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特船長的兒女_立體套書.jpg

格蘭特船長的兒女【法文全譯版】 

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著
呂佩謙◎譯

【類別】:法國文學、冒險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9年6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912
頁/定價800元
【ISBN】:
 978-986-178-493-9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KDLuwK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I6vPV7

 

《海底兩萬里》經典姊妹作.法文全譯本首度出航!

最精采的奇想冒險!最天才的航海之旅!


一封瓶中信,一艘蒸汽快艇,開啟十九世紀最波瀾壯闊的環球之旅!
凡爾納海洋三部曲之首部曲,法文原版全文翻譯,收錄法國插畫家艾鐸.里歐(Édouard Riou)繪製的170張原版內頁插畫。

海洋三部曲第一部,沒有它就沒有《海底兩萬里》!
海洋三部曲也稱「凡爾納三部曲」,分別為《格蘭特船長的兒女》、《海底兩萬里》與《神祕島》,是儒勒.凡爾納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作,也是文學史上無可取代的奇想冒險經典!

格蘭特船長的兒女
蘇格蘭當地望族格勒納爾瓦爵士,在偶然間得到一封瓶中信,得知同鄉的格蘭特船長被遺棄於世界邊緣,是生是死無人知曉。
他決心帶上船長的一雙兒女,踏上尋找這位偉大航海家的冒險旅程,橫越三大洋、南美大陸、澳洲與紐西蘭,沿途遭逢無數艱險阻難,蒸汽快艇鄧肯號乘風破浪,究竟能不能帶回失蹤的格蘭特船長呢?


凡爾納到今天仍受到數以百萬讀者歡迎的原因很簡單,他是有史以來最會說故事的人之一。──英國科幻小說家亞瑟.C.克拉克

 

//作者簡介// 

儒勒.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1828 -1905

法國小說家、博物學家、科普作家,現代科幻小說的重要開創者。一生寫了六十多部大大小小的科幻與冒險小說,知名作品有《海底兩萬里》、《地心探險記》、《環遊世界八十天》、《從地球到月球》、《環繞月球》、《格蘭特船長的兒女》等,被譽為「科幻小說之父」。

凡爾納文筆流暢、情節幽默,又善於製造故事緊張起伏,因此作品都十分暢銷。他熱衷研究,小說並非僅靠空想,而是都有其科學基礎。主要作品出版於十九世紀末,他在科幻小說中的許多設想和描述,在今天都成為了現實。

 

//譯者簡介//

呂佩謙

國立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法國圖魯斯第二大學語言科學系博士班研究。曾任職外商銀行、擔任藝廊雜誌助理編輯,喜愛閱讀、藝術及大自然。譯有《莫泊桑短篇小說選集》、《環遊世界八十天》、《小王子與夜間飛行》、《從地球到月球》等。

譯稿賜教:musicbox886pq@outlook.com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KDLuwK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I6vPV7

 

凡爾納系列作品 https://bit.ly/2F2N7R8

 

//內頁參考//

9789861784939_b3.jpg

9789861784939_b5.jpg

9789861784939_b6.jpg

//目錄//

【第一卷】
第一章 雙髻鯊
第二章 三份文件
第三章 瑪爾科姆城堡
第四章 格勒納爾瓦夫人的建議
第五章 鄧肯號啟航
第六章 六號艙房的乘客
第七章 帕加內爾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第八章 鄧肯號上又多了一位好人
第九章 麥哲倫海峽
第十章 南緯三十七度
第十一章 橫越智利
第十二章 高度三千六百公尺
第十三章 走下安地斯山
第十四章 天賜的一槍
第十五章 賈克.帕加內爾的西班牙語
第十六章 科羅拉多河
第十七章 彭巴草原
第十八章 尋找淡水補給
第十九章 紅狼
第二十章 阿根廷平原
第二十一章 獨立堡
第二十二章 洪水
第二十三章 在鳥兒生活的地方
第二十四章 繼續過鳥兒的生活
第二十五章 水火夾攻
第二十六章 大西洋

