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流水迢迢封面01  

好讀出版/真小說24
簫樓作品集01
流水迢迢〈卷一:貓爪蟹鉗〉
長踞「晉江文學網」前十名的古言才女 

【類別】:古代言情、武俠 
【出版日】:西元2013年1月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72頁/定價220元/單色印刷
【ISBN/CIP/條碼】:978-986-178-261-4

什麼是兒女江湖?晉江文學網第一才女簫樓說了算
什麼是兒女情長?都在簫樓俏皮又悠長的淡靜筆觸裡 

晉江積分破五億、四萬多則書評討論、八百多萬點閱率!

兩岸三地網友鍾愛,最不捨拍成電視劇的高水準古言情感小說!

首刷贈品

首刷限定加贈2013好讀文學小說桌曆,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3d桌曆2013-s      
12月小桌曆
桌曆版型二-s    

 

※ 簫樓「流水三部曲」系列之作──《流水迢迢》,兩岸三地網友大愛狂推,「晉江網」「當當網」「豆瓣讀書」好評推薦上千則
※ 《流水迢迢》自2008年發表以來,至今仍高居「晉江文學網」積分總榜前十名
※ 簫樓──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前三名
※ 力邀大陸古風繪畫第一人、漫畫家「伊吹五月」,量身訂製書衣封面(GOOGLE大神網路搜尋,關鍵字第一名)
※ 一刀未剪、絕不和諧/河蟹的江湖兒女旖旎風光
※ 晉江網連載文字,VIP番外共12篇,均大器收入繁體中文版

 

天涯小孤女江慈,
闖入武林大會只為騙頓吃喝,
偷爬上樹惹禍端,先是碰上武藝高強面具男,後又被青年丞相出招誤傷,
兩男數度近身相搏,一攻一防,心計盡出,
江慈從此衰運上身,被逼服下慢性毒,無從逃脫無臉貓貓爪,腹黑丞相廣大蟹鉗。
究竟,無臉貓面具底下藏匿著何等身分,背負著何種使命?
武藝心機深不可測的大閘蟹,為何執意拘下江慈,難道除了利用還是利用?
簡居丞相府邸、低調行事的崔亮,他和丞相之間是敵是友,抑或是伯樂與千里馬般的惺惺相惜?

網友/鄉民讚譽

《流水迢迢》在晉江網的總分榜上一直排名前十,這是我讀過最好看的架空文。──閒散居人

可以說《流水迢迢》是我最近看的最好的一篇文。簫樓的文筆自不用說,我覺得此文中的人物塑造得尤其成功。──雷雷

《流水迢迢》是我最喜歡的古言文,看了好多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動,屢試不爽!──秋水一舟

我一向喜歡結局美滿的小說,不小心看了《流水迢迢》,卻再不忍心放下。──皋城布衣

看了《流水迢迢》很多遍,不得不承認簫樓筆力不凡,大局上把握得很穩,細節處也值得推敲,人物有血有肉,有深度,有靈魂,栩栩如生,彷彿就活在我們身邊。──姽嫿

不愛小白,不愛穿越,不愛耽美,獨愛古言,更愛《流水迢迢》的美,《流水迢迢》的情,《流水迢迢》的人。看《流水迢迢》,笑過愛過哭過恨過,更多的是感動,感動到好幾個月以來一直在回味,一直牽掛著這篇文,牽掛著文中的每一個人物。──huoxu2009


作者簡介 

簫樓
籍貫湘,現居粵。工科出身,現為房地產估價師,從事與建築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寫文純屬業餘愛好。自幼始於家學淵源,有了對文字的愛好,更鍾情於武俠與歷史的海洋中,提筆寫文,希望能將夢想訴諸於筆端,讓真情與俠義能在文中的世界得以實現。

繪者簡介 

伊吹五月
湖南長沙人,熱愛動漫,熱愛《仙劍》《劍網》等遊戲,最愛畫同人,曾出版數本畫冊,新浪微博粉絲近二十五萬人次。畫筆下的人物,動靜皆美皆俊,不落凡俗,瞬間讓人定格於彼情彼景,無可自拔地愛上。曾為唐七公子、海飄雪等言情名家繪製書封。

書摘 

天懸冷月,地鋪寒霜。湖邊花草樹木,在夜風中高高低低地起伏著,月光照在樹葉上,閃爍著若明若暗的寒光。

江慈舞動著手中枝條,在湖邊小路上悠然前行,想到終於擺脫了這一個多月來的拘束與危機,心中歡暢不已。可先前飲酒太多,雖是為求裝醉,但畢竟也是平生以來飲得最多的一次,此時被湖風一吹,腦中漸漸有些迷糊。
她漸覺腳步有些沉重,腹中也似有些不舒服,索性坐於湖邊柳樹下,靠上樹幹,嘟囔道:「死大閘蟹,這筆帳,本姑娘以後再找你算。」

她漸漸有些發愁,大閘蟹權大勢大,肯定會滿京城地搜尋自己,該如何才能不露蹤跡地潛出京城,繼續自己的遊俠生活呢?

