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jpg

我是貓【貓小姐書衣版】限定套組

喵眼人間:夏目漱石《我是貓》2020插畫曆

夏目漱石◎著
葉廷昭◎譯
貓小姐◎書衣、桌曆插圖

【類別】:日本文學
【出版日】:西元2019年10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437
頁/定價750元
【ISBN】:
 9999201910021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mzBhra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oskoQ7

 

新的一年,新的皮相(?),新的思考方式與哲學問題!
《我是貓》【貓小姐書衣版】,套組限定銷售,
僅此一次,錯過不再來!


「貓小姐書衣版」限定套組有什麼?

《我是貓》小說本體,日本國民作家夏目漱石成名經典作,「本喵」的幽默與智慧,百年過去依舊值得人類仔細參透啊。
套組限定書衣,由知名插畫家「貓小姐」繪製插圖,採用高級美術紙印刷,視覺與觸覺的高質感,唯此獨家套組才能擁有。
《喵眼人間》2020插畫曆,由貓小姐根據《我是貓》內文12個片段,依照節令繪製各月插圖,每天每月都有貓咪敦促你討生活!
隨套組附贈「本喵明信片」,送禮自用兩相宜,桌曆若不能隨身走,明信片夾在小書記事本資料夾裡,本喵也能時時在你身邊!


【夏目漱石×2020,本喵就來陪你過個大好年】

《我是貓》主人公是一隻住在窮教師家裡的無名貓咪「本喵」,
這本書乃是由這隻人性化十足的貓所進行的第一手人間觀察:


「美學家迷亭先生曾說,主人是個不夠乾脆的人,那段話說得真貼切。這塊年糕也跟主人一樣不乾脆,本喵使盡吃奶的力氣也咬不開,就跟十除以三永遠除不完一樣。」

「主人已經畫好本喵的輪廓,開始著手上色。本喵必須承認,以一隻貓咪來說本喵絕非上乘,體型、毛色、五官也不比其他貓咪強。問題是本喵長得再怎麼不濟,也絕不是主人畫的這副奇形怪狀。」

「本喵偷偷跑入澡堂後門,人家常說走後門是卑鄙下流的行徑,那是走不了後門的人心理不平衡,才亂說的屁話。古時候聰明人也都是走後門搞偷襲的,《紳士養成方略》的第二集,在第一章的第五頁就有記載。」

歡迎各位人類在幽默笑謔中和「本喵」一同思索:
人類的行為到底為何這麼難以理解?


【貓小姐×好讀,攜手獻上《喵眼人間》插畫曆】

文學界中數一數二的名貓,非夏目漱石《我是貓》莫屬!
這部以貓視角觀察人類寫成的經典之作,不僅書寫「本喵」看到人類眾多的荒謬行為,更將古典日式生活場景描刻得精細入微。

《喵眼人間》精選《我是貓》內文12個片段,邀請知名繪者「貓小姐」繪製為場景桌曆,依據時令安排每個月份的插圖,一起感受本喵眼中的四季特色!

桌曆各月份皆有日期格面書寫記事,使用高磅數古典輕塗紙印製,手感絕佳、設計精美兼具實用度!本喵今天去哪了?翻開桌曆一起去探險吧!

 

//作者介紹//

夏目漱石(Natsume Sōseki, 1867—1916

生於江戶(今東京)的仕紳家庭,本名夏目金之助。幼時學習漢文奠下良好根基,入東京帝國大學轉攻讀英國文學,畢業後展開任教生涯,1889年首次採「漱石」為筆名。1900年赴英國留學兩年,不久獲母校大學英文系聘任。1904年創作《我是貓》一舉成名,陸續發表短篇作品與隨筆,爾後更辭去教職,專心朝作家之路邁進。

夏目漱石成為職業作家雖僅有短短十年,卻十足展現豐富想像力,平易詼諧中透出多樣風格、抒情中兼具人性剖析的寫作方式,使之享有「國民大作家」美稱,足見其深深擄獲日本民眾的心。今所見千圓日幣上的人物肖像之一正是這位日本文豪。

代表作品尚有《心》、《少爺》、《草枕》、《三四郎》等。

 

