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出版_費茲傑羅短篇_正封.jpg

費茲傑羅短篇小說選集

Selected short stories of F. Scott Fitzgerald

(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來自《大亨小傳》作者的傑作)

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原著 

林捷逸│翻譯

【類別】:西洋經典文學、美國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7年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平裝/單色印刷/14.8*21公分/336頁/定價350元

【ISBN】:978-986-178-396-3

【適讀年齡】:無分齡

 

市面最強、史上最好《費茲傑羅短篇小說選集》

《大亨小傳》作者告訴你,人生有多甜美,就有多苦澀!

 

史考特‧費茲傑羅,鼎鼎大名的美國一九二○、三○年代代表作家

長篇代表作《大亨小傳》,讓他獲得書評家與同行文人(如海明威)的多所讚譽

甚至從廿世紀來到廿一世紀,被多次改編成電影

 

費茲傑羅擅長營造「美國夢」氣氛,或說他自己就是追尋美國夢的一份子

這回獻上他的短篇故事,步調與氣氛是入世的、現實的

有華麗的生活痕跡,也有掙扎度日的人間辛苦

最有意思的是,作家自己一邊掙扎的寫作,也不忘要一邊自我解嘲

可以說,他的短篇作品帶給我們一時半刻的忘憂、昇華,而且會心一笑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這絕對是個倒吃甘蔗享受人間美好的純愛故事,二○○八年被好萊塢拍成電影,由帥氣男演員布萊德‧彼特、優秀女演員凱特‧布蘭琪主演。無論男主角是一開始的小老頭或最終的小嬰兒,故事都在告訴我們──人生最精彩的莫過於「中段青壯年華」,好好享受它、感受它、把握它,否則你的人生將顯得蒼白

 

〈等飛機的三小時〉,一名事業有成的輕熟男,偶然回到老家這邊等待轉機,他決定找尋青春年少時期愛慕的女孩……成了人妻的女孩接了電話,熱情大方的邀他到家裡坐坐,他該去嗎?昔日美好的印象會幻滅嗎?

 

〈腦袋與肩膀〉,他是個傻乎乎的呆頭鵝天才,她則是被派去勾引他的美女歌舞劇演員,沒想到竟弄假成真迸出火花,但緊隨而來的現實家庭生活,逐漸壓得兩人喘不過氣來,這對小夫妻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赦免〉,一名內心不怎麼安寧的神父,一個對信仰對權威開始感到反抗懷疑的青春期男孩,他們之間的拉扯對談,與其說是懺悔與救贖的關係,不如說是生而為人必經的各階段惶惑與不安。你我他,都可能與神父有類似的懊惱,也與男孩擁有同樣說不清道不明的煩惱。

 

真想不到,費茲傑羅的短篇故事竟如此黑色幽默!

 

//專家推薦//

 

東海大學外文系助理教授 張雅惠  專文導讀、推薦──

 

「……費茲傑羅所寫的短篇故事雖不如小說有名,然而它們的價值不容小覷。一方面,『短篇故事』文體在美國這片土地上被很多優秀作家深耕過,像是與費茲傑羅同期的作家海明威、威廉‧福克納等等,可說是美國的國民文學(national literature);另一方面,費茲傑羅的短篇故事,被當時評論家視為他那個世代年輕人聲音的代表,只因他是第一個以『爵士時代』(The Jazz Age)來形容美國戰後文化的人。」

 

「……美國著名短篇故事作家與文學評論家愛倫坡(Edgar Allen Poe)曾主張──『一篇好的短篇故事,必須短到讀者可以一口氣讀完;並且,故事裡的每個元素需聯結貫穿,形成一個整體,以達到作者預設的效果。』就欣賞收錄在好讀出版這本集子裡的十一篇故事經驗來講,我個人覺得,費茲傑羅的短篇故事符合愛倫坡所提出的論點。」

 

//作者簡介//

 

史考特‧費茲傑羅(Francis Scott Fitzgerald, 1896~1940)

 

