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佳人2_正封.jpg

清秀佳人2:艾凡里的安【經典新裝版】

Anne of Avonlea

露西.蒙哥瑪麗(L. M. Montgomery)◎著
王筱婷 ◎譯

【類別】:世界文學/經典作品 
【出版日】:西元2022年1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20頁/定價280元
【ISBN】:9789861785721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4sp2ba4e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y4yjec5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2fwuanay

 

愛作夢的紅髮女孩──安,

經過數年校園生活洗禮,回到故鄉成為老師,

在艾凡里展開全新冒險!

 

「蒙哥瑪麗創造最甜蜜的孩童生活。」——馬克吐溫

●高畑勳、宮崎駿動畫名作《紅髮安妮》故事原型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1985年經典影集《清秀佳人》原著
●NHK 2014年晨間劇《花子與安妮》發想源頭
●好讀出版《清秀佳人系列》經典新裝,全套六冊陸續出版中

艾凡里的安

少了馬修的綠色屋頂之家,增加了兩個小成員,成為四口之家。而當年那個充滿綺想的紅髮女孩,則搖身成為艾凡里學校的老師。面對昔日熟悉卻截然不同的種種,戰戰兢兢的安,將如何迎接第一堂課的挑戰呢?

伴隨新生活的展開,安和同伴們仍在艾凡里攜手冒險、一同編織夢想,但是,隨著青春歲月流逝,大家也逐漸開始朝不一樣的路途邁進……

露西.蒙哥瑪麗風靡全世界之作,最膾炙人口的女孩成長史,且帶讀者同遊風和日麗的愛德華王子島,共譜此篇歡笑與淚水並存的溫暖樂章。

佳句節選

●「你是以自己的人格來表現名字的,而不是依靠名字給人的想法才是。」

●「現下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我了,我為何不去呢?現在應該把我的夢想全都拿出來,並拂去它們身上的灰塵。」

●「或許小姐會找到一個不像我那麼不幸、會摔破盤子的人,但那個人也許會譏笑她的妄想、隨便亂放東西,不願意被稱為喬洛特五世,並且不會再像我一樣那麼愛她。」忠實的小女僕吸了口氣,打開烤箱門。

●「我希望她別捨棄那些『不切實際的怪念頭』,因為我很喜歡那樣,也不希望她變得跟其他人一樣無趣,這世上已經有太多無趣的人包圍著我們了。」

●在他倆背後,花園裡的小石屋也在暮色中沉思。它看起來孤單,但它並沒有被遺棄。黃昏下的紫色河水不停流動,淙淙水聲將會留住他們最美好的時光。

 

//作者簡介//

露西.蒙哥瑪麗(Lucy Maud Montgomery, 1874-1942

蒙哥瑪麗出生於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的克里夫登,從小就十分擅長編說故事。十五歲那年,她的詩作成功在報上刊登發表,成年後展開教書生涯。

1904年春天,一時突來的靈感激發,促使蒙哥瑪麗花費兩年時間創作出小說《綠色屋頂之家的安》(Anne of Green Gables);在不斷辛苦奔走的堅持下,1917年終獲出版社點頭出版「清秀佳人」系列書籍,漸受世人矚目,加拿大政府更將書中景點指定為國家公園。1940年蒙哥瑪麗健康狀況惡化,兩年後病逝葬於愛德華王子島上。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4sp2ba4e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y4yjec5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2fwuanay

清秀佳人1:綠色屋頂之家的安【經典新裝版】  https://tinyurl.com/vyvkk83k  

 

//內頁參考//

9789861785721_b3.jpg9789861785721_b2.jpg

 

//目錄//

第1章  怒火沖天的鄰居
第2章  急賣與後悔
第3章  在家的哈里森
第4章  意見相左
第5章  初試啼聲
第6章  眾生百態
第7章  責任歸屬
第8章  瑪麗拉收養雙胞胎
第9章  顏色問題
第10章  德比的作弄
第11章  事實與想像
第12章  倒楣的一天
第13章  金色的野餐
第14章  避開威脅
第15章  揭開假期的序幕
第16章  如願以償
第17章  意外之章
第18章  托利街的探險
第19章  美好的一天
第20章  意外總是說來就來
第21章  親愛的拉文達小姐
第22章  遺留下的結局
第23章  拉文達小姐的浪漫情史
第24章  活在自己國度中的預言家
第25章  艾凡里的醜聞
第26章  順其自然
第27章  在石屋的下午
第28章  王子回歸眩惑宮殿
第29章  詩與文
第30章  石屋的婚禮
延伸閱讀:愛德華王子島