//譯者介紹//

葉廷昭

文藻外語學院畢業,現為專職譯者。
如對翻譯有任何疑義,歡迎來信指教:kukuku949@gmail.com

 

//繪者介紹//

貓小姐(書衣、桌曆插圖繪者)

正業是文字工作者,不務正業時是畫貓人。
自幼結識許多貓朋狗友,喜歡用詼諧的手法,開貓的玩笑。
畫貓的最大目的,是把全人類同化為愛貓人;
畫貓的最大樂趣,是當你看到我的畫時,
會噗哧一笑,會想走進畫裡,和貓咪共享溫柔時光。

Facebook粉絲專頁請搜尋「貓小姐Ms.Cat

 

//套組特色//

【套組限定書衣】
●由知名插畫家「貓小姐Ms. Cat」繪製之插圖進行設計。
使用高級美術紙「裕國天堂鳥」印刷,呈現視覺與觸覺的高質感。


 【喵眼人間:夏目漱石《我是貓》2020插畫曆】

●A5直式尺寸,與一般書籍開本相同,也是你我熟悉的尺寸。
●內頁以高磅數且具手感「古典輕塗紙」印製,色澤柔和雅緻,呈現日式風格。
●使用牛皮紙為底座襯紙,具簡約文青風格。
●共13張內頁,包括2020整年日期總覽,各月份則包含一面插圖及一面日期記事格。
●各月插圖面列有小字日期方便參考,還有場景圖說,讓你知道本喵在做什麼。
●日期記事格方便書寫,美觀實用兼具。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mzBhra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oskoQ7

 

桌曆單品 喵眼人間:夏目漱石《我是貓》2020插畫曆  https://bit.ly/2mzBhra

 

//商品照片//

9999201910021_b1.jpg

9999201910021_b3.jpg

9999201910021_b5.jpg

9999201910021_b6.jpg

9999201910021_b7.jpg

9999201910021_b10.jpg

 

//書摘//

  本喵是一隻還沒有名字的貓。

  也不記得本喵是在哪裡出生的,只記得是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方呱呱墜地。本喵在那裡第一次遇見人類,後來聽說本喵遇見的叫作學生,還是人類中最凶惡的種族,據說那些學生常把我們煮來吃掉。不過當時本喵還不懂事,也就沒有特別害怕。本喵被放在學生的掌中輕輕抬起,只有一陣輕飄飄的感覺。等到本喵在掌中稍微安定下來後,才看清了學生的長相,這就是本喵第一次看到人類這種生物的經過。當時本喵覺得自己真是看到了怪東西,那種感覺本喵至今都還記憶猶新。首先,本該長得毛茸茸的臉龐光溜溜的,簡直像是熱水壺一樣。在那之後本喵也遇過不少貓咪,從來沒見過這麼醜的。而且人類的臉部中央也太突出了,上面的洞口還不時噴出煙霧。那煙霧聞起來很嗆,本喵當真不喜歡。直到最近,本喵終於知道那是人類在抽的香菸。

  本喵在學生的掌中舒服地待了一會,過沒多久感受到一股飛快移動的力道。本喵只感到頭昏眼花、胸悶煩噁,分不清到底是學生在移動,還是本喵自己在移動。就在本喵以為自己快要撐不下去時,聽到了某種沉重的聲響,震得本喵眼冒金星。到這個階段為止本喵都還有印象,再來發生的事情就實在想不起來了。

  待本喵再次回神,已經沒有學生的蹤影了。成群的兄弟姊妹不見蹤影,連最重要的媽咪都不知去向了。另外那裡跟本喵之前待的地方不同,四周看起來非常明亮,亮到本喵幾乎睜不開眼睛。察覺事有蹊蹺的本喵,四處爬動想確認狀況,結果身體痛得要死。原來本喵從乾草堆上,被拋到竹林裡了。