廿世紀美國最傑出的作家之一,與海明威、福克納齊名。他的作品生動反映了一九二○年代「美國夢」的追求與破滅,是公認的美國「爵士年代」文學代言人。

著有《塵世樂園》、《美麗與毀滅》、《大亨小傳》、《夜未央》、《最後的電影大亨》(未完成)等中長篇小說,以及一百多篇發表於雜誌的短篇故事如〈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其中,《大亨小傳》,永遠高居歐美各經典閱讀排行榜前十名,也是美國學生必讀的文學作品。而本短篇小說選集,步調與氣氛輕快入世,有華麗的生活痕跡,也有掙扎度日的人間辛苦,可一窺費茲傑羅為了生計卯足勁寫作的同時,亦不忘幽默自嘲的生命情調;可以說,他精彩的短篇作品帶給我們一時半刻的忘憂、昇華,且會心一笑,甚至深思。

 

//費茲傑羅作品集//

《大亨小傳》 http://howdo.pixnet.net/blog/post/30992833

生動反映一九二○年代美國夢的追求與破滅,奠定費茲傑羅在美國現代文學史上的地位,更高居學術界所評選「廿世紀百年百部英語小說」第二名。

 

《夜未央》 http://howdo.pixnet.net/blog/post/41514862

費茲傑羅生前最後代表作,自傳體長篇小說,情感壓抑,卻又源源不絕

 

//譯者簡介//

林捷逸

一九六五年生,東吳大學哲學系畢業,熱愛閱讀的射手座。譯有《間諜》、《白牙》、《野性的呼喚》、《夜未央》、《老人與海+尼克‧亞當斯故事集》等書。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0496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740923990

 

//目錄//

腦袋與肩膀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等飛機的三小時  

幸福的殘垣  

赦免  

葛蕾琴一覺醒來  

戴勒林普做錯了  

柏妮絲剪頭髮  

初生之犢──貝索  

四拳教訓  

駱駝的背脊 

 

//書摘//

 

葛蕾琴一覺醒來

1

人行道上的乾枯落葉被吹得沙沙作響,隔壁淘氣小男孩去舔那凍到黏舌的鐵皮信箱。天黑前就會下雪,絕對沒錯。秋天結束了。現在當然要想的是煤炭和耶誕節的問題;不過羅傑‧霍西站在自家前廊看著沉悶的郊區天空,心裡明白他沒時間擔心氣候。接著他匆忙走進屋裡,將問題關在門外寒冷的暮光中。

走廊是暗的,但樓上傳來他妻子、保母和小孩沒完沒了的話語,不外乎「不要!」和「當心,小麥克!」以及「噢,他又來了!」,並不時穿插凶狠的警告聲、揍屁股的悶響,還有輕快亂跑的腳步聲。

羅傑打開走廊燈,走進客廳再打開一盞紅布燈罩的燈。他把鼓脹的公事包放到桌上,坐著將自己年輕認真的臉孔埋在手裡休息一會兒,眼睛小心遮住光線。然後點起一根菸,又將它捻熄,走到樓梯下面叫他妻子:「葛蕾琴!」

「喂,親愛的。」她的聲音充滿歡笑,「來看小孩。」

他輕輕咒罵一聲。「我現在不能看小孩,」他大聲說,「你還要多久才能下來?」

一陣莫名的停頓。接著又是一串「不要」和「當心,小麥克」,顯然代表正在阻止某個迫在眉梢的大災難。

「你還要多久才能下來?」羅傑再問,稍微不悅。

「噢,很快就下去。」

「多久?」他喊。

他每天這時候都難以調適,要把都市匆忙的緊迫語調正確轉換成典範家庭的輕鬆嗓音。但今晚他就是沒有耐心。當葛蕾琴三步併兩步跑下樓梯,用相當驚訝的聲音喊著「什麼事」,他幾乎沮喪不已。

