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郎官清酒肆店主劉太白,得知夜晚恐有宵小來訪,特別在店舖打烊後留意門戶。
客棧打烊後,果然土牆被竊賊扒洞打穿,牆洞裡伸進一隻腿來,
劉太白父子倆連忙使勁抓住那條蠢蠢欲動的腿,想不到……


牆內劉大郎不見動靜,問道:「阿爹抓住他了麼?」忽聽見父親失魂落魄地喊道:「大郎快放手,那……那是個死人!」又聽見外面劉二郎嚇得大聲哭泣起來,心中一驚,急忙鬆了手,趕出來一看,也嚇傻了眼,心中更是百般不解:適才阿爹抓住那竊賊大腿時,他還在猛力掙扎,意圖逃脫,如何眨眼間突然就變成了一具無頭屍首?

眾人從來沒遇過這樣詭異離奇的怪事,只呆立當場,不知該如何是好。過了一會兒,巡夜的坊卒經過,聽見動靜跑過來一瞧,見出了人命,也嚇得大驚失色,慌忙趕去稟告坊正黎瑞。唐代長安治安管理制度森嚴,像這般在坊里出事,坊正及當值人員都要以疏忽職守論罪。黎瑞才聽了半句,立即從床上一驚而起,取鑰匙開了坊門,命坊卒速去萬年縣報官。

坊卒道:「現下正值夜禁,坊正還得給小人一道公牒,好應付金吾衛騎卒的盤問。」原來唐代長安實行封閉坊里管理及夜禁制度,按照〈宮衛令〉規定:居民居住的坊里四周以圍牆封閉,每面僅開一扇門,坊角設有武侯鋪,由衛士守衛;城門和坊門早晚都要定時開閉,以擊鼓為準。五更二刻時,鼓聲自宮城承天門響起,六街鼓(設置在六條主幹街道上的街鼓)應聲承振,擊鼓三千,坊市門開啟。日暮時分,漏刻「夜刻」酉時,擊鼓八百聲,關閉城門、坊門,夜禁開始。凡是在「閉門鼓」後、「開門鼓」前在城裡大街上無故行走的,稱為「犯夜」,被巡邏的金吾衛士發現後,輕則拘禁鞭撻,重則當場杖死。唐初的時候,有一個姓崔的男子醉酒犯夜,被巡夜的金吾衛捆起來打了一頓,扔在街頭醒酒。第二天一早,長安縣令劉行敏在上朝的路上遇到了崔生,才給他鬆了綁,還因此寫了一首詩:「崔生犯夜行,武侯正嚴更。襆頭拳下落,高髻掌中擎。杖跡胸前出,繩文腕後生。」當然也有例外的情況,如果是為官府送信之類的公事,或是疾病、生育、死喪之類的私事,得到街道巡邏者的同意後,可以外出坊里辦事,但仍然不得出城。

黎瑞也嫌夜禁森嚴太過麻煩,暗罵了一句,匆匆在武侯鋪寫了一道公牒給坊卒。那坊卒飛一般地出了坊門,往北面宣陽坊去了。黎瑞料想這一夜再也無法安生,乾脆趕來郎官清酒肆,果見一具無頭屍首橫在酒肆牆外,那血淋淋的樣子分明是剛剛被人殺死不久。聽劉太白結結巴巴地說完經過,更覺匪夷所思。可是他也知道劉太白為人本分老實,決計不會撒謊,忙召集了幾名街卒,四下搜尋死者頭顱,然而找來找去,始終沒有任何發現。

次日清晨街鼓響完後許久,萬年縣尉侯彝才率領差役趕到。這侯彝三十餘歲,一身青色官服,劍眉星目,凝重威嚴,腰間掛一把厚厚的佩刀,看上去像個精明幹練的武官,渾然不似有功名在身的進士。不過可別小看這萬年縣尉,權力既大,且前途光明,人稱唐朝進士有幾大升官捷徑,其中之一就是出任京畿佐官如縣丞、主簿、縣尉等。當今監察御史劉禹錫、李絳前年還分別是渭南主簿、渭南縣尉,去年就一起進了位高權重的御史臺,風頭正勁,即是最好的證明。

侯彝先靜靜聽取黎瑞和劉太白陳述事情經過,一時沉吟不語,顯然也覺得此案蹊蹺難解。此時天光大亮,圍觀的閒人越來越多。人群中忽然擠過來一名老婦人,上前抱住無頭屍首痛哭了起來。

侯彝問道:「太夫人,死者是你什麼人?」老婦人斷斷續續地哭道:「是我苦命的孩兒……我家住在城外,昨日他來城裡收帳,一夜未歸……必是這家酒肆謀財害命,將我孩兒殺死。」

劉太白急道:「哪有這樣的事,分明是你兒子要到店裡偷竊……」老婦人道:「胡說,我孩兒身懷巨金,怎麼來行竊你一家酒肆?快還我孩兒的命來!可憐我的孩兒,慘死在這家黑店外,連頭都沒有了,哎喲……」

劉太白難以分辯,如此清冷的深秋早晨,身子單薄的人早已穿上襦襖,他竟是急得滿頭大汗。

那老婦人哭過幾聲,又轉向侯彝問道:「你……你是萬年縣尉麼?」侯彝道:「正是。」老婦人道:「少府,你可要替老身做主,老身就這麼一個孩兒,我要告這家黑店,告他們謀財害命。」侯彝道:「那好,太夫人既然要告官,就請跟我一道回縣廨吧。來人,將酒肆店主鎖了。」

差役應聲上前,取出鎖鏈就往劉太白頸間套去。劉大郎搶上前來,一把扯住鎖鏈,怒道:「明明是盜賊要進來偷我家財物,你們怎麼可以胡亂拿人?」侯彝冷冷道:「人死在你們酒肆外,本已難脫干係,又有苦主控告你們謀財害命,本官只是依律行事,沒有絲毫胡亂之舉。來人,將他也一併鎖了。」差役一擁而上,將劉太白和劉大郎鎖上,扯了便走。劉二郎到底年幼,哪裡見過這種場面,見官差如狼似虎,嚇得直躲到夥計背後,看也不敢多看一眼。

正在這個時候,忽有人叫道:「等一等!這只是無賴之徒的詭計,店主父子都是無辜的,少府切莫上當。」

卻見人群中擠過來一名二十六七歲年紀的年輕男子,一身灰色布衣,斜背行囊,風塵僕僕,頗見滄桑疲倦之色,顯是新到長安。他手中握著一柄極黯淡極陳舊的長劍,唐代男子習慣以佩刀帶劍作為闖天下、取功名的象徵,倒也不足為奇,只是他那柄劍比尋常寶劍要寬一寸,似是柄古劍。(待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