  本喵好不容易爬出竹林,前方有個大水池。本喵坐在池子前面,思忖如何是好。可惜本喵也沒有什麼見識,只想到在原地哭一會,看那個學生會不會回來接本喵。本喵試著叫了幾聲,誰也沒來。輕風吹過水池邊上,眼看著太陽就要下山了,本喵的肚子好餓,想哭也哭不出來。無奈之下,本喵決定爬到有食物的地方,有得吃就好。本喵朝池子的左側緩緩繞行,爬得甚是吃力。本喵忍著痛苦勉強爬下去,總算到了有人煙的地方。本喵鑽進竹籬笆的破洞,潛入某座宅院裡,心想進到裡面總有活路才對。緣分是很不可思議的,如果這竹籬笆沒有破洞,本喵大概就餓死路邊了吧。所以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這話說得真是不錯。時至今日,這個破洞也是本喵拜訪隔壁三花喵的路徑。潛入了宅子裡,本喵卻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不久後天色轉暗,饑寒交迫又碰上老天下雨,情況已不容本喵猶豫了。逼不得已,本喵只好盡量往明亮溫暖的地方爬去。現在回想起來,本喵當時已經進到這戶人家的腹地裡了吧。這下子,本喵又有機會碰上其他的人類了。首先本喵遇到張羅伙食的幫傭,幫傭比之前的學生更加粗暴,一見到本喵就拎起本喵的後頸,將本喵丟到外面去。本喵心知自己沒救了,決定閉上眼睛聽天由命。但本喵怎麼也忍受不了饑寒之苦,便趁幫傭不注意的時候爬進廚房裡。沒多久功夫,本喵又被丟出去了。這樣一丟一爬重複了四、五次,本喵還記得很清楚。本喵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討厭幫傭這種生物,前些日子本喵偷了幫傭的秋刀魚,才解了胸中一口惡氣。就在幫傭打算再次攆走本喵時,這一家的主人跑來查看廚房究竟在吵什麼。幫傭拎著本喵對主人抱怨,這隻流浪小貓怎麼趕也趕不走,真傷透腦筋是也。主人捻著鼻子下方的黑毛,盯著本喵好一會,最後主人同意本喵留下來,說完就走進家中了。主人看上去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幫傭一臉不甘願地把本喵丟進廚房。就這樣,本喵終於讓這個地方成為自己的安身之所了。

  本喵鮮少有見到主人的機會,主人的職業好像是教師。主人從學校回到家就躲進書房裡幾乎不肯出來,家裡的人還以為主人很好學,主人也表現得一副很好學的模樣。實際上主人並非大家想像中的好學之士,有時候本喵跑去偷看書房,發現主人經常在裡面睡午覺,讀到一半的書本上還沾有主人的口水。主人胃腸不好,皮膚呈淡黃色,是缺乏彈性和活力的徵兆。然而他的食量很大,每次暴飲暴食後就得服用胃腸藥,服完藥物就打開書本,看沒幾頁又開始打盹,把口水都滴到書本上,儼然是他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了。儘管本喵只是一隻小貓,卻也有自己的見解,教師真是有夠輕鬆的職業,下次投胎當人一定要成為教師。整天睡覺的傢伙都能幹了,沒道理貓咪不行啊。可依照主人的說法,沒有什麼職業比當教師更痛苦了,每次他的朋友來訪,他都得抱怨幾句才行。

  本喵剛住進這戶人家時,主人以外的所有人都不太歡迎本喵。不管走到哪裡都被趕,沒有人要理會本喵,光看本喵到現在都還沒有名字,就知道大家有多不重視本喵了。本喵只好盡量待在收留本喵的主人身旁,說來也實屬無奈。早上主人看報紙時,本喵一定會跑到他大腿上,主人午睡時就爬到他背上。這不是本喵喜歡主人的原故,純粹是沒有人要理會本喵才不得已而為之。後來本喵累積了各種經驗,白天睡在飯桶上,夜晚就睡在暖桌上,天氣好的午後就睡在外廊邊上。不過最舒服的是晚上鑽進小孩子的被窩,跟她們一起睡覺。這一家有兩個小孩,分別是五歲跟三歲,每天晚上她們都到小房間裡,鑽進同一個被窩睡覺。本喵總是尋找她們之間的空隙,努力想辦法鑽進去。要是運氣不好吵醒其中一個小孩,那本喵可就倒大楣了。那些小孩──尤其年紀小的那一個最沒天良了──大半夜的還大呼小叫,嚷嚷著貓咪來了、貓咪來了。接著,那個患有神經性胃炎的主人就會醒來,從隔壁的房間衝進來揍人,前幾天本喵的屁股就被主人拿尺板痛打過一頓。