 

//書摘//

第一章 怒火沖天的鄰居

  在八月一個宜人午後,陽光和煦,一名身材高䠷纖細的十六歲半少女,正坐在愛德華王子島上一棟農舍前的紅砂岩台階上。她擁有一雙嚴肅深邃的灰眸,還有一頭朋友稱為「赭色」的紅褐色長髮,她一臉堅定地打算將好幾行維吉爾詩集裡的詩句,一句句解釋翻譯出來,不容變卦。

  但在八月的午後,青色薄霧淡淡覆蓋在即將豐收的斜坡上,陣陣輕風吹來,傳出沙沙聲響,有如小妖精一般在楊樹叢裡嬉戲。在那櫻桃園一角的小樅木叢陰影下,對映著綻放出火紅光輝的罌粟花,隨著輕風絢麗起舞。在這樣詩情畫意的情境下,做做神遊四海的白日夢也比研讀那些死板的詩句更為合適。不知何時,攤放在膝上的維吉爾詩集已從腿上滑落,橫臥在安的腳邊。安將雙手交扣撐住下巴,雙眼迷濛閃爍地瞧著那一朵朵絢爛奪目的軟綿飛雲,有如一座白色大山,囤積在哈里森家的屋頂上。她的心漸漸遠離目光所及的一切,飛向另一個遙遠美好的世界,那裡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學校教師,承擔了教育下一代的神聖職務,被賦予塑造出未來政治家的命運,啟發激勵年輕一代的心靈及意志,使他們邁向更加崇高的未來。

  就現狀而言,假如你靜下心來,就會知道一個很殘酷的現實:大家所公認的艾凡里學校,其實並不如安所認為的那樣有名氣,可惜安很難去感受到大家的看法。她深信,只要她堅守教師職責,專心一意教化學生,就算是沒人料想得到的未來,也有可能將輝煌的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也許在四十年後的某一天,會有個功成名就的人出現在她眼前——最好是某所大學的校長,不然就是加拿大內閣總理——那人會垂下頭,將他的額頭靠在安滿是皺紋的雙手上,恭敬地對安說:「我最敬愛的師長啊!我由衷地感謝您在我年幼的時候,啟發我對未來的雄心壯志,成就了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今天,我的成功都要歸功於您,這都是您賜予我的!」

  安正沉醉在自己編織的白日夢裡,突然間,一些令人不愉快的狀況無情地打壞了她的好夢。

  一頭呆臉小牛在此刻漫步踏入小徑,隔壁的哈里森省掉麻煩的開門手續,有如輕巧的飛鳥般飛越過院子籬笆,怒氣沖天地直奔到安眼前。他面露兇光,凶神惡煞地擋住安的去路。呆掉的安只能不知所措地杵在那兒,兩眼發直與哈里森互瞪,腦中不由自主浮現出關於他的一些傳聞。

  哈里森是剛搬到綠色屋頂之家右邊的新鄰居,安也只見過他兩次面,都還沒跟他打過招呼。原本居住在綠色屋頂之家右邊的鄰居——羅伯.貝爾,在四月時將他的農場給賣了,舉家遷移到夏洛特鎮去,而哈里森就是在那時買下農場搬過來的人。這一切都是在安還沒從皇后學院回來前所發生的事,安只知道哈里森是從新布藍茲維搬過來的,至於其他事情就一概不知了。

  但哈里森在艾凡里還待不到一個月,大家便一致認為他是個很古怪的傢伙,林德夫人更稱呼他為「怪胎」。說真的,林德夫人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並不是她對哈里森有什麼偏見而故意這樣稱呼,況且哈里森跟艾凡里的大家本就不一樣,所以叫他是怪胎也就十分理所當然了!

