命,趙構先是一驚,轉頭看了看宗澤,宗澤一向鄙視王雲,見狀只冷笑而不出手相救。趙構一想,也覺此人對金人奴顏媚骨,不救也罷,便也默不作聲。

於是王雲被一干民眾當場打死在地。

王雲死後宗澤再出言挽留,趙構遂頷首答應,當晚留宿於磁州。

在驛館睡至半夜,忽然被一陣金戈激戰聲驚醒,忙披衣出房,卻見門外他帶來的親隨和宗澤派來的守衛倒了一地,隨即兩柄冰冷的刀架在了他脖子上,一個聲音在他耳畔響起:「元帥擔心康王馬行得慢,特命我們前來迎接。請康王隨我們啟程。」

趙構此時已看清,身邊及院內佈滿了全副武裝的金國騎兵。

短暫的沉默後,他對身邊金兵說:「把刀拿開,我會隨你們走。」

金兵緩緩將刀撤走。趙構冷靜從容地啟步出門。

金兵將他鎖在準備好的馬車上,立即押他朝金軍寨駛去。

又行了一天,第二天晚上金兵停下來紮帳篷宿於野外。趙構故意早早閉目而寐,待聽得四處寂靜無聲後才悄悄起身。自靴中摸出暗藏的匕首,從帳篷後鑽出,卻見一金兵握刀背對他守在帳篷外,他立即猛地自後面以左臂勒住敵首,右手持匕首朝他脖子抹去,鮮血激噴而出,金兵慘叫倒地。

趙構馬上翻身騎上一旁的金兵戰馬,斬斷韁繩策馬狂奔。後面金兵驚覺,頓時喧聲四起,又有騎兵陸續追來。

趙構騎馬疾馳一氣奔出數里,忽見前面有一河擋住去路,水流湍急河面甚寬似不能過。趙構一急之下也顧不得許多,猛然加鞭催馬躍登。幸而那馬是匹良駒,勉力躍去雖仍落入水中,倒也離岸很近了,但可惜陡然觸上水底大石,馬後腿骨因此折斷,不能前行。

趙構棄馬而下,水深齊腰,他一步步地渡水上岸,再繼續朝前跑去。而那些追兵追至河邊,再策馬越河竟紛紛落水,一時不能追上。

也不知跑了多久,趙構精疲力竭,終於支撐不住倒在路邊。過了片刻,又見前方馬蹄揚塵,有一群騎兵朝他奔來。不免暗暗叫苦,心想此番只怕當真要命喪於此了。

那一行人奔至他身邊,他才看清他們並不是金兵,穿的是宋人鎧甲。為首一人下馬朝他一揖問道:「公子可是自磁州來?」

趙構雖見他們是宋人,但仍不敢輕易道出自己身分,便掩飾道:「我是往來於磁州與相州之間的商人,路遇金兵搶劫,所以逃避至此。」

那人打量他片刻,再道:「公子著裝不像是商人,倒更似王孫貴胄。我是相州知州汪伯彥,今日得磁州宗澤大人飛鴿傳書,稱康王在磁州驛館遭金人夜襲而被挾北去,所以立即領兵前來相救,不知公子可曾見康王一行路過?」

趙構聞言大喜,再三細看來人形容氣度,確定他所言非虛,便起身向汪伯彥拱手道:「我正是康王趙構。」

Posted by 好讀出版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