  本喵跟人類一起生活,越是細心觀察他們,越覺得他們實在任性妄為。尤其那些三不五時跟本喵共寢的小孩子,更是不可理喻。只要她們高興就把你抓起來倒栽蔥,或是在你腦袋上套布袋,被拋來拋去或塞進爐灶裡也是常有的事。而且,本喵要是膽敢反擊,全家人就會一起追殺本喵。之前,本喵稍微用榻榻米磨爪子,女主人就暴跳如雷,決計不讓本喵進入客廳,也不顧本喵在廚房的地板上打寒顫。住在斜對面的白喵深得本喵敬重,每次見面牠就說,人類是最不近人情的生物了。前些日子,白喵生了四隻白白胖胖的小貓咪,不料到了第三天,那一家的學生竟把小貓咪丟到後院的池子裡。白喵哭著描述事發經過,還說我們貓咪一族必須消滅人類,才能安心享受天倫之樂,本喵認為牠說的太有道理了。隔壁的三花喵也很氣憤,牠說人類完全不懂什麼叫所有權。對我們貓族來說,魚頭和烏魚肫都是先找到的人先吃,萬一有人不守規矩,我們也不惜動武。然而,人類似乎沒有這樣的觀念,他們總是搶走我們找到的食物,仗著力氣比我們大,把屬於我們的食物統統搶走。白喵住在軍人家裡,三花喵的主人則是律師。由於本喵住在教師家裡,對於這些事情反倒比其他兩喵樂觀。反正日子過得下去就好,畢竟人類的好日子也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本喵就耐心等待貓咪一族時來運轉吧。

  說到任性,本喵想起了一件事情。就來談談本喵的主人,因為任性招致失敗的經驗吧。這個主人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但他凡事都想插上一腳。好比寫下俳句投稿到杜鵑雜誌社,或是創作新體詩投稿到明星雜誌社,不然就是寫一堆錯誤百出的英文;有時候醉心於弓道或謠曲,有時候又忙著拉小提琴。可憐的是他沒有一樣學得精,明明胃腸不好又不肯放棄。主人常在廁所裡詠唱謠曲,還被鄰居取了一個廁所大師的稱號。他本人倒是一點也不在意,繼續唱著跟平宗盛有關的謠曲,大家笑他根本是宗盛再世。也不知道主人腦子裡在想什麼,本喵住下來大約過了一個月左右,某天主人在發薪日提著一大包東西,匆匆忙忙地趕回來了。本喵正好奇他買什麼回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水彩顏料和畫筆,以及一種名為惠特曼的水彩紙。看來主人打算從今天開始專心學畫,不再搞什麼俳句或謠曲了。接下來有好一陣子,他每天都在書房裡畫畫,連午睡都省下來了。可是他畫出來的作品,誰也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玩意。他本人也自知畫得不好,有一天他那通曉美學的好友前來拜訪,本喵聽到他們說了下面的對話:

  「我怎麼都畫不好啊,看別人畫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自己拿筆來畫才知道困難。」這段話是主人的感想,說的也確實懇切。

  戴著金邊眼鏡的好友凝視主人的臉說:「沒有人一開始就很厲害的啦,你整天關在房裡靠想像作畫,怎麼可能畫得好呢。以前義大利的繪畫名家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說過,想學畫就描繪自然之物吧。天上有星辰,地面有玉露,寰宇之間不乏飛禽走獸,池中亦有金魚可賞,就連枯木上都有寒鴉,自然本身就是一幅壯闊的活繪畫。你想畫出像樣的作品,何不試試寫生呢?」

  「是喔,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說過這番話啊,我都不知道呢。原來如此,這番話說的太有道理了。」主人誠心感佩,絲毫沒察覺對方眼中的嘲笑之意。

