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封被消失的中國史2.jpg

被消失的中國史2:合縱連橫到楚漢相爭 

白逸琦◎著

【類別】:中國史
【出版日】:西元2022年2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20頁/定價280元
【ISBN】:9789861785851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3x2xkw89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7h4ym46x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2p8wbjnw

 

現在課本已經讀不到的內容,一樁樁動人精彩的故事,就藏在這些被消失的中國史中。

以戰國時代、秦帝國、楚漢之爭為內容
生動、活潑、有趣的白話描述
最好看、最好懂的中國史故事──《被消失的中國史》,第二冊:合縱連橫到楚漢相爭


劉邦「噗」的一聲,把剛喝下去的酒全噴了出來:「連蕭何也要棄我而去?我還混什麼!」

從戰國時代的大戰略「合縱連橫」,到秦亡後英雄輩出的楚漢相爭
戰國時代七雄爭霸,而合縱、連橫策略推行,替秦帝國的大一統埋下伏筆。
秦始皇焚書坑儒、修長城、築馳道、統一度量衡、統一貨幣,既被認為是暴君,也被稱讚為「千古一帝」,但原本規畫好要傳承萬世的秦帝國,卻到二世戛然而止。
兩位亂世豪傑項羽、劉邦在秦末崛起,掀起了中國史上最精采的爭霸戰役──楚漢相爭。

你知道這些話是哪些人說的嗎?這都是中國史上最精采動人的故事

「此人愛慕虛榮,好色成性,品德實在不怎麼樣,但是,如果讓他管理軍事,帶兵打仗,天下沒有一個人能夠比得上他。」

「嗯,有勞您老人家了,麻煩您到河底下走一趟,向河伯通報一聲。」

「誰能將這根木頭從此地搬到北門,賞十金!」

「龐涓啊龐涓,今日若不讓你命喪黃泉,我孫臏誓不為人。」

「你把你最差的馬,拿去和對方最好的馬比賽,再用你最上等的馬……如此保證會贏。」

「只要我的舌頭還在,將來就能憑著三寸不爛之舌,成大名,享富貴!」

「聽說那胡人服裝,咱們華夏人士穿了,不消三天,就要暴斃而亡,真是可怕,可怕啊!」

「你是說,你想當那死掉的千里馬?」

「如果,我現在能夠立一個國君,買下一個國家,我做這個國家的丞相,您說,這樣可以獲利幾倍?」

「丞相糊塗了吧?這明明是鹿呀,怎麼說是馬呢?」

「學劍能幹嘛?不過抵擋一兩個敵人,我要學,就得學習抵擋千軍萬馬的真本事」

「老臣忽發奇想,請我軍中劍術高手項莊,在席間舞劍,為將軍與沛公助興。」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作者簡介//

白逸琦

中興大學歷史研究所畢,現任歷史講師,深入歷史,淺出故事,文筆生動。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3x2xkw89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7h4ym46x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2p8wbjnw

被消失的中國史1:開天闢地到亂世智者  https://tinyurl.com/2p8zwek3

 

//內頁參考//

9789861785851_b4.jpg9789861785851_b3.jpg

//目錄//

第一章 魏國與秦國的富強
一、田氏竄齊
二、魏國的興盛
三、商鞅變法
四、馬陵道

第二章 合縱與連橫
一、 不得善終的商鞅
二、大戰略
三、六國宰相
四、合縱的破滅
五、胡服騎射
六、燕齊大決戰
七、遠交近攻
八、血流成河
九、大一統前夕 

第三章 秦帝國統一天下
一、「乃今皇帝一家天下」
二、嬴政這個人
三、兼併六國
四、秦始皇帝
五、博浪沙的鐵錐
六、馳道與長城
七、焚書坑儒
八、長生不老的夢
九、指鹿為馬
十、陳勝與吳廣
十一、「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第四章 楚漢相爭
一、亂世出豪傑
二、鉅鹿之戰
三、先入關中者王之
四、咸陽城的大火
五、國士無雙
六、暗渡陳倉
七、楚河漢界
八、霸王別姬
九、平民皇帝

 

