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佳人1_正封.jpg

清秀佳人1:綠色屋頂之家的安【經典新裝版】

Anne of Green Gables

露西.蒙哥瑪麗(L. M. Montgomery)◎著
黃素慧 ◎譯

【類別】:世界文學/經典作品 
【出版日】:西元2021年1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36頁/定價280元
【ISBN】:9789861785707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vyvkk83k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525937vs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ruw8bu58

 

安,一個滿臉雀斑、熱愛幻想的的紅髮女孩
陰錯陽差地擁有了最渴望的家人,溫馨的故事就此展開,
她將昂首闊步,盡力感受生命的可愛與美好。


「蒙哥瑪麗創造最甜蜜的孩童生活。」——馬克吐溫

高畑勳、宮崎駿動畫名作《紅髮安妮》故事原型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1985年經典影集《清秀佳人》原著
●NHK 2014年晨間劇《花子與安妮》發想源頭
好讀出版《清秀佳人系列》經典新裝,全套六冊陸續出版中

綠色屋頂之家的安
未婚的卡伯特兄妹想領養一個男孩,孰知傳達上的錯誤,竟讓男孩變成了女孩。看見哥哥馬修帶著大大眼睛、滿臉雀斑的女孩入門,在家等候一下午的瑪麗拉訝異極了!面對這個滿腦子不尋常幻想的紅髮女孩,除了頭痛還是頭痛,可是在她內心深處,已逐漸對安產生了憐愛之情。

平時沉默寡言的馬修,對於不時發表長篇大論的安,更有一股溢於言表的疼惜。卡伯特兄妹平淡生活自此泛起陣陣漣漪,隨著安的異想世界迎來高潮起伏!乍到新環境,面對新家人、新朋友,率直的安將為淳樸小鎮艾凡里帶來什麼樣的驚奇呢?

露西.蒙哥瑪麗風靡全世界之作,最膾炙人口的女孩成長史,且帶讀者同遊風和日麗的愛德華王子島,共譜此篇歡笑與淚水並存的溫暖樂章。

佳句節選
「你只是綠色屋頂之家的安。」安自言自語道,「不論怎麼幻想成蔻蒂莉亞侯爵夫人,到頭來還是這張臉。不過,綠色屋頂之家的安總比無家可歸的安要好多了。」

「我簡直被當成了一個成年人!啊,長大的滋味太美好了,我真盼望自己快些長大。」

「步入成人階段必須考慮、決定的事情很多,總要反覆考慮什麼才是正確的,眞傷腦筋呀。人長大後是不是都活得很累呀?」

「我不想成為我以外的任何人,一輩子也不想靠鑽石得到安慰。我只要用珍珠串成的項鍊,這對綠色屋頂之家的安來說就是最大的滿足。

「畢竟,不論何時,前方道路也不總是筆直、平坦的。」

 

//作者簡介//

露西.蒙哥瑪麗(Lucy Maud Montgomery, 1874-1942

蒙哥瑪麗出生於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的克里夫登,從小就十分擅長編說故事。十五歲那年,她的詩作成功在報上刊登發表,成年後展開教書生涯。

1904年春天,一時突來的靈感激發,促使蒙哥瑪麗花費兩年時間創作出小說《綠色屋頂之家的安》(Anne of Green Gables);在不斷辛苦奔走的堅持下,1917年終獲出版社點頭出版「清秀佳人」系列書籍,漸受世人矚目,加拿大政府更將書中景點指定為國家公園。1940年蒙哥瑪麗健康狀況惡化,兩年後病逝葬於愛德華王子島上。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vyvkk83k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525937vs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ruw8bu58

 

//內頁參考//

9789861785707_b3.jpg9789861785707_b2.jpg

 

//目錄//

章 林德夫人的疑惑
章 驚訝的馬修
章 瑪麗拉大吃一驚
章 綠色屋頂之家的早晨
章 安的身世
章 瑪麗拉的決定
章 祈禱
章 安的宗教啟蒙
章 目瞪口呆的林德夫人
10 章 道歉
11 章 主日學校
12 章 嚴肅的誓約
13 章 期待的喜悅
14 章 安的供認
15 章 校園風波
16 章 醉酒事件
17 章 新生活的開始
18 章 危難之際顯身手
19 章 音樂會後的小插曲
20 章 想像力的捉弄
21 章 弄巧成拙
22 章 作客牧師館
23 章 危險遊戲
24 章 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
25 章 聖誕禮物
26 章 組織故事社
27 章 虛榮心的報應
28 章 倒楣的白百合少女
29 章 難忘的一件事
30 章 目標——皇后學院
31 章 大川和小河的交匯處
32 章 金榜題名
33 章 大飯店裡的音樂會
34 章 皇后學院的女學生
35 章 皇后學院的冬天
36 章 光榮與夢想
37 章 死神降臨
38 章 道路彎彎
延伸閱讀:蒙哥瑪麗生平介紹