驚擾大半夜,困倦和著酒意湧上,江慈打了個呵欠,又覺脖子有點癢癢,她撓了撓,正待放鬆身軀,倚著樹幹睡上一覺,忽然心中一激靈,猛然站起。只見月色下,一個黑影挾著凜冽的寒冷氣息,悄無聲息地立於自己身前。

那黑影身形挺拔,負手立於江慈身前,冷冽的目光靜靜地注視著她。江慈一哆嗦,彷彿自那目光中,看到自己像一隻被貓肆意玩弄的老鼠,在貓爪下哀哀吱鳴,卻怎麼也逃不出鋒利的貓爪。

她心中打鼓,慢慢向後退了幾步,那黑影卻踩著她的步伐,逐步逼近。江慈感覺到一股濃烈的殺氣籠罩著自己,壓得心裡極不舒服,直欲嘔吐。

此時明月移出雲層,月華灑落在那人身上。江慈看得清楚,那人面容僵硬,雙眸卻如黑曜石般閃亮。她腦中一道閃電劃過,猛然伸手指向那人,叫道:「是你!」

話一出口,她便知大事不妙,自己認出這人就是那夜在長風山莊樹上之假面人,放在心裡就好了,為何要這般叫嚷出來,豈不是更會引得對方殺人滅口?

她心中叫苦不迭,面上卻堆出笑容,嘻笑兩聲,抱拳道:「抱歉,我認錯人了。這位大俠,我們素昧平生,以前從未見過面,以後也不會再見。深更半夜的,我就不打攪您臨湖賞月了,告辭!」說完她往後一躍,轉身就跑。

她運起全部真氣,發足狂奔,奔出數十步,迎面撞上一物。
她正一力狂奔,哪顧得上看撞上何物,身形微閃,又往前奔去。忽然一股大力扯住她的髮辮,她「啊」的大叫一聲,頭皮生疼,痛得流出淚來。

輕笑聲傳入耳中,江慈心呼我命休矣,面上卻仍呵呵笑著,望向那假面人。
假面人右手負在背後,左手扯住江慈髮辮,眼中滿是玩弄和嘲諷之意,同時還帶著幾分殺氣,凌厲而妖異。

江慈忍住頭皮疼痛,強笑道:「這位大俠,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改日再備酒賠罪。只是今日,小女子有約在身,不能久陪,還望大俠高抬貴手,放小女子一馬。」

假面人笑的聲音極輕,卻十分得意,他揪住江慈的髮辮不放,貼近她耳邊悠悠道:「和誰有約?是不是小情郎啊?」

江慈雙手一拍:「大俠就是大俠,真是料事如神。說得沒錯,小女子正要去赴情郎之約。俗話說得好:寧拆十座廟,不壞一門親―――」

她正胡說八道以求分散假面人心神之時,忽覺喉間一緊,假面人的右手已扼上了她的咽喉,並將她直推幾步,壓在一棵柳樹之上。

江慈急運內力,想擺脫他的箝制,假面人左手如風,點住她數處穴道,江慈再也無法動彈,只是睜大眼睛,無助地望向頭頂黑濛濛的蒼穹。

假面人不再說話,眸中寒意凜人,五指卻逐漸用力收緊。江慈漸漸全身無力,小臉漲得通紅,這生死關頭,居然還感到這人指間肌膚冰涼,如同從冰河中撈出來一般,胡思亂想間,眼前一切慢慢變得迷濛縹緲。

正要氣竭之時,江慈覺喉頭一鬆,殺機散去,她劇烈喘息著,張大嘴拚命呼吸,雙足無力,靠住樹幹緩緩坐落於地。

她正驚訝假面人為何放過自己,那人嘿嘿一笑,蹲於她身側,右手寒光一閃,一把冷森森的匕首貼住她的面龐。

假面人將匕首在江慈面上輕輕摩擦,也不說話。江慈漸感神智將要崩潰,哀求的話卻也說不出口,反而激起心頭怒火,狠狠地瞪向假面人,怒道:「要殺便殺,你好好的人不做,做什麼貓,還是一隻野貓,賊貓,沒臉貓!」

假面人一愣,片刻後才將她這話聽懂,眼中寒意更濃,僵硬的面容向江慈貼攏。江慈心中害怕,忍不住閉上雙眼,鼻中卻飄入一縷極好聞的龍涎香氣,耳中聽到那人輕聲道:「我是貓,那你就是老鼠,我這貓,是天生要來吃你這隻老鼠的。這是命中註定,你可不要怪我!怪只怪,你自己好好的平地不走,要去爬樹!」

江慈覺那寒如冰霜的匕首自面部而下,在自己脖頸處稍停片刻,針刺似的疼痛讓她渾身一悸,鮮血由刃口緩緩淌下,她在心中絕望地呼道:「師姐,小慈回不來了,你要記得年年給小慈燒香啊!」

匕首緩緩刺入肌膚之中,江慈終有些不甘心,又猛然睜開雙眼,死死地盯住那假面人。卻見他身軀急挺,手中匕首向後一擋,堪堪抵住背後數丈處飛來的如蛇信般的一劍。
寒光再閃,叮聲四起,假面人如狸貓竄樹,自江慈身側斜飛,一劍一刃,瞬息之間過了數招。

江慈死裡逃生,心頭大喜,鎮定心神,這才見與假面人拚力搏殺的,竟是自己在心中痛駡過無數遍、才剛從其手中逃脫的大閘蟹―――左相裴琰。

黑暗中又有數十人湧出,點燃火把,圍在四周。其中一人步過來,解開江慈穴道,將她拉起,正是裴琰的得力手下安澄。

江慈恍然省悟,看來這大閘蟹又是不懷好意,料定自己要借前往攬月樓之機逃匿,索性以自己為餌,釣出這位假面人。自己先前洋洋得意以為逃出他的控制,卻不知每一步均在他的算計之中。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