  隔天,本喵又到外廊邊上舒服地睡午覺,主人難得跑出書房,不曉得在本喵背後搞什麼東西。被吵醒的本喵撐起眼皮一瞧,發現他正在奉行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的教誨。看到主人這副德性,本喵不禁笑了。主人被他的朋友調侃後,第一件事竟然是拿本喵來寫生。本喵已經睡飽了,好想伸一個懶腰,但一想到主人熱心揮毫,本喵又不忍心亂動,只好勉強忍耐下去。

  主人已經畫好本喵的輪廓,開始著手上色。本喵必須承認,以一隻貓咪來說本喵絕非上乘,體型、毛色、五官也不比其他貓咪強。問題是本喵長得再怎麼不濟,也絕不是主人畫的這副奇形怪狀。首先顏色根本不一樣,本喵跟波斯貓一樣有著淺灰帶黃的皮膚,上面還有類似漆痕的斑紋,這在任何人眼中都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結果主人現在畫的既不是黃色也不是黑色,連灰色或褐色都不是,更不是這些色彩交雜的顏色。除了說那是一種顏色以外,本喵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方式了。最不可思議的是,畫上的本喵沒有眼睛,當然他是在畫本喵睡覺的樣子,沒畫眼睛也不能怪他。只是連個類似眼睛的部位都沒有,本喵看不出來他是在畫一隻瞎貓還是睡貓。

  本喵暗自尋思,這樣的畫技讓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來指導也沒救吧。不過他的熱忱令人敬佩,本喵也想盡量保持不動,但從剛才本喵就很想小便,身上的肌肉也奇癢難耐,本喵實在憋不下去了,只好失禮地伸出前腳,以壓低腦袋的動作伸了一個大懶腰。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繼續保持不動也沒意義了,主人的預定都被本喵打亂了,乾脆再到沒人的地方解手吧。就在本喵慢慢移動的時候,主人以夾雜憤怒和失望的語氣,在客廳裡痛罵本喵混帳王八蛋。主人不懂其他的髒話,也難怪每次罵人都是這一句,可他也不想想本喵忍得這麼辛苦,就這樣亂罵人家混帳王八蛋,未免也太沒有禮貌了。平常本喵爬到他背上時,他要是給本喵好臉色看的話,本喵還願意給他罵一下,偏偏他從未給本喵方便,還怪人家尿急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人類本來就是一種仗勢欺人的生物,如果沒有比人類更蠻橫的東西出來欺負他們,真不知道他們會囂張到什麼地步呢!

  這點程度的任性,本喵還有辦法容忍。可是關於人類道德有虧的問題,本喵還聽過更令人難過的消息。

  本喵家的後方有個十坪左右的茶園,面積稱不上太大,卻是一個很適合曬太陽的舒適場所。家中的小孩吵到本喵沒辦法睡覺的時候,或是本喵太過無所事事,消化不良的時候,就習慣到那裡好好休養休養。在一個初冬的和煦日子,約莫下午兩點左右,本喵吃完午餐酣睡過後,打算前往茶園散步運動。本喵嗅著一根一根茶樹,來到西邊的杉木圍籬旁,有一隻大貓在枯菊上睡得不省人事。牠發出巨大的鼾聲,攤著身子呼呼大睡,似乎沒發現本喵走近,連一點戒心也沒有。本喵被牠的膽大包天嚇到了,偷跑到別人家庭園還敢睡得如此安穩。牠是一隻純黑色的貓咪,略過正午的斜陽在牠的皮膚灑上透明的光芒,閃亮的柔軟皮毛彷彿燃燒著看不見的火焰,牠魁偉的體格堪稱貓中之王,絕對比本喵大上一倍。本喵懷著讚歎和好奇心,渾然忘我地站在牠面前凝神觀察。靜謐的初冬微風,輕撫著杉木圍籬上冒出的梧桐枝頭,抖落兩、三片樹葉掉到枯菊上。貓咪大王猛然睜開渾圓的雙眼,本喵到現在都還記得,牠的眼睛比人類珍視的琥珀還要美麗耀眼。那隻大貓一動也不動,眼眸深處的銳利光芒集中在本喵小小的額頭上,牠質問本喵究竟是什麼玩意。

