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古典情二_正封.jpg

漫漫古典情2:詩詞那一刻

樸月◎著

【類別】:詩詞故事
【出版日】:西元2018年12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04頁/定價250元
【ISBN】:978-986-178-477-9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zrrXcC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DZqIFy

 

品最美詩詞,讀詩人故事,
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只是一兩句詩詞,卻令讀者聞之觸動!
是怎樣深刻的故事,讓詩人動筆寫下了千古佳作?

【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時代流行一直變化,但充滿古典情懷的「詩詞」已超越了時代,進入了歷史,不為時代所限,反而讀來更具有智慧與魅力。

【最美好的詞句,最動人的故事】
本書精選43句亙古迴響的經典詩詞,娓娓道來詩詞背後的精彩故事,帶領讀者走入詩人筆下傳誦千古的詩意典故。

【歷史精彩的那一刻,永遠留在了詩人筆下】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千古艱難唯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獨留青塚向黃昏」、「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山中何所有」、「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本書好讀特色】
作者樸月過往作品屢獲選好書大家讀、優良讀物的書籍,品質保證。
用字遣詞優美,閱讀起來輕鬆自在。
既能品讀詩詞,又能閱讀故事。
作者詩詞學養深厚、選材寬廣,除熟悉的詩詞外,更有許多少見但優秀的古文詩詞。

歷史作家/謝金魚 詩心推薦!

 

//作者簡介//

樸月

本名劉明儀,祖籍江蘇,1947年生。

自幼醉心古典文學,潛心涵泳詩詞、文史,為日後從事文藝創作奠基。出版:

古典詩詞:《詩經欣賞選例》、《漫漫古典情》、《梅花引》、《月華清》。

散文:《綠苔庭院》。

少年文學:《打金枝》、《玉堂春》、《平凡中的偉大》、《一代文豪歐陽修》、《亂世孤臣父女淚》、《亙古男兒一放翁》、《西施》、《唐代美人圖》。

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來如春夢去似雲》、《宇宙鋒》、《玉玲瓏》、《金輪劫》、《埋香恨》、《胭脂雪》。

傳記:《喜樂之歌──「伊甸.喜樂」四重唱》、《春風化雨皆如歌──申學庸》、《鹿橋歌未央》。

宗教:《玫瑰經詩劇》。

歌劇:《西施》。

歷史小說《西風獨自涼》獲「中國文藝協會」小說創作獎。

《宇宙鋒》、《胭脂雪》獲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讀物推介。《一代文豪歐陽修》、《亙古男兒一放翁》獲國小班級讀物推薦。《西施》、《唐代美人圖》獲「好書大家讀」推薦。《漫漫古典情》入選「一百本好書」。

 

//目次//

【自序】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一、遠古
帝力於我何有哉(堯帝)
卿雲爛兮,糺縵縵兮(大舜)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娥皇、女英)
不用命,乃入吾網(商湯)
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箕子)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伯夷、叔齊) 
(附:伯夷、叔齊的故事)

二、春秋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莊姜) 
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杞梁妻) 
千古艱難唯一死,傷心豈獨息夫人(息媯) 
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逢堯與舜禪(甯戚) 
(附:浩浩白水)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許穆夫人) 
我有子弟,子產誨之(子產)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介子推) 
在齊太史簡(崔杼) 
在晉董狐筆(趙盾) 
百里奚,五羊皮(百里奚、杜氏) 
(附:「五羖大夫」百里奚的故事)
秦娥夢斷秦樓月(弄玉、蕭史) 
交交黃鳥,止於棘(秦穆公) 
蘆中人!蘆中人!腰間寶劍七星文(伍員、漁父) 

三、戰國
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魏文侯、魏太子) 
烏鵲雙飛,不樂鳳凰(韓憑夫婦) 
此地別燕丹,壯士髮衝冠(荊軻、燕太子丹) 

四、漢
在秦張良椎(張良)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司馬相如、卓文君)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漢武帝、李夫人) 
在漢蘇武節(蘇武、李陵) 
獨留青塚向黃昏(王昭君) 
玉顏不及寒鴉色(班婕妤) 

五、三國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曹操)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周瑜)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管寧) 
人生倏忽兮如白駒之過隙(蔡琰) 
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曹植) 
為嚴將軍頭(嚴顏)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諸葛亮) 