  哈里森沒有老婆,自己打點家中一切,甚至他也說過根本就不想跟女人這種愚蠢的生物住在一起——這實在太令人反感啦!艾凡里的女性同胞們為了回報他的狂妄自大,於是將聽到的消息四處宣傳,說哈里森做的食物實在難吃死了,讓人無法入口,家事也做得隨隨便便,到處亂七八糟,一點整潔感都沒有。

  這小道消息的起始人呢,是一名住在白沙鎮,在哈里森農場工作的少年強.亨利.卡特散播出來的。據他透露,哈里森並沒有固定的三餐時間,必須等到哈里森餓了,才會很勉強地隨便弄幾樣東西吃。若剛好這個時間強.亨利在場,他當然也吃得到;然而,若他剛好不在的話,就只能等到下一次哈里森餓的時候了,但前提是——強.亨利也要剛好在場。

  可憐的強.亨利老是一副被餓個半死的悲慘模樣,唯一能讓他逃離這種地獄生活的方法,就是等到星期日休假回家。每次回家,強.亨利就會瘋狂進食,往自己肚子裡塞進滿滿的食物,到了週一,他母親就會在他出發去哈里森家上工前,為他準備一整籃的糧食。

  還有件事非常誇張,講出來可能沒人要信,那就是哈里森從來不洗碗盤。除非碰到週日又剛好下雨,他才會從積滿雨水的大桶子裡撈些水,就用那些水來清洗碗盤,洗好以後,也隨便擺著讓它們自己乾。

  而且啊,哈里森真正是吝嗇到一種極致,每當請他捐獻一點錢給牧師亞倫先生作為教會俸給時,他就會要求等到牧師傳道結束再說。他總要聽完牧師的傳道,衡量究竟得到多少利益,再決定捐獻的金額,這就是哈里森——不做蝕本生意。更有一次,當林德夫人上門請他捐獻給布道會——並且偶然往他的屋子裡瞥了一眼時——他跟林德夫人說,有些艾凡里的老女人愛嚼舌根又不信奉上帝,如果能讓她們都信了基督教,他就慷慨地捐錢出來。林德夫人聽了這些話,氣得漲紅著臉回家去了。想當初,羅伯的老婆總是把廚房整理得乾乾淨淨,一點灰塵都沒有,她還為此感到多麼驕傲呢!看看現在,躺在墳裡的她一定感到萬般寒心啊!

  某天,林德夫人氣憤地對瑪麗拉說:「哈里森那個骯髒老頭子,他家廚房地板已經很久沒擦了,連我要從那邊走過去,都還必須提起裙襬,否則幾乎沒法子走,根本是一步也跨不出去啊!」

  此外,哈里森養了一隻名叫「生薑」的鸚鵡,艾凡里的居民們從沒養過鸚鵡,也因此,大家並不認同在村裡養一隻鸚鵡是一種風雅的行為。再說那隻鸚鵡的所作所為,只是惡劣得令人咬牙切齒。強.亨利形容牠是一隻惡賊鳥,幾乎幹盡所有壞事,卡特夫人已在積極尋找新東家,好讓強.亨利趕緊跳槽,遠離那個爛地方。

  有天,強.亨利站在鳥籠邊,生薑就趁他不注意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啄下他後頸一塊肉!倒楣的強.亨利星期日回家時,他媽媽就抓著他,展示他的傷口讓人看,看看哈里森有多麼不人道。

  就這麼短短一瞬間,這一堆傳聞快速越過安的腦海,而哈里森依舊氣吁吁地站在那兒。就算他現在是心平氣和的,也和英俊一詞根本搭不上邊——他的身材矮小又臃腫,頭頂光明照人,而那原本就有點凸出的藍眼睛,鑲在這時氣成紫色的圓臉上,可說顯得更為突兀了!

  看他這副模樣,安心中想著:真是破天荒第一次見到如此難看的人啊!