兩人擁抱親吻──持續了一會兒。他們已經結婚三年,比一般人還恩愛。他們很少像年輕夫妻才會的那樣激烈嫌棄對方,羅傑仍舊感受得到她的美好。

「過來這兒,」他突然說,「我有事要跟你講。」

他的妻子,紅橙頭髮鮮明亮麗的女孩,就像一個法國玩偶那樣光彩奪目,跟著他進去客廳。

「聽我說,葛蕾琴。」他坐在沙發一端,「從今晚開始,我要──你在幹嘛?」

「沒事。我只是要拿一根菸。繼續說。」

她屏住呼吸,躡手躡腳走回沙發,然後坐到另一端。

「葛蕾琴──」他又忽然住口。她掌心朝上,向他伸了過去。「哎,做什麼?」他激動問。

「火柴。」

「什麼?」

在他焦急心切時,不可置信她竟然跟他要火柴,但他仍不自覺地摸索著口袋。

「謝謝,」她低語,「我不是故意要打斷你。繼續說。」

「葛蕾琴──」

擦的一聲!火柴點燃。他們的眼神緊張交會著。

這次她乞憐的雙眼暗自賠了不是,然後他笑了。畢竟,她只是點了一根菸;不過在這種心情下,連她最細微的動作都會惹得他極為不悅。

「當你有空聽的時候,」他不高興地說,「你或許有興趣跟我討論救濟院的問題。」

「什麼救濟院?」她睜大眼睛,一臉驚嚇,坐著不敢吭聲。

「那只是為了集中你的注意力。不過,今晚開始,我要著手進行也許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六週──這六週將決定我們是否永遠得待在差勁的郊區小鎮,住這破爛的小屋。」

葛蕾琴烏黑雙眼中的驚恐變成厭煩。她是南方女孩,任何要在這世界出人頭地的問題都令她頭痛。

「六個月前,我離開紐約平版印刷公司,」羅傑宣稱,「然後投入自己的廣告事業。」

「我知道,」葛蕾琴怨恨地插話進來,「所以現在沒有月薪六百元的穩定收入,我們在靠一筆沒保障的五百元過生活。」

「葛蕾琴,」羅傑清楚明白地說,「只要你對我的信任能夠再堅持六週,我們就會變得富有。我現在有機會拿到全國最大的客戶之一。」他停頓了一下,「在這六週,我們哪兒都不出去,也不請任何客人來。我打算每天晚上把工作帶回來做,我們會拉下所有百葉窗,不管誰按門鈴都不回應。」

他快活地笑著,彷彿他們要玩一個新遊戲。然後,葛蕾琴沒出聲,他的笑容褪去,茫然看著她。

「喲,怎麼了?」她終於發出聲音,「你期待我跳起來歡呼?你現在的工作夠多了。如果你還要增加任何工作量,最後會精神失常。我讀過一篇關於──」

「別擔心我,」他插話,「我還過得去。不過你每天晚上坐在這兒會無聊死了。」

「不會,我死不了的。」她說得不怎麼肯定,「除了今晚。」

「今晚怎麼了?」

「喬治‧湯普金斯邀請我們去吃晚餐。」

「你答應了嗎?」

「當然啦,」她不耐煩地說,「為什麼不答應?你總是說這地方有多糟糕,我想也許你願意去個比較體面的地方改變一下。」

「當我說要去一個比較體面的地方,是指想永遠搬過去。」他繃著臉說。

「那麼,我們會去吧?」

「我猜一定得去,因為你已經答應了。」

他覺得有些惱怒,談話斷然結束。葛蕾琴匆忙起身隨意親了他一下,然後跑進廚房去燒熱水洗澡。他嘆一口氣,將公事包小心翼翼放到書櫃後面──裡面只是裝著廣告草圖和版面設計,但在他眼裡卻是竊賊最想偷的東西。然後他若有所思走上樓,順道走進小孩房間不經意沾了口水親一把,然後換上出外用餐的衣服。

他們沒有汽車,所以喬治‧湯普金斯在六點三十分來接他們。湯普金斯是一位事業有成的室內設計師,體態壯碩、膚色紅潤的男人,留著漂亮的八字鬍,一身濃郁的茉莉香水味。他和羅傑曾在紐約的一間膳宿公寓住隔壁,但過去五年他們只有偶爾碰面。