六、晉
為嵇侍中血(嵇紹) 
落花猶似墜樓人(綠珠) 
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祖逖) 

七、南北朝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花木蘭) 
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蘇小小) 
山中何所有(陶弘景)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六祖慧能)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陳後主、張麗華) 

八、隋
無復姮娥影,空餘明月輝(樂昌公主、徐德言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zrrXcC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DZqIFy 

 

樸月系列作品 《漫漫古典情》https://bit.ly/2JW3C2x

 

//內頁預覽//

9789861784779_b2.jpg

9789861784779_b4.jpg

9789861784779_b5.jpg

 

//作者序//

超越時代、細水長流的「漫漫古典情」
文/樸月


我的《漫漫古典情》第一版,是在一九九一年,由「晨星出版社」出版的。
那時,我已累積了近二十年的寫作經歷,也出過好幾本書了;包括以散文詮釋古詞的「詞演示」、散文、歷史小說、傳記等。這些書,都是先發表,再結集出版的。當時,我也還繼續在給報章雜誌寫專欄,寫單篇的散文、論文發表,也寫「長篇歷史小說」連載。這些作品中,有一部份為兒童寫的「歷史故事」,是台中《台灣日報.兒童版》的專欄。因為這個緣故,我與當時《台灣日報》的副刊主編陳篤弘先生,和負責兒童版的郁馥馨女士,都成為相當友好親切的朋友。
郁馥馨長得嬌小玲瓏,個性開朗可愛。她的姓名,好像每個字都帶著香味,所以,我們都喊她「香香」而不名。
有一次,香香打電話給我,邀我去台中。說:有一家「晨星出版社」年輕的社長陳銘民先生,想跟我談一個出版計劃。
對當時漸入中年的我而言,感覺這位陳銘民先生還真是「年輕」!很有理想,也很有創意。他知道我的寫作題材,與當代的作家很「不一樣」:因為我從小喜歡的是古典詩詞和文史,所以寫作的路線很不「現代」;作品大多與詩詞、文史相關。就想把他頗富創意的構想,託付我來「完成」。
他的構想是:選三百六十五則的「詩詞名句」,附詩詞原文,再搭配我依據這些「詩詞名句」,隨興寫的思感情懷小品文字出一本書。讀者一天讀一則,費不了幾分鐘。若能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時間,就能輕鬆的進入「古典詩詞」的文學天地。
我當時有點詫異;因為當時出版界,正轟轟烈烈的在打一場驚動了文壇的版權官司;有一家出版社,控告另一家出版社「抄襲」了他們出版「詩詞名句」的書。當然,這些「詩詞名句」本身,都出於古人,誰都可以選用,已沒有「版權」問題了。官司的重點,在於名句後面附的「賞析」文字有雷同之處。就在這「時機敏感」的當口,「晨星」這位年輕出版家,竟想出一本「詩詞名句」的書,加入「戰線」湊熱鬧?
我提出我的疑問。他笑了:
「雖然同樣是選『詩詞名句』。但以你對詩詞、文史的修養,和你清雅的文字風格,這本書一定跟他們的都不一樣!」
我也笑了;既感謝他對我的信任,也覺得:遇到這樣有主見和魄力的年輕出版家,跟他合作,共同完成這一理想,應該也是一件愉快的事,當下也就「一言為定」了。我還開玩笑的「保證」:絕不讓他陷入「抄襲官司」的危機!
當時,使用「電腦」,還是屬於「極小眾」。所以,這些文字,都是一字一句用原子筆寫在稿紙上,以「純手工」完成的!而且,也跟我其他的書不同;其他書,大都是文章先發表,再結集。《漫漫古典情》則是專門為了給「晨星」出版而寫的。
在交稿的時候,這位年輕有為的出版家,誠懇的對我說:
「像這樣『古典』的書,大概不太可能『暢銷』。但我相信,她將會是一本『長銷書』。我們就這樣給她『定位』;希望《漫漫古典情》能『細水長流』!」
我也不認為這會是一本「暢銷書」。卻頗意外的,出版後,被許多學校的國文老師們認同、喜愛,並推薦給他們的學生們閱讀;還曾在當時的「北一女」造成「人手一冊」的盛況。也被不知什麼學校或機構推薦,成為包括「古今中外」書籍的「好書一百本」之一。被列入「古典詞章類」的九本中;而且還是九本中唯一屬於「現代人」的作品!
忽忽近三十年了!當年創業不久的「晨星」,早非昔日的「吳下阿蒙」,而成為一個龐大的「出版事業群」;《漫漫古典情》歸屬於他們旗下的「好讀」,繼續出版。
而我,也在繼續我的「讀寫生涯」。二十幾年間,又出版了不少書。在網路興起之後,這些書也陸續因合約到期而絕版。只有《漫漫古典情》的「壽命」超長,不但一直「存活」著,甚至還因為「晨星」(好讀)的持續經營,蓬勃成長。
