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雄性生物_正封.jpg

可悲的雄性生物:有趣到睡不著的男性進化絕種史

残念な「オス」という生き物

藤田紘一郎◎著
陳嫻若◎譯

【類別】:生物、兩性、人文 
【出版日】:西元2020年06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184頁/定價300元
【ISBN】:978-986-178-521-9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A6nhvW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yyKhn1

 

即使當昆蟲,雄性也是活得很辛苦的哟!
由生物學開始,重新思考男人與女人的價值所在!

【有趣到令人晚上睡不著的男性進化絕種史】
「寄生蟲博士」、日本東京醫科大學名譽教授 藤田紘一郎之著作。
充滿知識、專業、趣味的男女習性觀察書!


【觀察生物界的雄性,了解男女最深遠的真實關係】
由各種生物習性研究而來的兩性理論,充滿了有趣到不行的生物故事,一起進入不可思議的「男」與「女」世界。
運用生物(包含動物、昆蟲)雄雌性之間互動、交配、求愛、生存等差異性,了解男人、女人的各種生物反應行為。
進一步反思現代社會的男女關係、文明發展,是否違背了生物本性。

【精彩內容】
「可悲的雄性」在生物界隨處可見?為了能交配而奉獻出一切!
「一夫一妻」制在生物界只佔了3%,人類社會在此制度是否也到了臨界點?
不需要雄性!生物界已經演化出許多不需要雄性仍能繁衍下一代的生物。
可悲的人類──不論男女都得一同迎接人類滅絕?
意外有能夠避免人類滅絕的方法?

「人類很喜歡用框架來思考事物,但是,這種均一化的思考方式,從生物界來看卻是非常危險,因為品質劃一的生物,在生存戰略上十分不利,面對滅絕的危機非常脆弱。」──本書作者/藤田紘一郎

 

//作者簡介//

藤田紘一郎
1939年生於中國東北部(滿州)。東京醫科齒科大學醫學部畢業,東京大學醫學系研究所博士課程修畢的醫學博士。
曾任金澤醫科大學教授、長崎大學教授、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研究所教授,現為東京醫科齒科大學的名譽教授、人間綜合科學大學教授。同時為感染免疫學者、NPO自然免疫健康研究會理事長。
1983年發現寄生蟲體內的過敏原,獲頒小泉獎。2000年以人類ATL病毒傳染途徑等研究成果,獲頒日本文化振興會社會文化獎及國際文化榮譽獎。

著有《微笑蛔蟲(笑うカイチョウ)》(講談社文庫)、《9成的過敏靠腸治療!(アレルギーの9割は腸で治る!)》(DAIWA文庫)、《心之免疫學(こころの免疫学)》(新潮選書)等多部著作。

 

//譯者簡介//

陳嫻若
日文系畢。曾為出版社日文編輯,目前專職日文翻譯。喜歡閱讀文學,也樂於探究各領域的知識,永遠在翻譯中學習。譯作有《今天也謝謝招待了》、《森之眠魚》、《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I》、《貓式生活──徹底解讀喵星人的100種狀態》、《小熊》、《怒》、《贖罪》等。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A6nhvW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yyKhn1

 

延伸閱讀《瘋狂人類進化史》 https://howdo.pixnet.net/blog/post/45254922

 

//內頁參考//

9789861785219_b1.jpg

9789861785219_b3.jpg

9789861785219_b4.jpg

9789861785219_b5.jpg

//目錄//

前言 

【第1章】生物界盡是「可悲的雄性」?
男女角色激變的日本社會
為什麼男性的自殺率居高不下?
人類忘了自己原本是動物
完成它比要求完美更重要
只為了受歡迎而演化得美麗耀眼的雄性
「騙子勝利」──雄性與雌性白熱化的世界
被雌性的任性玩弄於股掌間的生物界雄性
所有的雄性都是食品
生物的世界也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雌性熱中別人情事,雄性冷淡 有人緣與沒人緣的差別
沒人緣雄鳥的姑息對抗手段
只有我的基因留下來嗎?
藝術是為了討人歡心而存在?
「藝術才華」與「性」的關係
性淘汰下的贏家與輸家
寧可減壽也要受歡迎
為什麼男人永遠不了解女人心
有關女性荷爾蒙的驚人研究
成功者都是「低睪酮體質」
男性受高跟鞋吸引的生物性理由
扮鬼臉才是有人緣
花花公子米克.傑格一生享盡豔福的原因
想生強壯的孩子,不可缺少好男人
吃香男人的末路吃香到底是賺到還是吃虧
「不懂得照鏡子的男人」與「客觀實在的女人」 