  以一個貓咪大王來說,牠的遣詞用字不太高雅;但牠的聲音帶著連狗都會害怕的魄力,本喵多少有點恐懼。可是不打招呼又有危險,本喵只能裝出平靜的模樣,淡淡地說:「本喵是一隻還沒有名字的貓。」

  當時本喵的心跳比常更劇烈,牠用一種輕蔑的語氣說:「什麼?你是貓?別說笑了,你住在哪裡啊?」牠也太目中無人了。

  「本喵住在這個教師的家裡。」

  「我就知道,瞧你瘦巴巴的樣子。」不愧是貓咪大王,氣焰當真張狂。聽牠說話的口吻,怎麼都不像良家好貓,端看那肥碩的身材,想必伙食不錯,日子也過得挺好。

  本喵反問牠:「那你又是誰啊?」

  牠傲然回答:「我是車夫家的黑仔。」

  說到車夫家的黑仔,是這一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粗野貓咪,車夫家出身的貓咪身強力壯,卻缺乏教養,所以大家都敬而遠之,沒有人想跟牠作伴。本喵聽到這個名號不僅替牠臉紅,也產生一股輕蔑之意。本喵決定先試試牠到底有多沒學養。

  「不知道教師跟車夫誰比較了不起喔?」

  「想也知道是車夫比較強囉,看看你們家的主人,跟個皮包骨似的。」

  「你是車夫家的貓咪,看起來也很厲害呢。待在車夫家裡,想必吃得不錯是吧。」

  「我走到哪個地方都不愁吃的,你小子也不要整天在這跑來跑去了,稍微跟在我後頭見識一下吧,包你不到一個月就胖到判若兩貓。」

  「改天再勞你指點了,是說教師住的房子比車夫大不是嗎?」

  「傻蛋,房子大能當飯吃嗎?」

  牠好像不大高興的樣子,抖了抖竹葉一般的尖耳朵,便起身離開了。經過這次碰面,本喵和車夫家的黑仔成為了好朋友。

  後來本喵常常遇到黑仔,每次他都擺出車夫家盛氣凌人的姿態,剛才本喵說人類道德有虧一事,也是從黑仔口中聽來的。

  有一天,本喵和黑仔照樣躺在溫暖的茶園中閒聊。黑仔又開始老掉牙的自吹自擂了,還講得一副很新奇的樣子。牠說完以後問了本喵一個問題:「你小子抓過幾隻老鼠啊?」

  本喵自知頭腦比黑仔發達,力量和勇氣就自愧不如了,因此聽到這個問題,本喵蠻尷尬的。但弱小畢竟是事實,說謊可不是什麼好事,本喵照實說:「其實本喵也想抓,無奈一隻都還沒抓到。」

  黑仔抖動鼻頭上長長的鬍鬚,笑得非常開懷。黑仔是一隻光會吹牛,卻沒什麼心眼的貓咪,只要發出讚嘆的聲音專心聆聽,裝出佩服牠的態度,就能輕易糊弄牠了。本喵跟牠相交後,很快就掌握了這個訣竅。本喵明白在這種情況下替自己辯解,純粹是讓形勢更加難堪罷了,不如讓牠炫耀自己的功績來轉移話題。本喵佯裝低姿態慫恿牠:「你這麼大歲數了,一定抓過很多老鼠吧?」果不其然,黑仔上當了。

  「也沒什麼啦,就抓過三、四十隻而已。」牠顯得很得意,接著又說:「我單槍匹馬也能隨時抓到一、兩百隻老鼠,但我說什麼也不想對付鼬鼠。以前我抓過鼬鼠,吃了很大的苦頭啊。」

