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的中國史4_正封.jpg

被消失的中國史4:三國鼎立到混亂分裂

白逸琦◎著

【類別】:中國史
【出版日】:西元2022年6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28頁/定價280元
【ISBN】:9789861785998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wac5j4a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2s36a4ky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57te36mw

 

現在課本已經讀不到的內容,一樁樁動人精彩的故事,就藏在這些被消失的中國史中。

以魏、蜀、吳天下三分,南北朝兵禍連年為內容
生動、活潑、有趣的白話描述
最好看、最好懂的中國史故事──《被消失的中國史》,第四冊:三國鼎立到混亂分裂


「長安比較遠。」
「怎麼和你昨天說的不一樣呀?」
「我抬起頭來,看得見太陽,卻看不見長安。」


從軍師、豪傑輩出的三國時代到黎明前的華麗黑暗──南北朝時代
赤壁之戰,三國鼎立,三個國家並存於三世紀的中國,相互制衡長達六十年,江水滔滔,訴說著英雄們的故事。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三國政權最終結束在篡魏立晉的司馬氏手上,但這個統一似乎也不長......
晉朝的政權伴隨著民族的衝突,甚至自身也被少數民族政權所消滅,往後的三百年,進入了黑暗的動盪時代。


你知道這些話是哪些人說的嗎?這都是中國史上最精采動人的故事

「你們憑著大軍來奪我們益州,我們只有斷頭將軍,沒有投降將軍!」

「做人要知足啊!已經得隴,還想望蜀嗎?」

「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主公以此為口令,我估計就要撤軍啦!」

「再怎麼勇猛,總要睡覺吧!我看那張飛睡覺的時候,中軍帳內也沒什麼守備,一定很容易得手的。」

「街亭一失,此戰必無勝算!」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死諸葛嚇走活仲達。」

「曹爽之勢熱如湯,太傅父子冷如漿。」

「等到守城之日滿百,本人必定舉城投降,以免生靈塗炭!」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在這裡高興得很,哪會想念蜀中啊!」

「人的死活乃是天命,與房舍有何關係?」

「虎女怎可配犬子!」

「我是犬,他是虎?很好!我這犬一定要讓他那虎好看!」


人類有機會證明自己懂得記取教訓,懂得從前人的錯誤中學習,懂得繼承過去的文化,開拓一個比較光明的未來。──本書作者/白逸琦

 

//作者簡介//

白逸琦

中興大學歷史研究所畢,現任歷史講師,深入歷史,淺出故事,文筆生動。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wac5j4a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2s36a4ky

momo購物網  https://tinyurl.com/57te36mw

被消失的中國史1:開天闢地到亂世智者  https://tinyurl.com/2p8zwek3

被消失的中國史2:合縱連橫到楚漢相爭  https://tinyurl.com/3x2xkw89

被消失的中國史3:鳥盡弓藏到赤壁之戰  https://tinyurl.com/2p9dcpam

 

//內頁參考//

9789861785998_b3.jpg9789861785998_b2.jpg

 

//目錄//

第一章 三國時代
一、劉備入蜀
二、漢中之爭
三、大意失荊州
四、曹丕稱帝
五、白帝城
六、七擒七縱 
七、出師表
八、五丈原 
九、千古之冤

第二章 短暫的統一
一、司馬懿
二、困獸之鬥
三、司馬昭之心
四、滅蜀篡魏
五、三分歸一統
六、寒門與世族
七、智障與潑婦
八、八王之亂

第三章 南方與北方
一、永嘉之禍
二、王與馬共天下
三、北伐的企圖
四、變亂紛呈
五、兵禍連年
六、桓溫專政
七、淝水之戰
八、大分裂,大黑暗
九、孫恩與桓玄

第四章 新生命
一、雄主劉裕
二、北魏的強盛
三、骨肉相殘
四、漢化的悲劇
五、自我得之,自我失之
六、分裂的北方
七、黎明前的黑暗

 