【第2章】人類選擇「一夫一妻制」的臨界點
「一夫一妻制」誕生了人類?
人類為什麼選擇一夫一妻之路?
防止自己子嗣被殺的祕招
奶爸產生一夫一妻制的理論
現代人的結婚制度成為束縛
少子化問題怎麼解決?問問動物怎麼做吧
「鴛鴦夫妻」其實一點也不「鴛鴦」
鸛鳥的三角關係
「絆」這個字原本是「障礙」的意思
顛覆性器官常識的Neotrogla昆蟲
《換身物語》教我們的事
跳脫方便利己的「二分法」
「男性化」與「女性化」正確嗎?
現代社會的「戀愛強迫症」 

【第3章】雄性無用論
「潔癖」讓生物雌性化
解開精子減少之謎
人會捨棄「雄性」嗎?
雄性一心求偶的悲慘命運
太過悲慘的雄性們
皺紋雙稜針蟻的死亡殘酷得難以想像
為什麼男性變得無用
已經失去雄性的生物
自由變換性別的棘頭副葉蝦虎魚
生物界的雙性性格
草履蟲之戀 

【第4章】太可悲的生物「人類」
同一規格化的家畜將最早滅絕
絛蟲就此滅絕
將寄生蟲名登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生物的歷史是周而復始的滅亡
大量滅絕後發生的事
如果人類不在了,地球會怎麼樣?
如果人類不在了,地球會怎麼樣?(之二)
四頭豬,三〇四一條鮭魚人類一年吃多少食物
從復活節島學到的滅絕腳本
離「世界末日」還有兩分鐘 

【第5章】避免人類滅絕的意外方法
黑猩猩與人類的基因有99%相同
黑猩猩的記憶能力比人類優異
得到語言後人類失去的能力
腦容量超大帶來的後果
獲得語言的人類會走向何方?
黑猩猩不會絕望
「同感」、「同情」、「共鳴」有哪裡不同?
霍金博士的信息給我們的啟示
其實「可悲雄性」才是避免人類絕種的關鍵人物 

後記 

 

//作者序//

以前,我做過實驗,把絛蟲(寄生蟲的一種)養在自己的腸子裡經歷六代,時間長達十五年。
原因是我想揭開寄生蟲抑制過敏的機制,並且加以證明,這個舉動在醫學界引起了很大的迴響或批評,不過從此之後大家就叫我「寄生蟲博士」了。
第一代絛蟲,我為它取名為里美,第二代叫廣美,第三代是清美,第四代直美,第五代勝美,最後的第六代稱為穗希。
常有人問我「絛蟲的名字是怎麼取的?」「是老師以前喜歡的女性名字嗎?」「還真多呀……」等,可惜猜錯了。
答案是由於絛蟲是雌雄同體,所以我不想取像一郎或花子那種性別明確的名字。總之,我選擇了像「鄉廣美」那樣,男女通用的名字為它們命名。
遍覽整個生物界,雌雄同體的生物除了絛蟲等寄生蟲外,還有蝸牛、蛞蝓、蚯蚓、海兔等相當多。雌雄同體中,有些生物可以時而變成雄性,時而變成雌性,一個身體可以自由自在的變換性別。
而既然有些生物未必存在雌性或雄性的個體也能繁殖,那為什麼有些生物如同人類,擁有「男」和「女」的性別差異呢?
我從很早以前便對這個現象百思不解,各位讀者想過這個問題嗎?
回想起自己年少時代,有關女性的方面,幾乎都是充滿苦澀的不如意經驗。(說白了,我只能遠遠的羨慕受女生歡迎的男性朋友)。
想到心愛的異性,晚上睡不著,又必須裝酷,或打扮得時髦美麗。若是失戀的話,就會傷心難過個好幾天,不是吃不下飯就是暴飲暴食,精神上受到嚴重打擊。明明既煩惱又頭痛,令人心煩意亂,但是這個世上就是有「男」和「女」的存在。
這些問題雖然我們再怎麼思考都得不出解答,但是重新從生物界俯視「男」與「女」,可以看見一個事實。
那就是,因為有了性別,才能產生形形色色的故事。就算是我們人類也很愛這種題材,所以雜誌或綜藝節目經常會登出男女交往或戀愛你追我跑的故事。
不過不只是人類,昆蟲、鳥類和動物的雄性與雌性之間也會發展出不可思議的故事。
尤其當我們把目光集中在「雄性」時,會發現有好多的故事,令人感嘆牠們真是種可悲的生物。孤獨,無法留下子孫的「雄性」拚搏的行為和悲哀的盡頭讓人憐愛,讓人不得不認為,「男」與「女」果然是地球生物進化時的最佳戰略。
直到最近,世人終於開始討論起多樣性。我想,「性別為什麼存在?」這樣的疑問和好奇心,也許能引導人們認同性別差異的存在,因而成為接受多樣性的契機。
本書若能為此盡上微薄之力,身為作者將不勝榮幸。