  「是喔。」本喵隨口附和一句,黑仔眨了眨大眼睛說。

  「去年大掃除的時候,我家主人拿著石灰袋鑽到地板底下,碰到一隻很大的鼬鼠,那隻鼬鼠嚇了一跳直接衝出來。」

  「真的喔。」本喵表現出很佩服的態度。

  「說是鼬鼠,也只比其他老鼠大上一點,我氣得追上前去,把牠趕到水溝裡面。」

  「真了不起呢。」本喵可沒忘了喝采。

  「就在我快要抓到牠的時候,牠放了一個臭屁,臭到令人受不了,後來我看到鼬鼠就噁心。」說到這裡,牠抬起前腳蹭了鼻頭兩、三次,彷彿去年的臭味至今還揮之不去似的。

  本喵多少有些同情牠,決定替牠加油打氣:「不過老鼠遇到你就倒大楣了吧,像你這樣的捕鼠高手,一定是吃了很多老鼠,才會有壯碩的身材和豔麗的毛色吧。」本喵提出這個問題是想討黑仔歡心,不料卻換來了一個相悖的反應,牠大嘆一口氣說。

  「一想到就有氣,我抓到再多的老鼠也沒用──這世上沒有比人類更過分的生物了。人類把我抓的老鼠統統搶走,還拿去交給警察。警察也不問是誰抓的,反正每抓到一隻就給五分錢的報酬。多虧有我,我們家主人足足賺了一元又五角,可他從沒賞我什麼好吃的,人類說穿了就是會裝模作樣的小偷啦。」缺乏學養的黑仔似乎也懂這些道理,牠氣到背後的毛都豎起來了。本喵聽了也不太舒坦,就隨意顧左右而言他,回到自己的家中了。從那以後本喵下定決心死也不抓老鼠,本喵也沒有當上黑仔的小弟,去抓老鼠以外的其他獵物。睡覺比抓東西吃輕鬆多了,看來在教師家待久了,貓咪也會受到教師的潛移默化。搞不好不久將來胃腸也會變虛弱呢,得小心提防才行。

  說到教師,本喵的主人最近也領悟自己是學不成水彩畫了。他在十二月一日的日記裡寫下了這麼一段話:

  今天我認識了一個叫○○的傢伙,據說他是個生活放蕩之人。確實,他身上散發一種很風雅的氣息,女人都喜歡那樣的傢伙。所以與其說他生活放蕩,不如說他天性如此,沒有其他選擇吧。他的妻子好像是藝妓,實在太令人羨慕了。會歧視放蕩之人者,多半都沒有放蕩的資格。以放蕩之人自居者人之中,沒有放蕩資格的也不在少數。這些人沒有放蕩本性,卻勉強為之。下場就跟我學水彩畫一樣,永遠無法精通。然而,他們卻以為自己很有深度。如果說去高級餐廳或茶室消費就叫風雅,那我也算是了不起的水彩畫家了。

  依我那點程度的畫技,乾脆不要畫還比較好。同理,鄉下來的俗人遠比附庸風雅的笨蛋要來得好多了。

  主人的風雅理論恕本喵難以認同,況且身為一介教師,也不該羨慕人家的妻子是藝妓,這種想法太低級了。好在他對自己的水彩畫倒是有精確的評價,明明他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卻總改不了自戀的缺點。隔了兩天,十二月四日的日記裡寫下了這樣的話: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放棄了水彩畫,把水彩畫扔在一旁。不料有人把我丟掉的水彩畫,用一個漂亮的框裱起來,掛在牆上欣賞呢。既然會被裱框掛起來,代表我的畫技突飛猛進了,真是令人開心啊。我獨自欣賞圖畫,對自己讚許有加。待我天亮醒來,畫技差勁的事實也隨著旭日東升而逐漸明朗。

  主人連在夢裡都對水彩畫戀戀不捨。這種人別說要當上水彩畫家了,恐怕是連風雅之人都當不上了。

  主人夢到水彩畫的隔天,那個戴金邊眼鏡的美學家,闊別多日又來拜訪主人了。他一坐下來就問:「你的畫學得如何啊?」

  主人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說:「我聽你的忠告努力練習寫生了,實際嘗試過後,我才注意到自己過去疏忽的物體形狀,以及顏色的細膩變化。西洋美術自古講究寫生,才有今日的發達成就吧。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當真有見識。」主人絲毫沒有提到日記的內容,只管佩服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

