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書封_莫2.jpg

莫泊桑短篇小說選集2(附:莫泊桑〈論小說〉) 

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著
呂佩謙 ◎譯

【類別】:法國經典文學、小說
【出版日】:西元2023年7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60頁/定價390元
【ISBN】:9789861786650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c8nsuum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4zm3s5bf momo購物 https://tinyurl.com/582ku836

 

英國知名小說家毛姆,何以被譽為「英國的莫泊桑」?
這表示:先有法國名家莫泊桑鋪好的人性小說沃土
才有後輩作家得以在上頭繼續跟隨、發揚光大

莫泊桑,法國知名短篇小說家
說他「用生命來寫作、成就一生」,一點也不為過
短短的43年人生,精華的10餘年寫作生涯,寫出了300多篇故事
當年以〈脂肪球〉,一鳴驚人、轟動法國文壇
從此奠定他觀察人生百態,以飽含同理與諒解的溫暖眼光
寫出一篇篇暗揭人性善與惡的故事

好讀版本的〈莫泊桑短篇小說選集〉(附:脂肪球)共選錄了27篇動人的故事,自出版以來,一直深獲華文世界讀者喜愛,曾多次再版;這次的〈莫泊桑短篇小說選集2〉(附:莫泊桑〈論小說),共選錄短篇小說王者莫泊桑既溫柔又殘酷的16篇作品,邀請讀者再次踏入十九世紀末年的法國,與故事中栩栩如生的角色們同悲同喜,走一遭他們的人生。

同場加映:〈論小說〉一文,「短篇小說之王」莫泊桑莫大師心中的小說創作是什麼,都可以在這篇法文版的《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找到!

 

//本書特色//

誰是莫泊桑筆下的女人們,心上最柔軟、可能也最堅硬的一塊肉?
是親子之愛、手足之愛,還是伴侶之愛?
愛,碰上了磕磕絆絆的人生現實,並不總是美好的,更多時候是殘酷的。

〈甘草茶,甘草茶,清涼的甘草茶〉,這開篇第一個故事裡沒有女人,卻有未可知的命運、運氣一路領人前行
〈珍珠小姐〉與〈修軟墊椅的女人〉,各有自己對愛的闡釋與追求
〈月光〉中,神父又怎麼去看待人間的情愛
〈在床邊〉,有著非一般的美麗人妻在等你
〈散步〉,讓人思考人生,你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樣子嗎?
〈皮耶爾與尚恩〉,在平靜無波的海象下,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波濤翻湧

莫泊桑莫大師想要說的也許是──生命的花朵,並不總是那麼容易盛開!誰教生命的愉悅與哀愁,無時無刻,或鞭笞,或滋養著我們

//作者簡介//

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 18501893
法國十九世紀寫實主義文學代表作家。
一八五年出生於法國西北部諾曼第省迪耶普(Dieppe)附近一處城堡,童年與青少年時期在諾曼第自由自在生活,培養出他對戶外運動的喜愛,並對當地漁民和農夫多所認識,成為他日後作品中偏愛描繪的題材。

十九歲畢業於盧昂中學,隨即赴巴黎修習法律。一八七年普法戰爭爆發,受徵召入伍,親歷法軍大潰敗。退伍後,於海軍及教育部擔任職員。閒暇時,除了喜歡在塞納河划船,亦開始在舅舅的摯友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指導下展開小說創作──福樓拜對莫泊桑的文學寫作,具有決定性影響。

一八八年,發表短篇小說〈脂肪球〉,震驚文壇。辭去工作專心寫作,同時亦乘坐遊艇於地中海沿岸旅遊,足跡遍至科西嘉島、西西里島、蔚藍海岸和阿爾及利亞。

終身未娶(曾與女裁縫利哲曼Joséphine Litzelmann同居多年,生了三個小孩),年輕時曾感染梅毒,後來長期受幻想症所困擾。似預知自己不久將人世,以驚人速度於十年間完成三百多部短篇小說、六部長篇小說及不少詩歌、戲劇和遊記。後因自殺未遂住進精神病院,一八九三年病逝巴黎,享年四十三歲。其最大文學成就在於短篇小說,充滿對「人」的關心與凝視,每每讀了讓人深思蘊藉不已,故有「世界短篇小說之王」稱譽。