不知道對「出版社」而言,算是優點還是缺點?我這個人是既宅又被動的;若沒有什麼特別情事,幾乎從不主動跟出版社聯絡;避免騷擾他們的工作,或帶給他們壓力。但他們也並沒有因為作者的「不聞不問」,而冷落了這本書。除了按時給我傳出版資訊、銷售報表,並付「版稅」之外,每每在合約將到期之前,就把新的合約寄來續約了。也不時的主動改版「促銷」;甚至,在今年初,還又改過版;算來,是這本書的第五個版本了。他們不僅改了版面,還請了名家設計封面,讓這本「老書」又有了「新風貌」。
在月前,負責這本書編務的莊銘桓先生來信,問:不知道我是否有其他的作品,可以給「好讀」出版?
今年初,「好讀」為《漫漫古典情》改版之後,一位與我相交二十餘年的朋友,應邀主持「聯合文學出版社」。一上任就來電表示:她希望能為我重新出版那些早已絕版的「長篇歷史小說」。在這網路時代,這樣的「舊書」有人青睞,更何況還是由我的好友主持其事!當然二話不說的,就同意把我那些「長篇歷史小說」交給她;今年也已出版了「文學家系列」的兩本書《西風獨自涼.納蘭容若》和《來如春夢去似雲.蘇東坡與朝雲》了。其他的,她則預訂在明年陸續出版。
因彼此已有了承諾,「長篇歷史小說」就此有了歸屬。不論「人情」或「義理」,都不能也不該「三心兩意」了。就如這些年來,也曾有出版社想跟我要《漫漫古典情》,我都當即婉謝拒絕;「晨星」一直對我尊重友好,善意相待,並沒有虧負我!我也非常珍惜彼此間這「不落言詮」的信任與情誼;同樣,不論「人情」或「義理」,都不能「辜負」老朋友!
因此,我跟銘桓說:他們來遲了一步!我的「長篇歷史小說」,都已「名花有主」了。但我有些以不同體裁寫的「歷史短篇」,已貼上了我的「部落格」。他可以上網去找找看;如果有他們覺得合適的,就可以給他們。
後來,銘桓給我來信:他已經搜索、閱讀過我「部落格」裡的文章了。他們決定先要「詩詞故事」系列。而且覺得:可以還是用《漫漫古典情》為書名。這想法好像也頗合情入理;實際上,不僅是「詩詞故事」,甚至連同我寫的其他歷史短篇人物或故事,沿用《漫漫古典情》這個「總題」,也都全無扞格、牽強之感;因為內容本來就都屬於「漫漫『古典』情」呀!換言之,此後,《漫漫古典情》對我來說,將不僅是「一本書」的書名,而是專屬於我的「書系」了。
這些故事的篇數,雖然比《漫漫古典情》少得多!但總字數是有過之的;因為那些「名句」所附的小品文,大約都只有一、兩百字。而這些連敘述、帶議論的作品,少則千餘字,多則數千字;否則無法完整的容納「故事情節」,及我對這些人與事的見解與論述。因字數較多,「好讀」站在讀者的立場考量;一本書若是字太小、太密集、太厚重,對讀者會造成傷眼,或閱讀上的不便。因此決定將「詩詞故事」分為兩冊出版;《漫漫古典情2》由「遠古」到「隋」;《漫漫古典情3》則由「唐」到「民國」。
其中有十二篇,出於文天祥的〈正氣歌〉中的詩句;加上他自己,總共是十三篇。這一部份,是因為相交近三十年,我看著「誕生」的「心韻合唱團」,去年的演唱曲目中有〈正氣歌〉。向例,他們在演唱相關「古典詩詞」的曲目之前,都會邀請我去為他們解說這些「古典詩詞」作品。在給他們解說〈正氣歌〉中列舉的人物和故事之前,我還真費了不少的時間和心力去準備!既然時間、心力都已經投入了,把這些故事寫出來,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而其中的人物,和其他「詩詞故事」中的人物也不大相同;這些人物故事所呈現的,不是兒女柔情,也不是個人經歷、感懷,而是國家民族大義!恐怕,這種從對「國家民族」的「忠愛」出發,不惜濺血捐身的「忠肝義膽」,也正是現代人最欠缺,而有「振聾發瞶」醒世意義的!而其中有些人物,像「三國」時代的嚴顏、諸葛亮,長久以來,一般人都被《三國演義》誤導,也應該還原其「真相」了!這些作品,也按著故事主角的朝代,列入書中。
緊接著要做的是:為這些當初就沒有按照時代順序,隨興寫成的作品,編纂「目錄」;這件事,由我自己來做,恐怕比編輯容易得多!於是我按著「朝代」排序;由遠古「帝堯」時代單純質樸的〈擊壤歌〉開端,一直到民國初年,詩僧蘇曼殊清婉深秀的〈憶西湖〉:「春雨樓頭尺八簫」結束。
對這些陸續寫的「舊稿」,我也一一重新校讀,整理、修訂。然後,像當年一樣:我鄭重的把這些作品,懇切的交託在如今已然成為「出版重鎮」的「晨星.好讀」編輯手中。
我是十分愉快的;在這不但「家家有電腦」,更「人人滑手機」的網路時代,出版業所受的衝擊,是人所共知的。還能有一套兩本的「新書」出版,是何等的幸運!自己想想:或者,竟也因為這些都是「不合時宜」的「古典文學」吧?在「時間巨輪」的推動下,那些曾經屬於「現代」,甚至曾經在當時算是「前衛」的作品,已漸為飛逝的時光,和改變得太快的思想觀念、生活模式與電子科技「浪淘盡」之際,「古典文學」卻因為超越了「時代」,已進入了「歷史」,不為「時代」局限,反而得以繼續流傳了。
愉快的同時,把這些作品,交託給已經合作了近三十年,彼此信任的「老朋友」來經營、管理,我也真是「放心」的!
我自己也不知道緣由;今年,已「高齡」七十有一的我,似乎走了一步「老運」;在自己早已不再「期待」的情況下,竟連續已有三本改版或重出新版的書問世了!現在,整理完這兩本多年來陸續寫成,還不曾出版,真正的「新書」,我只能滿懷喜悅的說:
「感謝天主。」
一位相交數十年的老朋友則笑:
「我覺得,那些生前就非常疼愛你的長輩們,也都在天上聯合保佑你呢!」
好像是真的!人生至此,除了感謝,夫復何憾?