  美學家笑著抓抓頭說:「其實那是我唬你的啦。」

  「唬我的?」主人還沒發現自己被騙了。

  「你很佩服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是吧,那段話是我捏造的,沒想到你還真的信了,啊哈哈哈哈。」美學家樂不可支。本喵在外廊聆聽他們的對話,不禁想像主人會在今天的日記裡寫什麼。像這樣胡說八道捉弄人,是這美學家唯一的樂趣。他絲毫不理會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一事對主人的心情有多大的影響,還喜孜孜地說出下面這番話。

  「唉呀,有時候我開開玩笑別人就認真了,挑動這種滑稽的美感也別有樂趣啊。之前我跟一個學生說,尼古拉斯.尼克貝曾經建議愛德華.吉朋,把他畢生的巨作法國革命史改用英文撰寫。那學生就是一個記憶力好的死腦筋,竟然在日本文學會的演說上,認真說出我剛才胡謅的鬼話,這還不滑稽嗎?豈知在場的百來位聽眾,大家都很專心聽他演講。還有一件趣事說給你聽,前陣子在某個文學家出席的宴會上,有人談到哈里森的歷史小說狄奧法諾,我說那是歷史小說的翹楚,尤其女主角死去的橋段最動人心魄了。坐在我對面那一個號稱無所不知的大師,還同意我說的對呢。他那樣一說,我就知道他跟我一樣沒看過那部小說了。」

  患有神經性胃炎的主人嚇得睜大眼睛說:「你這麼胡說八道,萬一被拆穿了怎麼辦?」主人似乎不在乎對方騙人,他只怕被拆穿後果不堪設想。

  美學家也不在意,還笑嘻嘻地說:「到時候說不小心跟其他書本搞錯就行啦。」別看這傢伙戴著斯文的金邊眼鏡,他的本質跟車夫家的黑仔有相似之處。主人默默吐了一口煙圈,用表情告訴好友自己可沒那個膽量。美學家的眼神像在說:難怪主人連畫畫也學不成。之後美學家又說:「撇開玩笑話不談,繪畫確實是一門困難的學問。相傳李奧納多.達文西曾要求門人描繪寺院牆上的污痕。想想也有道理,例如我們進入廁所中仔細觀察漏水的牆面,就會發現牆上自然形成一幅美麗的紋樣。你就用心寫生吧,相信一定會畫出有趣的東西。」

  「你又在唬我吧?」

  「不不,這是千真萬確的喔,這種異想天開的說法,也很像達文西會講的話對吧?」

  「原來如此,是滿異想天開的沒錯。」主人說不過好友,也快舉白旗投降了,至少他還不打算到廁所裡寫生。

  車夫家的黑仔後來跛腳了,亮麗的皮毛也逐漸黯淡脫落,在本喵眼中比琥珀更加華美的雙目,也積滿了眼翳。最引起本喵注意到的,是牠失去了活力和肥碩的體格。本喵在茶園最後一次碰到牠時,問牠最近過得怎麼樣,牠說:「我受夠鼬鼠的臭屁和魚販的扁擔了。」

  在赤松之間點綴兩、三抹嫣紅的紅葉,如同逝去的夢境一般零落消散,在石造水砵附近爭奇鬥艷的紅白山茶花也悉數凋零了。冬天的日照時間較短,六公尺左右的南面外廊幾乎天天吹著寒風,本喵午睡的時間似乎也變短了。

  主人每天去學校教書,一回家就躲進書房裡,遇到好友來訪就抱怨教師待遇不好。主人已經不太畫水彩了,他說胃腸藥沒效果,也不肯服用了。家裡的小孩倒是很勤勉,每天都到幼兒園上學。放學回來就唱唱歌、踢踢皮球,或抓住本喵的尾巴,把本喵拎起來玩。

  本喵沒吃到什麼好料的,身材也沒有變得特別胖。幸虧本喵身體健康、四肢健全,日子還算過得去。本喵死也不抓老鼠,幫傭一樣不得本喵歡心。這家人都還沒替本喵取個名字,但本喵也不打算要求太多,這輩子就在教師家當一隻無名小貓終老吧。

文章標籤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