 

//譯者簡介//

呂佩謙
國立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法國圖魯斯第二大學(Université Toulouse II - Jean Jaurès)語言科學系博士班研究。曾任職外商銀行、擔任藝廊雜誌助理編輯,喜愛閱讀、藝術及大自然。譯稿賜教:musicbox886pq@outlook.com

多年來,陸續翻譯了好讀版本的《莫泊桑短篇小說選集》、《環遊世界八十天》、《從地球到月球》、《小王子》(附:夜間飛行),以及《格蘭特船長的兒女》(全三冊)。筆蘊深厚,曾兩次受到台灣法語譯者協會肯定,入圍「「台灣法語譯者協會法國巴黎銀行翻譯獎」。(編按)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c8nsuum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4zm3s5bf

momo購物 https://tinyurl.com/582ku836

 

//內頁參考//

9789861786650_b2.jpg9789861786650_b1.jpg

 

//目錄//

甘草茶,甘草茶,清涼的甘草茶
怪物之母
珍珠小姐
修軟墊椅的女人
月光
嫁妝
在床邊
往昔
歸來
港口
老人
散步
橄欖園
催眠椅
皮耶爾與尚恩(中篇小說)
論小說

 

//內文連載//

往昔
那城堡樣式古雅,坐落在林木繁茂的丘陵上,四周一棵棵大樹把建築籠罩在濃密的綠蔭中;大花園無邊無際,有幾處深入了樹林裡,另外幾處則延伸到鄰近村落。離城堡正面數公尺遠的地方,挖有一個石頭水池,池裡立著幾尊沐浴女子的大理石雕像。還有幾個池子,一口接一口層層排列直到山丘下,有股不怎麼順暢的泉水水流斷斷續續地從一個池子傾瀉到另一個池子。這座鄉間城堡宛如一名愛賣弄風情的女子,年華老去,猶搔首弄姿,頻頻獻媚;從建築物的所在,一直到那沉睡著另一個世紀愛神的貝殼鑲嵌洞穴,整片古老領地依然保有過往時代的樣貌。一切似乎仍在訴說著舊時的習慣、從前的風俗、往昔的風流韻事,以及祖先們高貴文雅、彬彬有禮的舉止。
城堡內,在一間路易十五時期風格的小客廳裡,有位年紀很老的婦人,她只要不動,看上去便如同死了似的。她整個人幾乎是躺在大扶手椅裡的,像木乃伊一樣瘦骨嶙峋的雙手垂在椅子兩旁。客廳的牆上掛滿圖畫,上面畫著牧羊人和牧羊女調情的場面、裙子用裙環撐開的美麗貴婦,以及風度翩翩的鬈髮紳士。老婦人目光朦朧,出神地望著遠方原野,彷彿正透過花園追憶年輕時的情景。時而一陣輕風從敞開的窗戶吹進來,送來青草的氣味和花朵的芬芳,吹得她的白髮在布滿皺紋的額頭周圍飛舞,吹得舊日的回憶在心底翻騰。
在她身邊,絲絨矮凳上,一名年輕女孩,背上披著金色長髮編成的辮子,正在繡一塊祭壇裝飾品。
少女的眼神若有所思,看得出來,在她的手指靈巧工作之際,她的心正陷入遐想。
老婦人轉頭過來,說道:「蓓爾特,給我讀點報紙上的消息,讓我有時候也知道一些發生在世界上的事。」
少女拿起一份報紙,瀏覽了一下:「有很多政治新聞,奶奶,要不要跳過去?」