 

//書摘//

【南北朝】
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蘇小小)(節錄)


天下有些人與事,說起來還真是「不公平」;許多人努力奮鬥了一輩子,也未必能流芳傳名於後世。有些人卻似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名垂千古」。其中最令人難以理解的人物之一是:「南北朝.南齊」的名妓「蘇小小」。一千多年來,有許多文人雅士都曾為她作詩追悼,或墓前憑弔。清代以散文和詩名重一時的袁枚(字子才,號隨園老人),還曾刻了一枚閒章隨身攜帶;閒章上刻的七個字是:「錢塘蘇小是鄉親!」

使當時的士林大為不滿;與他的故鄉錢塘(杭州)有淵源,歷史上「重量級」的人物有多少(隨便舉例:白居易、吳越王錢鏐、蘇軾、岳飛、于謙……)!他都不提,偏去認一個名妓為鄉親!他卻覺得,「蘇小小」才是錢塘歷史上最「可愛」的人物!

蘇小小究竟是何許人呢?恐怕從古至今也沒人弄得清楚。現在所傳述她的「故事」,大概也是後人拼拼湊湊、加油添醬而成的。甚至,有許多人認為她根本是無中生有「製造」出來的「傳奇人物」,而非真實的「歷史人物」。事實上,我們一般認知的所謂「歷史人物」,特別是活躍文學或舞台上的人物,許多都是「製造」出來的。他們有些真的只是「傳奇故事」裡的人物,有些雖有其人,傳述的「故事」卻經過「添油加醬」。其中有些「得天獨厚」的,經過長時間一代代文人雅士的不斷「加工」,已掩蓋了歷史的真實,越傳越像真的!