「我們應該經常互訪,」今晚他對羅傑說,「老兄,你應該要更常出門。要雞尾酒嗎?」

「不要,謝了。」

「不要?嗯,那麼你漂亮的妻子──葛蕾琴,你要嗎?」

「我好喜歡這房子。」她驚呼,接過酒杯然後羨慕地看著模型船。還有幾瓶殖民時期的威士忌酒,以及其他一九二五年的時髦玩意兒。

「我喜歡它,」湯普金斯心滿意足地說,「照自己的意思設計它,而且建得不錯。」

羅傑鬱悶地四處打量這呆板樸素的空間,心想他們會不會是誤闖到廚房裡面。

「你看起來心事重重,羅傑,」主人說,「來杯雞尾酒振奮一下。」

「喝一杯嘛!」葛蕾琴慫恿。

「什麼?」羅傑心不在焉轉過身來,「噢,不了,謝謝。我回家後得工作。」

「工作!」湯普金斯笑了,「聽著,羅傑,你會被工作折磨死。何不稍微調配你的生活──工作一下,然後玩樂一下?」

「我就是這樣告訴他。」葛蕾琴說。

「你知道一般生意人怎麼度過一天嗎?」用餐時,湯普金斯說著,「早上一杯咖啡,接下來工作八小時,中間暫停匆忙吃頓午餐,然後消化不良地帶著壞心情又回到家,陪他妻子度過愉快的一晚。」

羅傑乾笑一聲。「你一定是電影看太多了。」他冷淡地說。

「什麼?」湯普金斯有點生氣地看著他,「電影?我一生幾乎不去看電影。我認為電影糟透了。我對於生活的見解都是自己觀察而來。我篤信均衡的生活。」

「那是怎樣的生活?」羅傑問。

「這個──」他停頓了一下,「也許跟你說明的最好方式,就是描述我自己的一天。這感覺會不會太自負?」

「噢,不會!」葛蕾琴興趣盎然地看著他,「我很想聽聽。」

「好吧,我早上起來先做一些運動。我把一個房間改成小健身房,做一小時的打沙包、練揮拳和舉重。沖完冷水澡之後──現在正流行一件事!你每天都沖冷水澡嗎?」

「沒有,」羅傑承認,「我每週晚上洗三到四次熱水澡。」

令人震驚的啞口無言。湯普金斯和葛蕾琴交換了眼色,彷彿披露了見不得人的事。

「有什麼問題嗎?」羅傑打破沉寂,有些惱怒地掃視兩人,「你們知道我沒有天天洗澡──我沒那個時間。」

湯普金斯長嘆了一口氣。「洗過澡後,」他繼續說,很識相地對那問題絕口不提,「我吃完早餐,開車去紐約的辦公室,工作到四點鐘。然後休息,如果在夏天就直接趕回這裡打個九洞高爾夫球,冬天的話就上俱樂部打一小時回力球。接著好好玩一局橋牌再去吃晚餐。晚餐常跟生意有關,但都在一種愉快的氣氛下。也許我才剛幫某位客戶完成裝潢,他要我出席第一場派對,看看光線是否夠柔和,諸如此類的事。或者,我或許會拿一本不錯的詩集坐下,獨自消磨夜晚時光。不管怎樣,我每天晚上都會做某件事放鬆自己。」

「這一定很棒,」葛蕾琴反應熱烈地說,「我希望我們是過這種生活。」

湯普金斯隔著桌子,認真地傾身過去。

「你們可以,」他赫然說道,「你們沒理由不行。聽著,如果羅傑每天打個九洞高爾夫球,對他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他會認不出自己。工作更有勁,絕不會那麼累,感覺那麼緊張──怎麼了?」

他突然住口──看得出來羅傑在打呵欠。

「羅傑,」葛蕾琴厲聲喊道,「沒必要這麼粗魯。如果你照喬治說的那麼做,你的情況會變好。」她憤憤不平地轉向主人,「最新發展是,他在未來六週打算要在晚上工作。他說要拉下所有百葉窗,把我們關在與世隔絕的洞穴裡。去年每個星期天他就是這麼做;現在他有六週時間每晚都要這麼做。」

湯普金斯遺憾地搖搖頭。「六週結束後,」他說,「他就要出發前往療養院了。讓我告訴你,羅傑,紐約的每間私人醫院充滿像你這樣的病例。你實在把人的神經系統繃到太緊,然後砰的一聲!──你的某條神經斷了。為了爭取六十小時,你得躺在床上六週才能恢復。」他突然停住,改變語氣,帶著笑容轉向葛蕾琴,「更別提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在我看來,面對這樣荒唐過度的工作時間,妻子遭受的衝擊似乎比丈夫還要來得大。」

 

, , , , , , ,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