「好的、好的,小寶貝。沒有愛情故事嗎?風流韻事竟然在法國絕跡了嗎?難道再也聽不到誘拐私奔、為女人決鬥,也聽不到像從前那樣的豔遇奇聞了嗎?」
少女找了許久,說:「有了,標題是〈愛情的悲劇〉。」
老婦人布滿皺紋的臉上泛起了微笑。「唸給我聽聽。」
蓓爾特於是開始唸。那是一則潑硫酸毀容的故事。有個女人,為了報復她丈夫的情婦,用硫酸燒毀了情婦的眼睛。她被宣判無罪,在群眾的鼓掌慶賀聲中步出了法庭。
老婦人在椅子上忿忿不平,連連說道:「真可怕,真是太可怕了!給我找找別的故事吧,小寶貝。」
蓓爾特又搜尋了一下,在稍遠處,仍舊是在法庭案件的欄位,還有一則〈淒慘的悲劇〉,她開始讀了起來。
一位嚴守貞潔的少女突然投入一名年輕男子的懷抱,任自己失了身。她的這位愛人卻感情不專,見異思遷,生活入不敷出,少女為了報復,持手槍面朝著他開了四槍──兩顆子彈打進了胸膛,一顆打在肩膀,一顆在胯部。男子恐將終生殘廢。少女在群眾一片拍手叫好聲中獲判無罪。報紙還強烈譴責了那名騙徒勾引單純少女的惡行。
這次,老祖母按捺不住怒火,聲音顫抖地說:「你們現在這些人真是瘋了,一群瘋子。仁慈的上帝,把愛情,這生活裡唯一的誘惑賜給你們,讓人類在其中添加風流韻事,那是我們這個時代裡唯一令人愉悅的樂事。現在,你們卻在裡面加入了硫酸和手槍,簡直就像在一瓶西班牙葡萄酒裡放入泥漿!」
蓓爾特似乎不明白老祖母為什麼生氣。「可是,奶奶,這個女人是在替自己報仇。你想想,她已經結婚了,而她的丈夫卻欺騙她。」
老祖母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你們這些現在的女孩,腦子裡究竟被灌輸了什麼思想?」
蓓爾特回答:「但是,奶奶,婚姻是神聖的。」
老婦人氣得打哆嗦,因為她的內心還停留在風流韻事的大時代。
「愛情才是神聖的,」她說。「你聽著,小女孩,我是一個經歷過三個世代的老太婆,關於男女之間的事情看過太多、太多了。婚姻和愛情根本不能合為一談。人們為了建立家庭而結婚,建立家庭是為了組成社會。社會不能沒有家庭而存在。如果社會是一條鍊子,每個家庭就是鍊子上的一個環節。
「為了焊接這些環節,人們向來尋找同質的金屬。結婚時,必須備齊禮儀,合併財產,講求門當戶對,為了財富和孩子這些共同的利益而工作。小女孩,人只能結一次婚,是因為社會強制要求如此;可是,人的一生中可以有無數次愛情,因為是大自然把我們打造成這樣的。你看,婚姻是一種法律,而愛情是一種本能,把我們一會兒推向左,一會兒推向右。人們制定了一些法律來克制我們的本能,這是必要的;但是,本能始終是最強大的,不應該抗拒它,因為本能源自於上帝,而法律只不過是人類訂定的。
「如果我們不去用愛情、不盡量用愛情來點綴生活,就像不在給孩子吃的藥上面撒糖粉一樣,那麼,寶貝兒,誰也不會想要面對這樣的人生。」
蓓爾特表情驚恐,一雙大眼睛睜得大大的,喃喃地說:「哦!奶奶、奶奶,人,一生只能愛一次啊!」
老祖母把顫抖的雙手舉向空中,彷彿想再次召喚過去的風流倜儻之神。她憤慨地嚷道:「你們已經變成一幫粗俗平庸之輩了。」(未完,待續)

arrow
arrow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