蘇小小,或許也屬這一類。「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多少烜赫一時的歷史人物,都在歷史的長流中湮沒了。而她竟能流傳了一千多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這麼「活生生」的讓人信以為「真」,也可真是「異數」了!

蘇小小的「原始資料」非常簡單:

這個名字,最早出現在成書於南朝「梁代」的《玉臺新詠》;書中有一首〈蘇小小歌〉(或名〈錢塘蘇小歌〉):

 

妾乘油壁車,郎跨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相傳,她是「南北朝.南齊」時代錢塘的著名歌妓,並因工詩,而有「詩妓」之名。最早的記載,大約如此而已。經過不斷加枝添葉,她的「故事」就越來越完整動人了:

「據說」,因為她身材纖小,有如「香扇墜」,故名「小小」。原本出身良好家庭,因父母雙亡,無依無靠,而進入青樓為妓。與一般妓女不同的是:她可以說是自己選擇當歌妓來維生的。而不像一般青樓妓女,大都是從小由假母(鴇母)買來,經過長年的調教,到了一定的年齡,才看她們本身的條件,開始「掛牌接客」,成為假母手中的「搖錢樹」。

假母栽培這些女孩子,尤其是稟賦良好,姿色出眾的,可以說是「不惜工本」的栽培;從小請人教導琴棋書畫、輕歌曼舞。她們的衣著品味、待人接物、言談舉止、乃至一顰一笑,都是經過「訓練調教」的。假母既在她們身上下了大本錢培訓「投資」,出道之後,當然得斤斤計較「報酬率」。因此,這些青樓女子,也身不由己的得努力賣笑、賣藝、賣身的為假母賺錢。假母對她們操控甚嚴;她們從小就是假母買來的,都有一紙「賣身契」捏在假母手裡。因此,在假母手下往往是不能作主,也沒有自由的!直到自己存夠了「私房錢」買回賣身契,或遇到對她有情,願意為她贖身從良的「恩客」,才能「脫離苦海」。不然就只能等著人老珠黃,門前冷落。甚至落得貧病交迫,衣食不周的悲慘下場。事實上,青樓女子日後有好下場如〈李娃傳〉裡李娃的,恐怕真不多;後世研究歷史的人指出:在那重視門第氏族的時代,法律就不允「良賤通婚」,事實上根本不可能!因此,青樓女子能「老大嫁作商人婦」,都已經算是結局不錯的了。

蘇小小卻不一樣;她雖在青樓,卻是「自由之身」,沒有假母監督管束。所以她雖然也和一般歌妓一樣,賣笑獻歌,侑酒娛賓。本身卻擁有接待對象的「選擇權」,她不願意的話,任你高官厚爵,巨商富賈,也未必有錢就能受她歡迎。而她喜歡的是與當代文士們往來酬唱,而不是去應酬那些達官巨賈。

曾有觀察使孟浪,因公事來到錢塘。他早聽說過蘇小小的盛名,身為官員的他,不便公然到青樓去造訪,就命人請蘇小小來見。沒想到蘇小小根本沒把「官員」二字放在心上,派人催請了好幾次,才姍姍而來。孟浪十分不悅,心想:一個歌妓,架子這麼大!竟連他這樣的官員都不放在眼裡!又想,她雖有「詩妓」之名,那可能有什麼真才實學?不過是那些無聊文士吹捧而已!決定刁難她。就指著庭中一株梅花,要她當場以梅花為題作一首詩。蘇小小從容不迫地信口吟道:

 

梅花雖傲骨,怎敢敵春寒?若更分紅白,還須青眼看!

