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山莊

文/史諾小編

 

小編在編校這本經典名著時,猶如在品嚐一杯名為《咆哮山莊》的酒,頭一回看完整篇故事,猜不透何以每個出場人物都如此不討喜,個個先生小姐言語犀利尖銳,不禁好生詫異。或許就跟品酒一樣,一部經典名著,尤其是這部在十九世紀中葉出版當時遭受非議、得經過個幾十年光陰才漸漸讓下個世代讀者沉迷的《咆哮山莊》,自有其深沉的內蘊。

 

約克郡這塊受寒風吹襲造就一片荒野景致的土地,就像男女主角的童年際遇,小編在看第二回故事後總想著,是怎樣的土壤培育出這對狂野戀人的執著呢?就像租屋者洛克伍德先生聽著女管家奈莉所追憶的咆哮山莊往事後,說的這段話:

「因為他們確實生活得更認真、更執著於自我,不太看重那些表面的變化的和外在的瑣事。我能想像在這兒,真可能存在一種永恆不渝的愛;而我過去卻打死不相信,會有什麼愛情能維持一年的。這種情況,就像是把一個飢餓的人,放在僅有的一盤菜前,他可以專注地享用這一盤菜,毫不輕慢。另一種情況是,把他領到法國廚師準備的一桌豐富筵席上,他或許也能盡情享受這一整桌的菜餚,但是每一盤菜在他心裡和記憶裡,卻僅僅只是極小的一部分而已。」

 

 為此,小編誠摯地建議讀者,這部《咆哮山莊》不該只在您的眼前停留一回,請再細細品嚐第二回、第三回,您將會感受到濃烈犀利台詞背後散發出的純粹芬芳與其情感構成,何以凱瑟琳會說出那句名言:「我,就是希斯克里夫!」

 

 頭一回每看到希斯克里夫發狂的場面,小編總不自覺地在心裡犯嘀咕:「哎呀,活該!」豈料在第二回重返《咆哮山莊》才明白,暴虐的他,原來也正受著一種叫做「思念」這玩意兒如影隨形的暴虐!

 

 周星馳「東西遊記」中被引用到爛的台詞:「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面前,可是我沒有好好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如果非要把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愛情期限超過一個人生的長度,就跟醇酒一樣不是?願每個進入《咆哮山莊》的讀者都能再喝第二口、第三口,讓這個黃金之沙藏於荒野泥沼中的故事,不停被挖掘!

 

更多內容

    全站熱搜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