  過了一會兒,哈里森終於開口:「我再也受不了了!多一天也不行!我專程過來,一定要聽聽你是怎麼說的!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已經第三次了!你知道嗎?我的忍耐也是有極限的!上次我交代過你阿姨,千萬別再讓這種事發生,沒想到又來了!事情一而再地發生,煩不煩啊!」

  安以威嚴的語氣說:「這樣?那……請您把您的不滿表達出來。」為了開學後能夠派上用場,安一直很認真在練習所謂的「威嚴」。

  「我的不滿?當然,我當然覺得不滿!就在半小時前,你阿姨的澤西小牛竟然第三次出現在我的燕麥田裡!上星期四牠就來糟蹋過一次了,昨天又一次!我還專程跑去跟你阿姨千叮嚀萬囑咐,請她一定要看好她的乳牛,別再讓牠闖進我的田裡摧殘!誰知道牠今天又進去啦!你阿姨在哪裡?我要去跟她說說!」

  「假如您是指瑪麗拉.卡伯特小姐,她並不是我阿姨。她外出到東葛夫頓探病了,目前不在家。」安一板一眼地說:「真的很抱歉,我的牛竟然闖進您的麥田。這頭牛在牠還是小牛的時候,馬修就從貝爾先生那兒買下牠,三年前馬修將牠送給了我,所以牠是我的牛,並不是卡伯特小姐的牛。」

  「啊?什麼?你只說了一句抱歉就想了事?這怎麼成?你最好去看看牠把我的燕麥弄成什麼德行!」

  「我對您真的感到十二萬分抱歉,那道籬笆是屬於您那邊的吧?我上次瞧了一下,看起來並不怎麼牢固。只要您將您的籬笆修好,完美地將您的燕麥田還有我的牧場隔開,到時朵莉也就無法再進入您的田地了。」

  「我的籬笆牢固得很!」哈里森受到反駁,怒火越燒越旺,宛如惡龍噴火般地說:「就算是監獄裡的鐵牢也關不住那頭呆牛!我說你這個紅髮小妮子,如果那頭呆牛真的是你的,那你最好將牠看牢點,別再放任牠去踐踏別人的農場!別死命看那些一文不值的書本,一點用處都沒有!」說完,哈里森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那本無辜的詩集,它此刻就躺在安的腳邊。然而,對安來說,她最在意的就是她那一頭醒目的紅髮,一聽到哈里森提起她的頭髮,安不僅頭髮發紅,就連臉也漲成火紅色的了。

  「我說哈里森先生啊,」安的眼中閃爍出狡黠的光芒,「不管怎麼說,紅色的頭髮也比頂上無毛來得好,您說是吧?」此話一出,完全切中哈里森要害。哈里森十分在意他的禿頭,被安這麼一說,他也只能雙眼冒火地乾瞪著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安很快便恢復平靜,對他說:「我能夠體會您的心情,我擁有足夠的想像力,可以想像牛隻進入您的田裡,會對您造成多大的困擾,所以我也不會去計較您剛才對我說過的話。請您放心吧,我以我的名譽擔保,不會再讓朵莉進入您的燕麥田了!」

  「那好吧,你就多注意一點。」哈里森的態度溫和了許多,但依舊是嘴裡嘀嘀咕咕、大步大步地離去。

  美夢被打醒的安走過後院,將闖禍的乳牛關進圍欄裡。

  「除非圍欄被破壞,要不然,牠就再也出不去了。唉,上星期席爾先生說要買朵莉時就該賣給他了,但我覺得,還是在拍賣會上跟其他牲口一起出售會比較好。看來哈里森先生的確是個奇怪的人,他跟我根本就在不同的世界。」

  在瑪麗拉駕車進入院子的同時,安剛好回到屋子裡。她迅速將午茶準備好,兩人稍後就在茶桌上,一邊喝茶一邊討論剛才發生的事情。

  「拍賣結束後,我肯定會感到非常高興。」瑪麗拉說:「我們有相當多的牲口,那需要更多的照料,但卻只有一個不太可靠的馬丁在看管牠們。你看看,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可是他向我保證過,一定會在昨天晚上回來的。他跟我請了一天的假,說要去參加他伯母的葬禮,真不知道他到底有幾個伯母。雇用他也已經一年了,他先後參加了四個伯母的葬禮,哪來這麼多伯母的葬禮可參加?真希望今年收成後,貝瑞先生能將田接過去種,這樣我們才能鬆口氣。安,在馬丁回來前,若牧場後頭的籬笆還沒修好,千萬別讓朵莉到那兒去,好好看緊牠。我現在的想法的確就像瑞雪講的,這真是個煩憂的世界啊!可憐的瑪莉.凱西身染重病,身旁還有兩個孩子不知該怎麼辦。她有個哥哥在英屬哥倫比亞,她為了這兩個孩子寫過信給他,但她始終沒有收到她哥哥的任何回音。」