 

她顯然就是以梅花自喻,明指孟浪有如春寒。使得孟浪當場啞然,只有讚佩的份。

愛好大自然的她,也常乘著彩繪的「油壁車」香車到西湖去賞玩湖光山色,生活非常悠遊自在。雖然,也有許多達官貴人,王孫公子都慕名而來,甚至想重金求娶。她卻淡淡地回覆:「我雖是個青樓女子,卻是自由之身。喜歡隨性自在的生活,受不得名門世家種種禮教規範的約束!」

她既富才藝,識詩書、善歌舞。為人又重情尚義,頗有俠氣。既不追慕富貴,也不輕鄙寒賤;對達官富賈,未必刻意逢迎,對有才華的清寒士子,卻常青眼相待,並予以接濟資助,幫助他們求取功名,進入仕途。

由於她不但絕豔無雙,風情萬種。又雅擅詩文,多才多藝,很快就成為當代錢塘首屈一指的紅歌妓。身邊圍繞的人雖多,但她的眼界很高,能得她垂青,願意以身相許,也很不容易。直到偶然遇到了奉父命,由京城建康(今南京)到錢塘來辦事的才子阮鬱(郁),才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阮鬱的出身高貴;相傳,他的父親是南齊宰相阮道。他奉父命來到錢塘,閒時,便騎著一匹青驄馬,到西湖閒逛遊玩。就在西湖的西泠橋畔,邂逅了也乘著油壁香車到西湖遊玩的蘇小小。蘇小小清麗絕俗,風姿楚楚,舉止落落大方,嫻雅動人,讓阮鬱一見驚為天人。蘇小小雖然閱人多矣,卻一直沒有遇到真正讓她中意願意許身的心上人。見到阮鬱少年英俊,貌如潘安,又溫文儒雅,卓然出塵,也不覺為之心動。在車馬交會於西泠橋時,她對著阮鬱搴簾微笑,並且柔聲曼吟:

 

妾乘油壁車,郎跨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等於是告訴他:她就住在西湖畔,西陵松柏之下的小樓裡。

阮鬱照著她詩中的指引,果然在西陵松柏下尋到了她居住的小樓。交談之下,都為對方的才貌、談吐傾心。兩人一見如故,情投意合。許為知己,結為愛侶。蘇小小因而閉門謝客,與阮鬱出雙入對,如膠似漆。

阮鬱沉醉在溫柔鄉中,把父親「辦完事趕快回家」的吩咐置諸腦後,樂不思蜀。他父親等了三個月,都不見兒子返家,不免憂急;分明交代他辦的事,十天就能辦妥,為什麼留連錢塘,三月不歸?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故了?派人打聽的結果,才知道兒子竟是因為迷戀上錢塘歌妓蘇小小,沉醉青樓,才忘了回家的。為之大怒,立時寫信給他,命他馬上回家。

阮鬱難違父命,卻以為父親不知道他迷戀蘇小小的事。總以為回去見過父親,交代了父親交辦的事,很快就可以回到錢塘來。所以,在臨別時,海誓山盟,對蘇小小做了很快就會回來的承諾。

與阮鬱別後,蘇小小就天天數著日子盼望他回來。卻不知道:他一到家,就被他的父親痛責他不求上進,迷戀煙花。把他關在書房讀書,不許出門!並派人嚴密看守,讓他插翅難飛!

他這一去,不但人不回來,連封信都沒有!蘇小小久候阮鬱不歸,茶不思,飯不想,終日抑鬱寡歡。她本來就身體嬌弱,禁不起這一番「愛.別離」相思之苦的折磨,不久,就因相思情切而病倒了。又因為阮鬱並沒有告訴她自己出身相門的真實身分,因此,蘇小小也想不到兩人的問題,其實癥結在於「門不當、戶不對」;這樣身分的落差,兩人根本沒有結合的可能!難免心存「郎君薄倖」的疑懼與痛苦。終於一病不起,玉殞香消。

她曾經資助過一個清寒的讀書人鮑仁,此時已進入仕途,衣錦榮歸。特地到蘇小小所居的小樓相訪,想向她報告喜訊,並感謝她當年義伸援手的資助之恩。不意,他到達時,卻驚聞蘇小小去世的消息。當時蘇小小已然入殮,尚未下葬。他撫棺痛哭之餘,鄭重為她主持葬禮。照著她的遺願,將她安葬在西湖她與阮鬱相遇的西泠橋畔。並為她在墓前立碑,上書:「錢塘蘇小小之墓」。