//作者序//

故事,正要開始;歷史,仍在延續

「學歷史有什麼用?」
經常被人抱著不同的眼光,以不同的方式提出這樣的問題。
我通常默不作聲,或許一笑置之。
歷史還沒學好,哪能回答這樣的問題?
可是,不回答卻又不甘心!
後來,我決定說故事。
五千年的故事,好沉重!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認為:為了證明那終究無法證明的真理,人們開始研究人們曾經作過的事,於是產生了歷史。
打打殺殺的歷史,嘗試錯誤的歷史,學習教訓的歷史,學習不到教訓的歷史,只要是人們曾經作過的事,就可以替它冠上這個沉重的名詞:「歷史」。
「人」是一種奇妙的動物,總喜歡自認為萬物之靈,喜歡主宰,喜歡操控,喜歡打打殺殺,這些行為說穿了,與其他動物實在沒什麼不同。有機會逛逛動物園的話,也許有幸能夠在長臂猿島與關猴子的柵欄裡,看見類似的情形。
不久之前終於成功破解的DNA密碼告訴我們,作為一種生物,人類與果蠅之間的差異,其實是微乎其微的。
生物學家大概不會高興吧!他們努力了幾輩子,結果只證明出,人類和所謂的「低等動物」,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宗教家大概不會高興吧!人類是上帝的選民,是上帝照著祂自己的外型創造的,怎麼能與動物們相提並論?
財閥們大概會不高興吧!我擁有數也數不完的金錢,享受著無與倫比的物質生活,你竟然告訴我,我和一隻果蠅差不多?
政客大概會不高興吧!當他動員了無數支持的群眾,在他面前高喊著:「凍蒜、凍蒜!」的時候,他竟然必須思考,究竟他與動物園裡的猴子有什麼不同。
那麼人類究竟有什麼好驕傲的呢?
人類懂得把自己的行為記錄下來,分析自己到底幹過什麼蠢事,以後盡量不要再犯,這大概就是人類值得驕傲的地方吧!
果蠅永遠會鑽進爛水果裡,猴子永遠是力氣最大的稱王,人類卻有機會,證明自己懂得記取教訓,懂得從前人的錯誤中學習,懂得繼承過去的文化,開拓一個比較光明的未來,而非僅靠著本能生存。
正因為這個機會,讓人們被比喻為「笨豬」、「死狗」,甚至「豬狗不如」的時候,會有不高興的感覺。
所以,「學歷史有什麼用?」
我的回答是:「沒什麼用,只想給自己一個驕傲的機會。」
可是,現在的我,根本驕傲不起來呀!
於是,我決定說故事。
故事,正要開始;歷史,仍在延續。

 

//書摘//

第四章  楚漢相爭

國士無雙

劉邦回到霸上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處死了通風報信的叛徒曹無傷,這個舉動,無疑象徵著曹無傷所言不虛,也同時代表著劉邦即將有所行動。

不過,項羽似乎並沒有將劉邦放在心上,他最關心的,是將來天下應當如何分配的事。他自己不願意在關中為王,卻也不願意讓劉邦在關中稱王,為此,他在關中多耽擱了幾天,派人請示楚懷王,探探口風,數日之後,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我會信守承諾,先入關中者為王。」

項羽屏退了傳遞消息的使者,找來了親信的將領,對他們說道:「看看這個楚懷王!他以為他真的是大王哩,想想這幾年,是誰在外頭東征西討?是我項氏叔姪還有眾位愛將啊!如今,大勢已定,該是分封天下的時候了,哪裡輪得到他來分封呢?」

諸將領點頭附和。

「不過,那楚懷王畢竟也是當年楚國宗室後裔,雖然他沒有半點功勞,我們卻也不能忽略了他,嗯!一定要給他一個很高的地位,還有一塊封地。」

不久之後,由項羽所主持的分封天下,名單出爐,懷王被尊稱為「義帝」,遷到江南地區;劉邦被封到巴蜀漢中之地,稱為漢王。三名秦軍降將之中,章邯如約成為雍王,統領咸陽以西之地;董翳為翟王,領上郡之地;司馬欣為塞王,封咸陽以東,這三人稱為「三秦」。另外,原本即已恢復六國稱號的諸侯王,被項羽以個人之意,或遷都,或另行分封,如趙王歇被封為代王,燕王韓廣被封為遼東王,魏王豹受封為西魏王,諸如此類。