 

//書摘//

第一章

  在艾凡里中,一個長滿了樺樹和野生花草的小窪地那兒,住著瑞雪.林德一家。再進去點是卡伯特家的老農場,在農場後頭有片樹林,從樹林裡蜿蜒出一條小河,而小河就從瑞雪.林德居住的這片小窪地上穿流而過。

  在小河的上游,水流淙淙且湍急,順著地勢攀附而下,在樹林中奔馳交匯,幻化出許多村民們有所不知的深淵及小瀑布。但無論它再如何地飛騰活躍,一旦流至林德家前,早已蛻變成一條涓涓靜流。

  小河會如此乖順,也許是因爲它從瑞雪.林德的家前經過的關係。小河總是安安靜靜,不敢吵鬧;瑞雪.林德經常坐在窗前,隔著窗子監看外頭的世界,從小河到孩子,無論是什麼,只要她看得到,肯定一個也不錯失。若是看到哪些稀奇古怪的事物,一定會堅持不懈地守著,不弄明白就不罷休,她這脾氣大概連小河也都知曉透徹了吧!

  在艾凡里村子裡,村人們大都具有熱心助人的好心腸。而林德夫人不僅擁有如此美德,她對自身事務也是打理得相當俐落。拿家務事來說吧!對她而言可說是得心應手,條理分明,乾淨俐落。這樣就算了!她還領導著裁縫小組協助學校在星期日的工作。另外,她還是教會婦女團體和外國傳道互助會最得力的大將之一啊!

  最最讓人佩服的,就是林德夫人可以坐在廚房的窗前,一連好幾個小時不停歇地縫製棉被,還能抽空抬起視線越過窪地,監視對面那條通往陡峭紅色丘崗上的街道。而她的最高記錄,就是一口氣做了十六床被子。正因爲如此,林德夫人在艾凡里的主婦間贏得了很高的名望。

  艾凡里坐落在一座三角型半島上,三面被聖羅倫斯灣所環繞,所以人們出入村子,都得從紅色丘崗上的街道經過。也就是說,不論是誰從那兒走過,都無法躲過林德夫人的那雙厲眼呢!

  在六月初的一個午後,林德夫人又和往常一樣坐在窗前。陽光和煦,金色光芒從窗外灑進來,讓屋內顯得特別明亮。在林德家下面的斜坡上,果園裡盛放著淺粉色花朵,伴隨嗡嗡的振翅聲,蜜蜂成群結隊地在花叢中飛舞。托馬斯.林德是一個身材矮小、老實忠厚的男人(艾凡里的人們都稱他「瑞雪.林德的老爺」),他正在倉庫對面的丘崗上撒著晚播的蕪菁種子。

  在那片對稱的青綠色斜屋頂那兒,靠近河岸寬闊的紅土地上,瑞雪.林德猜想,此時此刻,馬修.卡伯特也一定做著和托馬斯.林德一樣的工作吧。在前一天傍晚,她曾聽見馬修在卡摩地的威廉.布萊亞店裡對彼得.摩利森說,他要在第二天午後種些蕪菁。馬修.卡伯特這人向來不與人主動攀談,毋庸置疑,這當然是馬修.卡伯特回答彼得的問話了。

  下午三點半,正是忙碌的時候,但是馬修卻悠閒地駕著馬車經過窪地,越過山丘。他穿著正式襯衫,打了個白色領結,一副要出遠門的打扮。肯定是有什麼事要離開,究竟馬修要去哪裡?要做什麼呢?

  如果換成別人,林德夫人只要轉一下腦筋,便可猜出答案了。但馬修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得辦,所以才會出門。馬修這個人性格內向、怕生,不喜歡需要說話的場合。所以,林德夫人覺得他今天特地穿戴整齊,趕著馬車出遠門,簡直像太陽打西邊出來一樣稀奇了。

  林德夫人絞盡腦汁,卻怎麼也想不通。午後至今好不容易轉好的情緒,頓時又變得一團糟。

  「喝完茶,我一定要到綠色屋頂之家走一趟。看來,要弄清楚這件事,非得去問問瑪麗拉不可了。」這個能幹的女人在心中堅定地點點頭。「通常馬修不會在此時到鎭上去拜訪人家。但如果是蕪菁種子不夠的話,又何必刻意打扮、穿著正式地駕著馬車去買呢?若是去請醫生,又顯得太悠閒、太輕鬆了,所以一定是昨晩到今天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我竟然一點兒也不知道。不把事情原委弄清楚,我是一刻也不安穩啊!」