  「那兩個小孩怎麼樣?多大了?」

  「六歲多……他們是一對雙胞胎。」

  「噢,我最喜歡雙胞胎了,哈蒙特夫人那兒還有好幾對呢!」安急切地問:「他們可愛嗎?」

  「天啊,這該怎麼說呢……他們實在是太髒了。那時德比在外頭玩泥巴,拿著泥巴做派,朵拉跑去叫德比進屋,誰知德比趁機把朵拉的頭壓進泥派裡,朵拉為此嚎啕大哭,德比為了向朵拉證明那沒什麼好哭的,也把自己的臉塞進泥派裡,還在泥堆裡打滾。瑪莉說朵拉是個好女孩,但德比真是太調皮了,只有滿肚子的鬼點子。你可能會覺得德比沒什麼教養,但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而瑪莉也從那時起一直病到現在,所以沒人能教他什麼。」

  「對於那些沒有受到教育的孩子,我感到非常遺憾。」安嚴肅地說道:「您知道的,在我被您撫養前,我並沒有受過任何教育,我希望他們的舅舅能夠接手照顧他們。瑪麗拉,瑪莉跟您是親戚嗎?」

  「瑪莉嗎?她跟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倒是她丈夫是我的三表哥。你看!林德夫人正要穿過我們的院子哩,我想她一定是來打聽瑪莉的消息。」

  「別跟她說有關哈里森或是朵莉的事,拜託。」安向瑪麗拉請求,瑪麗拉也答應了她。

  但瑪麗拉的承諾很快就變成多餘的了,因為林德夫人一坐下來便說:「我今天從卡摩地回來的時候,看見哈里森將你的牛趕出他的田地,我看他快被氣瘋了!他來跟你鬼叫過了吧?」

  安與瑪麗拉兩人交換過一抹會心的微笑,在艾凡里所發生的事,從未能自林德夫人眼下逃過。安早上才在說:「假如你在半夜走進你房間,把房門鎖上,將窗簾拉上,然後打了個小——小的噴嚏,林德夫人隔天就會來慰問你怎麼感冒啦……之類的。」

  「我相信他已經來過了。」瑪麗拉承認:「但我那時不在,他倒是跟安發了一頓脾氣。」

  「他的脾氣可真壞啊!」安甩了甩她的紅髮。

  「你講得可真含蓄啊!」林德夫人慎重地說:「當羅伯.貝爾將他的房子賣給那個新布藍茲維來的傢伙時,我就知道以後的日子必定不好過囉!真不知道艾凡里會變成什麼樣,最近很多外地人陸陸續續搬進我們艾凡里,再這樣下去啊!我看連睡覺都睡不安穩啦!」

  「為什麼?怎麼又有外地人要搬進來?」瑪麗拉詢問道。

  「你沒聽說嗎?就是那個多尼爾家呀!他們就是其中之一,彼得.史隆因為雇了他們一人在麵粉廠裡工作,所以他們就住在彼得的舊房子裡。多尼爾一家是從東部搬過來的,沒人知道他們以前做過什麼。

  「還有那個像廢物一樣的提摩西.卡特家族,也準備要從白沙鎮搬過來這兒,那會對大家造成負擔的!提摩西那傢伙啊,沒偷東西時就假裝自己有肺癆,他夫人啊!真是個被懶惰蟲附身的大懶人,連換手拿個東西也懶,她甚至還坐著洗碗盤呢!