 

//書摘//

【被雌性的任性玩弄於股掌間的生物界雄性】
日本每個季節都有很多節慶,正月、節分、七夕、中元、耶誕等,除了這些自古以來習以為常的傳統,現在還有萬聖節、情人節等,慶祝的活動幾乎每個月都有,十分有趣。
生活在現代,耶誕或生日時節,贈送禮物似乎是一種常識,街頭上許多商店都將送禮用品擺得琳瑯滿目,並且花了很多心思在包裝服務上。隨著耶誕腳步的接近,看到百貨公司的飾品賣場裡,一個男子使盡全力的挑選禮物,不免想像起他要怎麼交給對方。
不過,送禮並不是我們人類才有的行為。
其實,昆蟲也會送禮給女朋友。
黑端林蠍蛉這種昆蟲,長得很像大型蚊子,但是牠的分類屬於蠍蛉目,所以與蚊子是不同的昆蟲。牠是肉食性,捕食蚜蟲或蒼蠅等昆蟲,不會像蚊子一樣吸血。
黑端林蠍蛉捕食獵物時,會用後肢牢牢按住獵物,然後用銳利的口吻刺進獵物的身體殺死牠,同時注入特殊的酵素,讓獵物體內變成液體,再吸取作為食物。
有趣的是,雄蠍蛉的狩獵行動有個奇怪的特色,那就是牠對於某個尺寸以下、太小的獵物沒興趣,即使花了一番功夫才捕到,也會毫不猶豫的丟棄。
雄蠍蛉捕到獵物之後,只會試吃三分之一左右,就立刻丟棄。據說那是因為雌蠍蛉會將牠丟棄的獵物撿來吃,所以雄蠍蛉並不是因為口味太差,或是不好下嚥才丟棄的。
雄蠍蛉講究獵物的大小,丟棄小獵物,是為了挑選給雌蠍蛉的禮物。雄蟲為了準備給雌蟲的禮物,會審慎的盡可能挑選美味、大隻、看起來體面的獵物。
黑端林蠍蛉的雄蟲一旦備好牠滿意的禮物,就會用前肢垂吊在葉片或樹枝上,從靠近腹部前端的袋狀腺體中釋放出費洛蒙,雌蟲受到費洛蒙引誘來到附近,也會和雄蟲一樣,臉對臉的垂掛在樹枝下。
雄蟲見機不可失,立刻把後肢抓住的禮物交給雌蟲,雌蟲抓住獵物將口吻刺入開始吸食,雄蟲則彎曲腹部後端,與雌蟲交配。交配期間,雌蟲依然將口吻刺在獵物中繼續吸食收到的禮物。
但是,雄蟲並非總是能這麼順利的交配。有時他送的獵物並不合雌蟲口味,或是獵物太小時,雌蟲就會中斷交配自行飛走。
例如,瓢蟲可能很難吃,雌蟲就算接受了也不允許交配。可憐的雄蟲……不知為什麼我總會把自己投射在黑端林蠍蛉身上。
黑端林蠍蛉的交配時間算是比較長,平均有二十三分鐘,但渡過甜蜜時光之後,兩蟲之間卻陷入烏雲密布的氣氛中。
原因是兩蟲都主張剛才那份禮物的所有權。
雄蟲想搶回雌蟲手上的禮物,雌蟲當然不會放過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禮物。
但是,這場爭奪戰通常是以雄蟲獲勝結束(我好像鬆了口氣)。而雄蟲使勁從雌蟲手上搶回的大獵物,會回收利用作為引誘其他雌蟲的禮物。
雄蟲冒著生命危險,才能捕捉到大獵物,為了盡可能不要冒太多次危險,與多隻雌蟲交配,雄蟲才會從雌蟲手上搶回禮物,回收再利用。
其中,有些雄蟲更聰明,牠會在交配中從伴侶那裡偷走獵物,或是假扮成雌蟲,從其他雄蟲那裡接過禮物時立刻溜之大吉。
雌蟲會挑選獵物的大小和味道好壞,雄蟲會把送出去的禮物再搶回來,兩方的行為都相當聰明,可以說旗鼓相當。
昆蟲世界的男女關係也相當複雜。