至於項羽自己,則以彭城為國都,自稱為西楚霸王,為天下諸侯的霸主。零零總總的王,包括項羽自己,一共有十九個。

除了項羽的親信之外,沒有任何人對這次分封感到滿意,尤其對於關中的處置,更是惹人非議。原本最先入關的劉邦,理當受封關中王,卻被封在過去專門流放囚犯的巴蜀漢中之地,而將秦地人人厭惡的章邯等人封於關中稱王,這已非長久之計。至於項羽自己,明明擁有著宰割天下的力量,卻只把自己封為一個諸侯之間的共主,名義上是領袖,實際上地位並不比其他諸侯高,足見這個能征善戰的青年,政治方面的能力實在不怎麼樣。

劉邦聽著分封情況的回報,越聽越怒,捏緊了拳頭,罵道:「該死的項羽,把我封到那什麼鬼地方去?哼!與其承受這種羞辱,不如發動大軍,和他拚了算了。」

「萬萬不可啊!」蕭何勸道:「沛公欲成大事,就得要忍耐這些才行。」

「誰說的?」劉邦道:「以前那些王侯大將,何人曾經受過這種侮辱?」

蕭何悠悠道:「沛公……不,應該稱呼您漢王才是!漢王別忘了,當初成湯、周文王等人,都是先屈居人下,飽經磨難,最後成就大業的啊!」

劉邦問道:「這些人後來成就什麼大業?」

蕭何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漢王不大喜歡儒生,可是還是應該多讀點書才好…………成湯後來革命,建立了六百年商朝,周文王勵精圖治,奠定了大周朝八百年的基業,這都是留名千古的成就!」

劉邦沉吟半晌,笑道:「我知道啦!你是說,只要我現在忍一忍,將來就可以被寫進那些書裡是吧?」

「嗯……算是吧。」

「嘿嘿,那也挺不錯的。好吧,我就先屈就一下項羽給我的這什麼漢王吧!漢王,漢王……嗯,其實,『漢』這個字聽起來還滿威武的,比什麼沛公好點。」

「大王英明。」

劉邦率領大軍,從杜縣(今陜西省藍田縣西南)入子午谷,那裡的棧道,是入蜀的必經之路。所謂棧道,是當地居民因應險要地形所修築的快速通道,沿著絕壁鑿出一排石洞,插入木棍,在成排的木棍上鋪接木板,上面只容許一匹馬通過,隔一段距離才會有一處較寬之地,供對向交會,十分險峻。

臨行之前,張良建議劉邦道:「大軍通過之後,就將棧道全部焚燒,一方面可以阻止三秦侵襲,一方面表示誠意,絕不東返,讓項羽失去戒心。」

劉邦接受了張良的建議,大軍抵達漢中之時,棧道已被焚燒個乾淨。

底下的將士們,大部份都是東方各郡人士,他們不知道焚燒棧道是張良的計策,只知道他們返回故鄉的道路以被破壞,心情極為苦悶。巴蜀之地,氣候濕熱,令人難以適應,夜闌人靜之時,野獸的嗥叫聲與兵士們的涕泣聲此起彼落,甚為悽涼。

有些士兵偷偷地逃跑,劉邦並未太過阻攔,連他自己都想逃了,又怎能責怪士兵呢?

在這荒山野嶺之間,他們幾乎斷絕了對外界的一切消息,只從往來商旅口中,輾轉聽說東方各國,由於不願意接受項羽的分封,已經打成一團,局面十分混亂。

「哎!只恨我不能加入,和他們一起作亂啊!」劉邦憤然道:「霸王的分封,最不公平的就是老子,老子沒動,那些小嘍囉卻動起來了……

「大王……」夏侯嬰對劉邦說道:「我今日想為大王引薦一人,此人才智出眾,有大將之才。」

劉邦正覺得心煩意亂,夏侯嬰推薦的人,他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順口說道:「嗯,既然是你推薦的人才,那一定錯不了,相國……」劉邦叫的是蕭何,此時他已受劉邦之命為相:「底下還缺些什麼官?」