//作者序//

故事,正要開始;歷史,仍在延續

「學歷史有什麼用?」
經常被人抱著不同的眼光,以不同的方式提出這樣的問題。
我通常默不作聲,或許一笑置之。
歷史還沒學好,哪能回答這樣的問題?
可是,不回答卻又不甘心!
後來,我決定說故事。
五千年的故事,好沉重!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認為:為了證明那終究無法證明的真理,人們開始研究人們曾經作過的事,於是產生了歷史。
打打殺殺的歷史,嘗試錯誤的歷史,學習教訓的歷史,學習不到教訓的歷史,只要是人們曾經作過的事,就可以替它冠上這個沉重的名詞:「歷史」。
「人」是一種奇妙的動物,總喜歡自認為萬物之靈,喜歡主宰,喜歡操控,喜歡打打殺殺,這些行為說穿了,與其他動物實在沒什麼不同。有機會逛逛動物園的話,也許有幸能夠在長臂猿島與關猴子的柵欄裡,看見類似的情形。
不久之前終於成功破解的DNA密碼告訴我們,作為一種生物,人類與果蠅之間的差異,其實是微乎其微的。
生物學家大概不會高興吧!他們努力了幾輩子,結果只證明出,人類和所謂的「低等動物」,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宗教家大概不會高興吧!人類是上帝的選民,是上帝照著祂自己的外型創造的,怎麼能與動物們相提並論?
財閥們大概會不高興吧!我擁有數也數不完的金錢,享受著無與倫比的物質生活,你竟然告訴我,我和一隻果蠅差不多?
政客大概會不高興吧!當他動員了無數支持的群眾,在他面前高喊著:「凍蒜、凍蒜!」的時候,他竟然必須思考,究竟他與動物園裡的猴子有什麼不同。
那麼人類究竟有什麼好驕傲的呢?
人類懂得把自己的行為記錄下來,分析自己到底幹過什麼蠢事,以後盡量不要再犯,這大概就是人類值得驕傲的地方吧!
果蠅永遠會鑽進爛水果裡,猴子永遠是力氣最大的稱王,人類卻有機會,證明自己懂得記取教訓,懂得從前人的錯誤中學習,懂得繼承過去的文化,開拓一個比較光明的未來,而非僅靠著本能生存。
正因為這個機會,讓人們被比喻為「笨豬」、「死狗」,甚至「豬狗不如」的時候,會有不高興的感覺。
所以,「學歷史有什麼用?」
我的回答是:「沒什麼用,只想給自己一個驕傲的機會。」
可是,現在的我,根本驕傲不起來呀!
於是,我決定說故事。
故事,正要開始;歷史,仍在延續。

 

//書摘//

第三章  南方與北方

北伐的企圖

洛陽、長安相繼淪陷,東晉在江東建立起來,許多北方世家大族與平民百姓,紛紛流亡前來,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人口南移,史稱「衣冠南渡」。

有一次,從北方流亡來的名士周顗、桓彝等人,與王導共同前往建康城郊外的新亭遊玩,那裡的風景優美,遼闊的江面蒼茫如畫,周顗長嘆一聲,道:「這裡的風景就如同洛陽那般美好,但是,只看得見長江,卻看不見黃河,這裡畢竟不是我們的故土!」這番話激起了在場許多人的懷鄉之情,大家相互對視,淚流滿面。

王導看著,臉色沉了下來,說道:「我們大家應當共同起來,效忠朝廷,收復中原,怎麼可以像個亡國奴一樣,相對哭泣呢?」這番話說得義正詞嚴,卻也指出了世家大族各為私利,罔顧國家的特性。

宮廷之中,晉元帝接見一位從長安前來的客人,那時,司馬紹年紀還很小,坐在皇帝的膝蓋上,與父親一同聆聽客人敘述兩京方面的消息。

「那景象真慘哪!堂堂兩位皇帝,先後被異族俘虜去,繁華的大城,一夕之間被燒得乾乾淨淨……

晉元帝聽了,忍不住掉下眼淚。

太子看著身為皇帝的父親,竟然哭了,覺得很奇怪,便問父親為何哭泣。晉元帝便將五胡亂華,晉室南渡的原委,告訴了他。小小的太子瞪著眼睛聽著,也不知道他聽得懂聽不懂,於是晉元帝問他:「你覺得,長安比較遠,還是太陽比較遠呀?」