【生物的世界也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人們常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因為人類就是忍不住把自己和他人做比較。
最近,由於電腦、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大家可以輕而易舉在臉書或部落格發表個人的活動,看到朋友愉快的照片,不少人因而心情低落的想:「和朋友比起來,自己的生活多麼單調乏味啊。」
從前的我看到朋友帶著女友散步,心中滿懷嫉妒,即使如此,高中時代我一心一意的用功求學,心想:「只要我當上了醫生,就會得到女性的青睞」,然而考上醫學院之後,還是沒有女人緣,沮喪打擊後也看開了,加入柔道部,在男人的汗臭中渡過青春時代。
不過,不只是人類,我們發現鳥類目睹別人的祕密時,也會出現心情搖擺的情形。
有人對日本產的鵪鶉做了以下的實驗。首先,準備一個長六十一公分,寬一百二十二公分,高三十公分的長方形箱子。前方和頂部改成透明玻璃,其他部分用三夾板組成。
箱子裡再用玻璃板隔成三間,左右兩側各放入一隻雄鵪鶉,中間則放一隻雌鵪鶉。
總之,雌鵪鶉可以同時看到比較兩側的雄鵪鶉,選擇牠喜歡的一邊。雌鳥喜歡哪一側的雄鳥,可以從牠靠在哪一側比較久來推測。
於是我們發現,雌鳥並不會對兩側的雄鳥都沒興趣,一定會喜歡其中一隻。
接下來,在那隻雌鳥不喜歡的雄鳥房間,放入另一隻雌鳥,雄鳥會向進入房間的雌鳥求偶。鵪鶉的性活動很活躍,雄鳥與雌鳥同居一室,很容易就會感情加溫,最後交配。
這時,放在中央房間的雌鳥對這對鵪鶉的恩愛,全都看在眼裡,中央的雌鳥竟然變心,轉而愛上原本不喜歡的雄鳥。
看到兩鳥相親相愛的身影後,若再次讓中央的雌鳥選擇,她會變得喜歡與其他雌鳥恩愛的雄鳥。
雌鳥看到與其他雌鳥恩愛的雄鳥而受其吸引,乍看起來好像沒有道理,但是其中自有奧妙。
這是因為雌鳥選擇優秀的雄鳥既花時間也耗精力,所以,為了節省時間,選擇別人選過的雄鳥比較有效率,雌鳥的行為到底還是十分合理的。


【已經失去雄性的生物】
在昆蟲的世界裡,實際上有些物種沒有雄性也仍能繁殖到今天。
有一種叫蛭形輪蟲的昆蟲,依據記錄,牠們只靠雌性傳承至今,已經有八千五百萬年的歷史。而且就算不提這麼極端的例子,我們也發現雄性短暫消失時,光靠雌性也可以傳承世代的生物,竟然還不少。
蚜蟲是一種廣為人知的農業害蟲,這種昆蟲在環境和煦的春天到夏天,只有無翅的雌性會不斷增加,但是一旦接近冬季,就會出現有翅膀的個體,這其中也會有雄蟲。
其他如水稻水象鼻蟲,牠是稻米的害蟲,原本在美洲大陸繁殖,那時,牠們的雄性和雌性會行有性生殖,繁衍子孫,但是一九七六年入侵日本時,卻只有雌性,開始以單性生殖增殖。
原來侵入日本之後,對水稻水象鼻蟲而言,這個環境十分安定,既沒有天敵,也沒有病原體,所以捨棄了增殖速度緩慢的雄雌有性生殖。
大概是因為不用雄性,只靠雌性的無性生殖,對增殖比較有利吧。
我最喜歡絛蟲,而牠的中間宿主水蚤在舒適的條件下,只有雌性進行單性生殖,快速產下大量孩子,但是當生存密度升高,環境變得惡劣,就會產出雄性實行有性生殖,放慢生殖速度,產生具多樣性的品種。
另外,介殼蟲也會視環境的狀況,輪流進行無性生殖與有性生殖。
由此可知,我們意外的發現有相當多生物的雄性不時會消失。
也就是說,我們現今的環境有可能接近暫時不需要雄性的環境,就和這些生物一樣。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