  就爲了這件事,下午喝完茶,林德夫人便急忙出門了。這裡離卡伯特兄妹所住的綠色屋頂之家並不遠。那幢掩映在一大片果樹園中的房子,離林德家的窪地僅有四分之一英里。因爲房舍遠離街道,於是必須開闢長長的小路直通屋門。

  馬修.卡伯特的父親是個比兒子還要靦腆內向的老實人。當年開墾這個農場時,本想隱居在樹林裡,後來,才終於選擇了這塊遠離鄰居的地方,建造屬於自己的家。綠色屋頂之家位於開墾區最邊緣的地方,從艾凡里那些鱗次櫛比的住宅區街道遠眺,甚至根本望不到它,套用瑞雪.林德的話,住在這種地方,根本算不上是生活。

  「唉,住在這種地方只能算是活著吧,眞是的。」林德夫人沿著不平坦的薔薇小徑,邊走邊犯嘀咕,「這樣閉門不出,馬修和瑪麗拉非變成怪人不可,樹再多,也不能和人聊天呀。沒錯,這兒的樹是不少,可我看還是人比樹強。這兩個人雖然對生活很滿足,但這只不過是習慣罷了,就像是脖子被勒住卻仍不在乎的愛爾蘭人。人眞是了不起,什麼都能適應!」

  一邊嘟噥著,林德夫人已經走進綠色屋頂之家的後院。蔥綠的院子打理得整整齊齊,兩旁栽種了柳樹和筆直的白楊,地上乾淨得連一塊碎石或樹枝都找不到。如果有,也逃不過林德夫人那一雙銳利的眼。她猜測瑪麗拉應該經常整理院子,所以即使要把飯菜擺在地上吃,也不會吃到一粒砂子的。

  林德夫人敲了下廚房的門,隨著一聲「請進」走了進去。綠色屋頂之家的廚房潔淨如新,與嶄新的客廳一般,讓人有一種冷漠疏遠的感覺。若不是弄得這麼整潔,或許會是一處感覺更加溫馨的所在。房子的東、西兩側都有窗戶,六月溫暖的陽光,從西面朝後院的窗子透射進來。常春藤爬滿了東面的窗戶,櫻桃樹的白花在左側果園裡盛開,樺樹葉在小河旁的窪地上隨風擺盪。

  勤快的瑪麗拉喜歡坐在爬滿常春藤的窗邊曬太陽。果然,瑪麗拉今天依舊坐在那裡,沐浴在夕陽下做編織,桌子上擺著早已準備好的點心。

  林德夫人隨手關門時看了桌子一眼,見上面放了三個碟子。顯然,是馬修要帶什麼人回來。不過,碟子裡裝的都是些普通點心,有蜜餞、野生蘋果和一些小糕點,看來應該不是什麼特別的客人。但馬修正式的服裝和馬車又要怎麼解釋呢?一向安靜但不神祕的綠色屋頂之家,到底是怎麼了?瑞雪.林德不解地轉動眼珠。

  「日安,瑞雪。」瑪麗拉愉快地打招呼,「這是個愉快的午後,不是嗎?你的家人都好嗎?」

  瑪麗拉和瑞雪是兩種不同類型的人,也許正因爲性格相反,反而處得來,兩人從很早以前就保持著一種近似友情的關係。

  高瘦的瑪麗拉將滿頭華髮絡成一個髮髻,用兩根髮夾別在腦後,顯得保守古板。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幸虧嘴邊的那幾分幽默表情,才總算挽救了她。

  「托你的福,謝謝。」林德夫人說道,「說起來,我也挺關心你們家的。剛才我瞧見馬修出門了,是不是誰病了要請醫生呀?」

  瑪麗拉的嘴角不自覺抽動一下,心想瑞雪果眞來了。「沒有,我身體一直很好,只是昨天有點兒頭痛。」瑪麗拉說道,「馬修今天是去光河車站。我們打算從新斯科細亞的孤兒院裡領養一個男孩,他搭乘的火車傍晚就會到達。」

  即使聽到馬修要迎接來自澳洲的袋鼠都不會令林德夫人感到驚訝,但此刻,她呆愣在那裡,半天都說不出話,連瑪麗拉在盯著她,她都沒覺察,滿心只想著這個大新聞。

  「是眞的嗎?瑪麗拉。」林德夫人剛回過神便急忙追問。

  「當然是眞的。」瑪麗拉回答,「只不過是從新斯科細亞的孤兒院領養一個男孩兒罷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這不就和每年在農場裡耕耘勞動一樣普通嗎?」

  林德夫人非常驚訝,腦海中湧現出的話,全都加上了驚嘆號。男孩兒!而且是瑪麗拉和馬修兄妹要領養男孩!從孤兒院領養!她心裡暗想:這個世界完全顛倒過來了!不知道今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可要先有心理準備呀!唉,眞是的!