【第二卷】
第一章 回到船上
第二章 崔斯坦達庫哈群島
第三章 阿姆斯特丹島
第四章 帕加內爾和麥那布斯少校打賭
第五章 印度洋的怒濤
第六章 貝努依利角
第七章 艾爾東
第八章 出發
第九章 維多利亞州
第十章 威默拉河
第十一章 布爾克和史都華爾特
第十二章 從墨爾本到桑德赫斯的鐵路
第十三章 地理科的一等獎
第十四章 亞列桑德山的礦藏
第十五章 澳大利亞及紐西蘭日報
第十六章 少校堅持那裡住的是猴子
第十七章 家財萬貫的牧主
第十八章 澳大利亞的阿爾卑斯山
第十九章 戲劇性的變化
第二十章 上陸地和西蘭
第二十一章 焦慮的四天
第二十二章 伊甸城

【第三卷】
第一章 麥加利號
第二章 紐西蘭的歷史
第三章 紐西蘭的大屠殺
第四章 岩礁
第五章 臨時水手
第六章 吃人習俗的理論分析
第七章 在本來應該避開的地方上岸
第八章 當地的局勢
第九章 向北五十公里
第十章 民族之江
第十一章 陶波湖
第十二章 毛利酋長的葬禮
第十三章 最後關頭
第十四章 受禁忌的聖山
第十五章 帕加內爾的妙計
第十六章 前有敵軍,後有追兵
第十七章 鄧肯號為什麼在紐西蘭東岸巡航
第十八章 是艾爾東還是班.酋斯
第十九章 一項協議
第二十章 夜半呼聲
第二十一章 塔波爾島
第二十二章 帕加內爾最後的粗心大意

 

//書摘//

第二章
三份文件

在這些海水浸泡過的半毀紙張上,只剩下幾個難以辨認的字,幾乎沒有行列可言。格勒納爾瓦爵士花了幾分鐘專心檢視,把紙張上下左右翻轉,又攤在日光下,仔細查看未遭海水破壞的每一處筆跡。然後,他看了看用焦慮眼神望著他的朋友們。
「這裡有三份文件,很可能是同一份文件譯成三種語言,一份是英文,另一份是法文,第三份是德文。從這幾個沒被海水侵蝕的文字看來,絕不會錯。」
「但是,這些字至少看得出一點意義吧?」格勒納爾瓦夫人問。
「這很難說,親愛的艾蓮娜,這些文件上的字非常不完整。」
「也許三份文件裡的字可以相互補充?」少校說。
「應該是可以的,」約翰.孟格爾回答,「海水不可能恰恰侵蝕三份文件的同一個地方。把句子的零碎片段拼湊、比對一下,終究可以找到讀得懂的意思。」
「正是要這麼做,」格勒納爾瓦爵士說,「不過,讓我們循序漸進吧。首先是英文。」
這份文件呈現如下的文字分布:

……62……大不列……
沉沒…………
……上陸地
…………
……這個文……
…………
……喪命

「看不出什麼意思。」少校神色失望地說。
「無論如何,這的確是英文。」
「這一點不用懷疑,」格勒納爾瓦爵士說,「沉沒、上陸地、這個、和、喪命這幾個字都很完整,『船……』顯然是『船長』的一部分,和一位名叫『格……』的先生有關,大概是遇難船隻的船長。」
「還有,」約翰.孟格爾說,「『文……』和『……援』這兩個字的意思也很清楚。」
「哎呀!已經有點進展了。」艾蓮娜夫人說。
「可惜缺少一些成行的字,」少校回答,「怎麼知道沉沒船隻的名稱和失事地點呢?」
「我們會找到的。」愛德華爵士說。
「肯定會的,」少校應道,他對大家的意見總是一概同意,「可是,用什麼方法呢?」
「拿另一份文件來補充。」
「我們就試試看吧!」艾蓮娜夫人高聲說。
第二張紙片比前一張受損得更嚴重,只能見到幾個單獨的字,分散成這個樣子:

7 Juni……Glas

……zwei……atrosen
…………graus

…………bringt ihnen

「這一份是用德文寫的。」約翰.孟格爾看了一眼文件就說。
「您懂這個語言啊,約翰?」格勒納爾瓦問。
「是的,閣下。」
「那好,您就把這幾個字的意思講給大家聽。」
船長仔細檢閱文件,接著說出這段話:
「首先,事件發生的日期確定了:7 juni是六月七日,把這個數字和英文文件上的數字62合併來看,我們就得到完整的日期:一八六二年六月七日。」
「太好了!」艾蓮娜夫人叫道,「繼續說下去,約翰。」
「在同一行上面,我看見Glas這個字,」年輕的船長接著說,「它和第一份文件裡的『哥』合在一起,就成為格拉斯哥(Glasgow)。這顯然是一艘隸屬格拉斯哥港的船。」
「我也這麼認為。」少校回答。
「文件的第二行完全看不見了,」約翰.孟格爾又說,「不過在第三行,有兩個重要的字:zwei意思是二;atrosen,或者完整來說是matrosen,在德文裡指水手,複數。」
「這麼說,事件牽涉到一位船長和兩名水手。」艾蓮娜夫人發言。
「很有可能。」格勒納爾瓦爵士回答。
「我向閣下承認,」船長又說,「接下來這個graus讓我感到困擾。我不知道它的意思。或許第三份文件可以讓我們理解這個字。至於最後兩個字,解釋起來並不困難。Bringt ihnen意思是『給予他們』,假如我們把這兩個字和第一份文件中,同樣位在第六行的字,我指的是『……援』,放在一起解讀,很容易就能看出『給予救援』這個句子。」
「對!給予救援!」格勒納爾瓦說,「可是,這些不幸的人在哪裡呢?直到現在,我們連一個地點的線索也沒有。根本不曉得災難現場在什麼地方。」
「希望法文的文件會更清楚些。」艾蓮娜夫人說。
「來看法文文件吧,」格勒納爾瓦回答,「我們都懂這個語言,研究起來會更容易。」
這裡是第三份文件的如實抄錄:

……三桅……顛號
……哥尼亞……南半
……
…………
……印地
…………
3711……

「有數字,」艾蓮娜夫人高喊道,「諸位先生,快瞧瞧!」
「我們依照次序進行,」格勒納爾瓦爵士說,「從文件的開頭著手。讓我把這些分散、殘缺不全的字一個個舉出來。首先,起始幾個字母,我看出是關於一艘三桅船。幸而有英文和法文文件裡留著的兩截字,我們得到了完整船名:大不列顛號。接下來的兩個字『哥尼亞』和『南半』,只有後面這個字,大家都了解意義。」
「這個細節已經相當寶貴了,」約翰.孟格爾回答,「船難發生在南半球。」
「還不夠明確。」少校說。
「我繼續,」格勒納爾瓦接著說,「啊!『抵』是『抵達』的一部分。這些不幸的人到達了某個地方。是哪裡呢?陸!所以是在一塊大陸上?『殘』……
「殘酷!」約翰.孟格爾大叫,「德文單字graus……grausam正是殘酷的意思!」
「往下看!往下看!」格勒納爾瓦說。眼看殘缺不全的文字意義越來越明顯,他的興趣也跟著高昂起來。「『印地』指的是印地安嗎?這些水手被海浪沖到印地安?『經』是什麼意思呢?啊!是指經度嗎?這裡有個緯度的數字:三十七度十一分。我們總算有了一個精確的訊息。」
「可是,缺少經度。」麥那布斯說。
「我們沒辦法什麼都知道,親愛的少校,」愛德華爵士回答,「能有準確的緯度算不錯了。法文文件確實是三份中最完整的。顯然每一份文件都是從其他兩份文件逐字翻譯而來,因為三份文件的行數全都一樣。現在必須把它們匯集起來,用單獨一種語言來翻譯,再找出可能性最大、最合邏輯、清楚明白的意思。」
「您要譯成法文、英文或是德文呢?」少校問。
「法文,」格勒納爾瓦回答,「因為大部分有意義的字都是用這個語言保留下來的。」
「閣下的話有道理,」約翰.孟格爾說,「何況,我們對這個語言也很熟悉。」
「就說定了。我把這些殘字斷句集合起來,寫成一份文件,保留字詞間原有的空白,補全那些意思沒有疑義的字句,然後我們再做比較和評斷。」
格勒納爾瓦立即提筆,幾分鐘之後,他交給朋友們一張紙,寫著以下幾行字:

186267……三桅船大不列顛號
……格拉斯哥……沉沒……哥尼亞……南半球
……上陸地……兩名水手
船長格……抵達
大陸…………殘酷的……印地安
拋此文件……經度
緯度3711……給予他們救援……喪命

這時,水手前來通報船長,鄧肯號正駛入克萊德灣,請船長發布命令。
「閣下的意思如何?」約翰.孟格爾對格勒納爾瓦說。
「儘快把船開回鄧巴頓,約翰。艾蓮娜夫人先回瑪爾科姆城堡,同一時間,我將前往倫敦,把這份文件呈交給海軍司令部。」
約翰.孟格爾依照爵士的意圖下達命令,由大副執行。
「現在,朋友們,」格勒納爾瓦爵士說,「繼續研究。我們發現了一件重大船難的線索。好幾個人的性命就靠著我們的洞察力。所以,運用我們所有的聰明才智來猜出這個謎底吧。」
「我們都準備好了,親愛的愛德華。」艾蓮娜夫人回答。
「首先,」格勒納爾瓦接著說,「必須將這份文件分成三部分:第一,我們知道的;第二,可以猜測出來的;第三,我們不知道的。我們知道些什麼呢?我們知道一八六二年六月七日,格拉斯哥的一艘三桅船大不列顛號沉沒了。兩名水手和一位船長把這份文件拋在緯度三十七度十一分的海面上。他們請求救援。」
「完全正確。」少校回應道。
「什麼是我們能猜到的呢?」格勒納爾瓦又說,「首先,船難發生在南半球的海上。緊接著,我要請你們注意『哥尼亞』這個字。它不正是某地區的一部分名稱嗎?」
「巴塔哥尼亞!」艾蓮娜夫人高喊道。
「毫無疑問。」
「可是三十七度緯線有穿越巴塔哥尼亞嗎?」少校問。
「這很容易查證。」約翰.孟格爾一邊打開一張南美洲地圖,一邊回答。「正是如此。這條三十七度緯線稍稍劃過巴塔哥尼亞邊緣,橫切阿勞卡尼亞,沿著巴塔哥尼亞北部,穿過相鄰的彭巴草原,進入大西洋。」
「好。我們繼續推測。兩名水手和一位船長抵達……抵達哪裡呢?……大陸,你們聽見了,是一塊大陸,不是一座島嶼。他們遭遇了什麼事呢?這裡有個如同神諭一樣的字眼『被……』,可以訴說他們的命運。這些不幸的人一定是被抓或者被當作俘虜。被誰抓走了呢?被殘暴的印地安人。你們信服嗎?空白裡的字不是自動跳出來了嗎?這份文件讀起來不是明白易懂了嗎?在你們腦中,不是一下子清楚了嗎?」
格勒納爾瓦滿懷信念地說,他的雙眼流露出絕對的信心,熱忱感染了周遭聽他說話的每個人。大家都像他一樣,喊了起來:「很明顯!很明顯!」
片刻之後,愛德華爵士又說:
「朋友們,我覺得這些假設都極為可信。在我看來,船難就發生在巴塔哥尼亞海岸一帶。另外,我將派人到格拉斯哥打聽大不列顛號原本的航行目的地,我們便能知道它是否被洋流推送到這個海域。」
「喔!我們不需要跑那麼遠去尋找答案,」約翰.孟格爾說,「我這兒有《貿易與船運報》的合訂本,可以提供我們精確的消息。」
「快查一查,快查一查!」艾蓮娜夫人說。
約翰.孟格爾拿了一綑一八六二年的報紙,快速翻閱起來。翻找時間並沒有很長,才一會功夫他就帶著滿意的聲調說:「一八六二年五月三十日,祕魯!卡亞俄!滿載駛向格拉斯哥,大不列顛號,船長格蘭特。」
「格蘭特!」格勒納爾瓦爵士高喊道,「是那位曾經想在太平洋建立新蘇格蘭的勇敢蘇格蘭人!」
「對,」約翰.孟格爾回答,「正是此人,一八六一年在格拉斯哥登上大不列顛號出航,之後就音訊全無。」
「再無懷疑!再無懷疑了!」格勒納爾瓦說,「就是他。大不列顛號五月三十日離開卡亞俄,六月七日,也就是啟程八天後,船隻在巴塔哥尼亞海岸附近失蹤。這些難以辨認的殘餘字跡裡就記錄著他的整部故事。朋友,你們看,我們能猜測出來的部分實在不少。至於我們不知道的部分,已經減少至單獨一項,那就是確切的經度。」
「我們用不著知道,」約翰.孟格爾回答,「既然已經曉得在哪個地區了,只靠緯度,我就可以直接去到船難的現場。」
「這麼說,我們算是全都弄清楚了?」格勒納爾瓦夫人說。
「全都清楚了,親愛的艾蓮娜,文件上,字與字之間,受海水浸泡產生的空白,我都可以毫無困難地填補它,就像是聽著格蘭特船長口述一樣。」
格勒納爾瓦立即拿起筆,毫不猶豫地寫了如下的短文:

一八六二年六月七日,隸屬於格拉斯哥港的三桅船大不列顛號在南半球巴塔哥尼亞海岸邊沉沒。兩名水手和格蘭特船長游往陸地,抵達一片大陸,並在當地被殘暴的印地安人俘虜。他們把這份文件拋在經度……、緯度三十七度十一分的海上。請援救他們,否則他們必死無疑。

「好!好!親愛的愛德華,」艾蓮娜夫人說,「這些不幸的人若能重回故鄉,這份福氣都要歸功於你。」
「他們會回到故鄉的,」格勒納爾瓦回答,「這份文件太清楚、太明白、太確定了,英國一定會毫不遲疑地援救這三個被拋棄在荒涼海岸邊的子民。英國曾經救過富蘭克林,和其他許許多多人,如今它也會對大不列顛號的遇難者伸出援手!」
「可是,這些可憐的人一定有家庭,」艾蓮娜夫人接口說,「這些家人一定因為他們的失蹤而哭泣。這位不幸的格蘭特船長也許有妻子兒女……
「你說得對,親愛的夫人,我負責去告訴他們,事情還有希望。現在,朋友們,我們上艉樓去吧,船大概已經接近港口了。」
事實上,鄧肯號早已加大馬力全速前進,這時正沿著比特島的海岸航行。躺在島上肥沃山谷裡的迷人小鎮羅撒西城,也早就被拋到了右舷後方。接著,遊艇駛入狹窄的海灣航道,在格里諾克前轉彎。晚間六點時,停泊在鄧巴頓的玄武岩峭壁下,岩壁頂端矗立著蘇格蘭英雄華勒斯的著名城堡。
在那兒,一輛準備妥當、馬匹已上套的馬車正等著艾蓮娜夫人,要把她和麥那布斯少校送到瑪爾科姆城堡。格勒納爾瓦爵士吻別了年輕妻子,匆匆登上開往格拉斯哥的快車。
不過,動身前他先委託了一個更快捷的聯絡機構發布一份重要短文。幾分鐘以後,電報把一則啟事送交給《泰晤士報》和《晨間紀事報》,啟事上寫著這段文字:

欲知隸屬格拉斯哥的三桅船大不列顛號,格蘭特船長的下落者,請聯繫格勒納爾瓦爵士。蘇格蘭,鄧巴頓郡露絲村,瑪爾科姆城堡。

文章標籤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