「當然是太陽比較遠。」太子以稚嫩的聲音說道。

「何以見得?」

「只聽過有人從長安來這裡,沒聽過有人從太陽來這裡,可見太陽比較遠呀!」

魏晉清談,講究探討一些深奧的哲理。太子小小年紀,竟能說出這麼一番富有哲理的話,頗具名士之風,晉元帝很得意,打算向大臣們炫耀一番,便在第二天,宴請群臣,把太子所說的話,向大家說了一遍,又再問了太子一次。

可是太子這次的回答完全不一樣:「長安比較遠。」

「這……」晉元帝拉下了臉:「怎麼和你昨天說的不一樣呀?」

「我抬起頭來,看得見太陽,卻看不見長安。」

小小年紀的孩童,竟能說出這番發人深省的言語,可見當時朝廷之中,並非沒有人主張北伐。然而,北伐終究無法成為全國上下一致的目標,自然是因為世家大族的利益,無法在北伐的行動中,得到平衡之故。

晉元帝本人費盡千辛萬苦,才拉攏了江東世家大族對他效忠,因此他也不希望回到北方,去面對另一個全然不同的局面。

其實東晉建立之初,並非沒有北伐的契機,那時候匈奴劉聰的勢力,不過在今日的河北、河南與山西的部分地區;石勒想要向南推進,卻遭到失敗,只好轉而經略河北;巴蜀漢中又有李雄所建立的成漢獨立政權。

西晉的殘餘勢力,散佈在各地,并州刺史劉琨屯駐晉陽,屢敗劉聰;滎陽太守李炬在新鄭建立塢堡,與劉漢政權對抗;東郡人魏浚父子領導數百家流民,在洛陽附近築起防禦工事,和劉曜相抗衡。眾人不顧自身力量薄弱,以寡敵眾,多次立下輝煌的戰果。李炬的軍隊,更曾經擊敗劉聰的大軍,一度收復洛陽,把劉聰活活氣死。劉聰一死,底下的劉曜、石勒誰也不服誰,紛紛獨立,局面更加混亂。另外,遼東、遼西與代郡的鮮卑族領袖,也以東晉為宗主,和劉曜、石勒等人對抗。

由此可見,東晉如果真的想要北伐,恢復中原,在當時仍是大有可為的。不過真正實踐了北伐的,只有范陽人祖逖而已。

祖逖與并州刺史劉琨是多年老友,年少時常在一起討論天下大事,並且相互惕勵,要以有為之軀,做有用之事。每日凌晨,只要聽見雞啼之聲,祖逖便會把劉琨叫起來,對他說道:「雞啼了,正是催人奮發向上的聲音啊!」然後兩人便到庭中拔劍起舞,鍛鍊體魄。「聞雞起舞」,指的就是祖逖和劉琨少年時代的奮發向上。

洛陽陷落之時,祖逖跟隨自己的宗族親戚與流民數百家南下避難,他讓老弱殘疾乘坐車馬,自己步行,所攜帶的糧食藥品,也一定與眾人分享,正因為他為人公正又富謀略,因此被推舉為領袖。一行人到了南方,祖逖就被那時還是琅邪王的晉元帝封為徐州刺史。

公元三一三年,那時東晉政權還未正式成立,祖逖卻已經在江南待了兩年,目睹國家傾覆,他胸中的大志從未平息,因此向琅邪王司馬睿提出北伐的請求,他道:「國家動盪,都是因為皇室爭權奪利,才給夷狄可乘之機,如今黎民百姓深受戰亂之苦,人人想要奮起殺敵,如果大王能下令出兵,並以我為統帥,必能使各地豪傑聞風響應,洗雪國家恥辱,恢復中原!」

當時司馬睿正忙著和江東世家大族打好關係,根本沒時間理會這種事,但他也不好意思斷然拒絕這種義正詞嚴的要求,於是封祖逖為奮威將軍、豫州刺史,並且象徵性地賞給他一千人份的糧食和麻布三千匹,不給他一兵一卒,讓他自己去想辦法。