  「你們倆怎麼會突然要這樣做呢?」林德夫人責備道。她心想:瑪麗拉兄妹倆也不同自己商量一下,隨便就決定要領養孤兒,自己責備他們也是理所應當的。

  「怎麼會是突然呢?我們可是從很早以前就在考慮這件事了,嚴格算來應該是在冬季時。聖誕節前幾天,亞歷山大.史賓瑟的妻子來我們家作客,曾說過春天時要從霍普頓的孤兒院領養一個女孩兒的事,她去過那裡很多次了,還在那裡住過,所以非常熟悉孤兒院裡的事。

  「從那以後,我和馬修商量了好幾次,想領養一個男孩兒。馬修已經六十歲了,身體不若以前強健,心臟也不太好。這年頭,想僱到一個好工人是很難的啊。好不容易找到幾個不算熟練的毛頭小子,可誰知等他們熟悉工作後,卻都甩手不幹了,不是去罐頭工廠,就是跑到美國去。

  「一開始,馬修主張從英國的孤兒院領養一個,但我很反對,可他卻說英國也有好孩子呀,不能完全否決他們,如果倫敦的流浪兒有好的,他就領養一個。不過,要說領養孩子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都讓人放不下心,至少加拿大出生的孤兒,性情摸得透,晚上又能讓人安心睡覺。

  「所以我們決定請史賓瑟夫人領養女孩時,也幫我們物色一個,希望找一個十歲左右、頭腦聰明,較合適的男孩。年齡不符合也沒關係,只要可以馬上做一些簡單的工作和接受教育就行。我們打算好好培養他,送他上學。

  「而今天呢,郵差就送來了史賓瑟夫人發的電報,說那孩子搭今天下午五點半的火車到光河車站,所以,馬修要去接他,而史賓瑟夫人就從那兒回去白沙鎭車站。」

  林德夫人一向是心直口快的。好不容易弄清楚事情原委,她便直截了當、毫不客氣地說:「瑪麗拉,說實話,我認爲這件事太危險了。你根本不知道史賓瑟夫人會帶來什麼樣的孩子,就這樣把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孩接到這裡來。但凡他的性格、父母、成長過程,你們一概不知呀!就說上星期報紙還登過一則新聞吧,有一對夫婦從孤兒院領養來一個男孩,可是那孩子!竟在午夜蓄意縱火!天哪!他們夫婦倆差一點就在睡夢中被燒死!還有啊,凡是領養的孩子都有喝生雞蛋的陋習,怎麼也改不掉。你們要是和我商量一下……唉,雖然沒商量,但我仍要堅決制止這件事!」

  聽完瑞雪這番話,瑪麗拉不爲所動,手上仍在繼續打毛線。

  「瑞雪,你說的也有道理,我並不是事事都放心,可馬修無論如何也要領養,爲了這件事,他整天心事重重的。看見他那難受的樣子,我只好讓步了。而且,世上有什麼事沒有危險呢?要這麼說,那連自己親生的孩子也有危險了,不見得每個孩子都有受過教育的。」

  「希望如此。」林德夫人以懷疑的口吻說:「誰知道他會不會把綠色屋頂之家燒個精光呢?說不定還會在井裡下毒哩!聽說在新布藍茲維,一個被收養的孤兒就在井裡下毒,害那一家子的人痛苦地死去,而且好像是個女孩子幹的呢!」

  「不過我家不是領養女孩呀。」在瑪麗拉看來,會在井裡下毒,似乎只有女孩做得出來,對男孩子則完全不必擔心。「我們從未想過要領養女孩兒,不知史賓瑟夫人是怎麼想的。像她那種人,一個心血來潮,說不定會把整個孤兒院都接收下來。」

  林德夫人原本打算等到馬修帶孤兒回來後再走,可算算還要等上兩小時。她念頭一轉,與其坐在這兒乾等,還不如到羅伯.貝爾家八卦這件事更有趣。這消息一定會引起一陣騷動的,林德夫人平時就愛四處談論這些八卦,不久便起身告辭了。瑪麗拉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然而回想林德夫人剛才說過的話,一種不安的感覺又悄悄湧上心頭。

  「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林德夫人出了門,一踏上小路就忍不住開口大嘆:「我不是在作夢吧,真是同情那個孩子,唉,馬修和瑪麗拉對養育孩子一無所知,那個孩子是否需要他們也値得懷疑。就憑這兩個人,孩子將來是不會有什麼出息的!一想到綠色屋頂之家裡住著一個小孩子,那有多麼糟糕啊!他們家蓋房子時,馬修和瑪麗拉都長大了,讓人怎麼也想像不出他們倆也曾有過童年,簡直讓人無法相信孩子在他們的教育下會改過向善。眞是可憐哪!」

  好心的林德夫人對薔薇如此訴說。如果她看見正在光河車站耐心等待的孩子,一定會更增添她的憐憫之心的。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