這故事中所謂的南齊宰相阮道、宰相之子阮鬱(郁)、觀察使孟浪,都於史無徵;若加搜索,這些人名也都只是附麗於「蘇小小」的故事裡。而說她資助鮑仁「進京趕考」去參加科舉考試一事,更是無稽;科舉始於隋,成為正式的制度,已到唐朝了。「南齊」時顯然還沒有科舉,當然也就沒有資助士子「進京趕考」的事!顯然,這些看來「有名有姓」的人物,大約也是「製造」的可能居多。雖然如此,這哀感頑豔的故事,幾經流傳,還是感動了許多後世的詩人文士。唐代有「詩鬼」之稱的李賀,就曾為她寫過一首非常美的〈蘇小小墓〉歌: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佩。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沒想到,她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到了五、六百年之後的北宋,竟然有了「續篇」。

北宋時,有一位才子司馬槱(字才仲),陝西人。當他在洛陽居住的時候,有一天睡午覺,夢到一個絕色女子,搴簾對他微笑。輕啟朱唇,唱道:

 

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將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昏雨……

 

他聽著,覺得詞曲皆美。忍不住問:「請教小娘子,這是什麼曲子?」

那美人答道:「〈黃金縷〉。」

頓了一下,又凝視著他,深情款款地說:「我與你有宿世情緣。日後,我們會在錢塘江上見面的。」

說完,就消失了蹤影。他醒來,有些迷惘;也不知這夢從何而來。夢裡的情景,卻記得清清楚楚。心想:洛陽離錢塘幾千里遠,他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跑到錢塘去?欲待不信,那美人的容貌,卻那麼明晰的如在眼前。而她所唱的那首〈黃金縷〉,也字字句句如在耳邊。於是他把這詞寫了下來。

他沒想到,過了不久,他認識了當代的「文宗」蘇東坡。蘇東坡對他的文才十分欣賞,極力鼓勵他參加應制考試,求取功名。他參加了,也考中了。不久,被朝廷派到杭州(錢塘)任官。

他到達錢塘,見到了也跟蘇東坡有深厚淵源的秦覯;秦覯當時正在杭州任職,跟他同事。

兩位青年才子一見如故,意氣相投,很快的就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己朋友。他拿出他記下的〈黃金縷〉給秦覯看。秦覯看了,說:「才仲!這闋〈黃金縷〉(別名蝶戀花、鵲踏枝、鳳棲梧等)寫得極好!但為什麼你只填了半闋,沒有寫完?」

「少章!這詞不是我作的,乃是夢中得來。」

於是,他對秦覯說明了這詞的來由。秦覯笑了,說:「那就讓我來續貂,寫完了吧!」

他是「蘇門四學士」之一秦觀(字少游)的弟弟。秦觀是當代最著名的詞壇名家,秦覯本身也擅長詩詞吟詠。提起筆來,就接著往下寫:

 

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輕敲,唱徹黃金縷。夢斷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南浦!

 

司馬槱看他把這闋詞續得天衣無縫,非常高興,大加讚賞。過了一會,秦覯告辭走了。他覺得有些睏倦,就上床閉目休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又夢見那女子來到房間裡,笑靨如花。對他說:「我的宿願,今日終能得償了!」

說著,就上床與他同寢。夢中兩人纏綿繾綣,備極恩愛。從此,這女子天天都來,宛如夫婦一般,與他共同生活。

他偶爾跟同事們說起這件事。他們都很驚慌,對他說:「你不知道嗎?我們官舍的後面,有一座蘇小小墓。你別是遇到妖怪,或是被她的鬼魂纏擾了吧?」

他聽了,只是笑笑,也不以為異。更沒有接受他們的建議,找人作法捉妖驅鬼。不到一年,他就病倒了,而且病情日益沉重。

他有一艘平日作為遊湖工具的船,長年停泊在湖邊。在一個月明之夜,船夫看到他與一個美人攜手來到湖邊。以為他們要坐船夜遊,忙招呼他上船。不意兩人才上了船,船尾就失火了。船夫搶救不及,連忙到他家去報信。走近他家,卻聽到裡面傳出哭聲;司馬槱不久之前嚥氣了!

這一段神話或鬼話,是誰編造的?無可查考,但前面「傳奇故事」中的人物雖於史無徵。這一段故事中司馬槱和秦覯卻都是歷史上明確存在,並留有著作的人物。故事的時間、地點也無不符合。所以這故事也隨著蘇小小的故事流傳在民間,而且更繪形繪影。是否司馬槱就是當年阮鬱的後身,所以蘇小小來與他重續前世未了之緣?也都留給後人去自由想像了!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