「昨日剛跑走一個治粟都尉……

「是啊,那就讓他去當那個官吧!」

眾人退去,夏侯嬰自討沒趣地準備回到崗位,這時蕭何從後面追了上來,笑道:「夏侯老兄今日難得向大王推薦人才啊!」

夏侯嬰嘆了一聲道:「人才難得嘛!可惜大王不看重……

「能讓夏侯老兄如此看重,想必是個高人,不知是否有緣一見?」

「行啊,他就在我府裡。」夏侯嬰道:「唉!治粟都尉……真不知道該怎麼向他交代。」

夏侯嬰口中的這名人才,正是日後大名鼎鼎的一代大將韓信,蕭何一見韓信,果然相貌堂堂,儀表非凡,與他談論軍國大事,他也能分析事理,有獨到的見解,蕭何十分欽佩。

韓信任治粟都尉後曾向劉邦進言,勸他順應潮流,向東奪取天下,劉邦只是聽著,並沒有認真地放在心上。韓信暗忖:「相國曾經向我擔保他會在大王面前舉薦我,算算時間,這時也舉薦不只一次了,唉!看來漢王也不是我可以投效之人。」

他回想起過去種種,過去在故鄉之時,曾經淪為乞食之人,也曾經忍受胯下之辱,這些苦他都熬過來了,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飛黃騰達。他曾經投靠過項梁、項羽,沒有受到重用,於是他逃往漢中,投奔劉邦,也不受重用。韓信覺得心灰意冷,一橫心一咬牙,掛冠求去。

「天下之大,難道沒有我韓信容身之處?」他心裡這麼想著。

蕭何畢竟慧眼識英雄,當他聽說韓信逃走的消息,來不及向劉邦報告,翻身上馬,趁著星夜沿路追趕。

此時劉邦還在府中飲酒,士卒有事稟報,劉邦不耐煩地說道:「又有人逃走了是吧?我不是說過,想逃的人我不多追究嗎?怎麼還來煩我?」

士卒低聲道:「可是這回逃走的是……是蕭相國……

劉邦「噗」的一聲,把剛喝下去的酒全噴了出來,覺得五雷轟頂,腦袋嗡嗡作響,「連蕭何也要棄我而去?我還混什麼!」劉邦萬念俱灰,左右勸他趕緊派人去追,他才顫聲說道:「對……快去追……

過了兩天,蕭何突然又出現了,並且前來晉見劉邦,劉邦難掩內心喜悅,臉上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責問道:「老子待你不薄啊,你怎麼說也不說一聲,就私下潛逃?」

蕭何拱手道:「我並不是逃走,而是去追趕一個逃走的人。」

「誰?」

「韓信。」

劉邦嗤之以鼻,罵道:「天天都有人逃走,連大將都逃了十幾個,你不追,卻去追韓信這樣一個無名小卒,他媽的別跟我鬼扯!」

蕭何又一次鄭重推薦韓信:「大王所說的那十幾個將領,很容易物色得到,可是韓信這人不一樣,韓信……天下奇才,國士無雙啊!」

「有你說的這麼神嗎?」

「當然!大王如果打算一輩子窩在這個鬼地方當你的漢中王,可以讓韓信逃走,如果想要奪取天下,就一定得重用韓信。」

「好好好,我知道了,看你的面子,我封他為將軍,行了吧?」

蕭何搖搖頭:「韓信這種人才,不是用一個普通將軍的地位,就能留得住的。」

「那就拜他為大將軍吧!」

大將軍是所有將領當中最高的稱號,執掌全軍兵符,這是劉邦第一次授予將領這樣高的職位。

不料蕭何仍然搖頭:「這樣恐怕還不夠。」

「還不夠?」

「大王平常輕慢無禮,拜大將的時候,如果還是這樣,韓信能來嗎?既然要拜將,就必須齋戒沐浴,選定良辰吉日,把該有的禮儀都做到才行。」

劉邦同意。

消息傳開,將領們個個喜形於色,他們都以為大將軍的地位非自己莫屬,誰知到了儀式當天,執掌兵符的大將軍,竟然是那個小小的治粟都尉韓信,人人都看傻了眼。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