  「那個喬治.帕伊的夫人也收養了她老公的外甥——安東尼.帕伊,等他上了學校,安啊,你就有得受囉!事情可不只這樣,有個叫保羅.艾文的小鬼也要從美國來和他奶奶同住,瑪麗拉,你還記得他爸爸嗎?史蒂芬.艾文就是拋棄拉文達.路易斯的那個人啊!」

  「我並不認為是他拋棄了她,我記得他們兩人大吵了一架,其實雙方都有錯。」

  「好吧,不管怎麼說,他不娶她了,拉文達也開始變得怪怪的,自己一個人住在那棟小小的石屋裡,她把它取名叫『回聲莊』。史蒂芬卻回到美國跟他叔叔一起做生意,在那邊娶了個美國新娘,自此之後就沒回家過了。他媽媽還去看過他一兩次呢!兩年前他老婆死了,他只好把他兒子帶回來給他媽媽照顧。那孩子也十歲了,但沒人能保證他會是個好學生,這些美國人都不值得信任。」

  很不幸地,林德夫人老是以非常輕蔑的眼光看待來到艾凡里的外來者們,或許對方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處,但小心駛得萬年船,她相信這樣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她尤其討厭美國人,因為之前她丈夫在美國波士頓工作的時候,他的雇主竟然騙走他十塊錢美金。

  「艾凡里小學不會因為這些新血的加入而變差吧。」瑪麗拉冷冷地說:「如果保羅真像他爸爸那樣,那就很好啦!以我們艾凡里這個地方來說,史蒂芬.艾文是一個氣質高尚的人,還有些人覺得他高傲呢!看樣子,史蒂芬的母親會很樂意照顧她孫子的,自從她老伴離開人世後,她一直相當寂寞。」

  「呃……那孩子可能不錯,但他終究跟艾凡里的小孩不一樣。」林德夫人堅決地說,反正不管任何人、事、地點,林德夫人總會發表出偏袒的言論。「安,聽說你們發起一個『村善會』,這是什麼東西啊?」

  「也沒什麼啦。只是上次在討論社裡,跟一些同儕在討論而已。」安臉紅了,「大家都覺得那是個不錯的計畫,亞倫夫婦也很贊成這個提議,現在大多數村莊都有一個這樣的村善會呢。」

  「好吧,如果你真想進行你的計畫,那的確是件很耗時間的大工程。我說啊,你最好還是放棄吧,安,大部分的人都不想改變他們自己啊!」

  「喔,不是的,我們不是要改變人們,而是想改變艾凡里這個村子。村裡有很多好地方,若可以將它變得美一點,讓艾凡里成為一個更美麗的村莊,那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例如雷維.波爾特先生在他田裡那棟可怕的老房子,如果我們可以說服他拆掉那棟房子,不就可以改善那一帶的景致了嗎?」

  「這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提議!」林德夫人也認同地說:「好幾年囉!那棟破房子又舊又難看,實在是礙眼得很。如果不用給雷維.波爾特一些甜頭,就可以哄得他把那棟房子拆了,我是樂見其成啦!我會注意這整個過程的。安啊,我不是故意要漏你的氣,或是跟你唱反調,我猜你有些想法,是從那些像廢物的美國雜誌中得到的吧?但你可別忘了,你還有學校的事夠你忙的!我只是像個朋友一樣給你忠告,你怎麼還有時間再去從事那些什麼改善計畫呢?不過,依你的性子,決定要做的事就會做到底,所以啊,我覺得你是做得到的啦!」

  安將她的唇抿成一條僵直的線,林德夫人所說的話與實際情況相去不遠,安整個心思都放在組織村善會上頭。吉伯雖然在白沙鎮教書,但他對村善會的活動也相當熱中,他星期五晚上會回到艾凡里,星期一早上再回白沙鎮。不少青年男女都參加了村善會,既然都是年輕人的組合,當然偶有輕鬆娛樂。

  不過話再說回來,真正瞭解「改善」所傳達的意義的,恐怕也只有安與吉伯而已了。

  林德夫人除了帶來這些消息外,還帶來另一個消息:「聽說卡摩地小學要聘普莉希拉.格蘭特來教書呢!安,她不是跟你一樣都是皇后學院的嗎?」

  「是呀!想不到普莉希拉要到卡摩地教書了,真是太好了!」安歡呼起來,灰色大眼有如星光一般閃耀著。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