祖逖能夠體諒這位日後的皇帝,目前正忙著穩定江東的局面,因此他也不在意,懷著豪情壯志,率領著當初和他一同南下的數百家宗族部曲,重新返回江北,渡江之時,他慷慨激昂地發誓:「如果此去不能肅清中原,就如這滔滔江水一般,一去不復返!」

到了江北,祖逖先屯駐在淮陰鑄造兵器,並陸續招募了兩千多人,隨後推進到雍丘(今河南杞縣),在黃河南邊與石勒對峙。北方的將領如李炬、郭默、上官巳等人,從前很不團結,有時甚至互相征戰,這時皆願意接受祖逖的指揮。他的老朋友劉琨聽到他的消息,十分興奮地說道:「我枕戈待旦,等的就是這一天啊!我得趕快行動才是,可不能輸給他了。」

祖逖本身的力量不強,但他很懂得招攬人心來壯大自己的力量,李炬等人就是在他的百般勸說下才願意與他配合。此後幾年,祖逖不斷出擊,收復了黃河以南的大部分地區。他也因功晉升為鎮西將軍,但仍舊過著儉樸的生活,囤田耕種,都由他親自率領,自食其力。

居住在黃河邊上的一些百姓,為求自保,經常同時歸附石勒與祖逖;對這一點,祖逖很能體諒,不但不追究,還替他們掩飾,假裝率軍去征討他們,讓石勒以為這些百姓並未歸附自己,因此當地百姓對祖逖也十分愛戴,一些老人流著眼淚說道:「我們這些快要入土的人,能在死前遇見祖將軍這樣的人物,真是死而無憾了。」

就連祖逖的對手石勒,也十分欽佩他,他派人去把祖逖故鄉的祖墳重新修復,又寫信給祖逖,請他允許在交界之處互相貿易,以通有無。

祖逖看完信,覺得自己力量不夠,相互貿易也許是個好辦法;然而,若是公開答應,只怕會影響部下同仇敵慨之心,這對將來的北伐事業會有不良影響,於是他表面上拒絕石勒的要求,實際上又默許邊界的互市,時間一長,獲利極高,祖逖軍需從不短缺,兵強馬壯,物資充沛。

有一次,祖逖的一個部下犯了罪,叛逃前往石勒處投降,石勒下令將此人斬首,並派使者將首級送還給祖逖,說道:「我最痛恨叛賊,相信將軍您也是如此,祖將軍厭惡之人,也就是我石勒厭惡之人。」

「石勒以信義待我,我也將以信義待他。」祖逖下令,從今以後,凡從石勒那邊叛逃而來之人,一概不予接納,同時嚴令禁止騷擾石勒轄區內的百姓。
兩軍對峙,邊境之間竟然出現了相對安定的局面。

祖逖的強大,並沒有讓東晉政府感到欣慰,相反的,竟同時招來晉元帝與王敦的疑心。晉元帝怕他功高難制,千方百計想要壓制他的地位;王敦則擔心他兵馬日盛,有一天會取代自己的地位。而這時晉元帝和王敦之間,又產生了衝突,因此分別都想藉由祖逖的力量來防備對方。

眼見後方即將爆發一場內亂,祖逖內心憂慮萬分。不久之後,晉元帝以自己的親信戴淵出任征西將軍,都督司、兌、豫、冀、并、雍六州軍事,擺明了要來牽制祖逖。

祖逖嘆道:「就算讓人取代我,又有什麼關係?只是這戴淵雖有聲譽,卻是個目光短淺之輩,怎能繼續北伐大業?朝廷明知如此,卻又不懂得團結一致,這時候還要明爭暗鬥,唉!」他幾乎流下眼淚:「眼前的一切,只怕就要成為泡影了。」

公元三二一年,祖逖在憂憤之中病逝,享年五十六歲,兵馬交由他的弟弟祖約繼續領導。河南的百姓聞聽祖逖死訊,痛哭失聲,如喪考妣,替他建立祠堂,四時祭奠。而祖逖死後不久,東晉內部就爆發了動亂,他辛苦收復的土地,黃河以南淮河以北的地區,又被石勒所占有。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