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奧斯汀_正封.jpg

珍愛奧斯汀【經典插圖套裝】(七冊全譯,加贈精美筆記本) 

珍.奧斯汀(Jane Austen)◎著
休.湯姆森(Hugh Thomson)◎繪
劉珮芳等◎譯

【類別】:翻譯文學、英國文學
【出版日】:西元2021年06月01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760頁/定價2200元
【ISBN】:9999202104252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fd6ppee6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kbuct3y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38ut5c

 

情感小說的不敗經典,珍.奧斯汀小說全集

新裝珍藏七冊盒裝──六部經典長篇+好讀出版獨家短篇集,原文全譯,全系列皆附精美插圖,是珍迷必收的愛藏完全版!
加贈套裝限定筆記本──兩款內頁紙隨寫隨記,摘錄名場景+錦言佳句,讓珍.奧斯汀的睿智常伴身邊不離手!

01《理性與感性》 Sense and Sensibility
珍.奧斯汀的小說處女作,最峰迴路轉的作品,開創奧斯汀式獨樹一幟的幽默
英國票選最不可錯過的百大經典小說之一
李安導演金熊獎電影名作《理性與感性》原著

穩重而不善表達感情,她的名字叫「理性」
天真而滿懷熱情,她的名字叫「感性」
當「理性」被感性衝破,「感性」讓理性喚回時,
擺盪的情節絕對不容錯過!

冷靜的姐姐愛蓮娜愛上了坦率的艾德華,卻發現心上人早有了婚約對象,她及時勒住了自己的真情深陷,以友誼交往……
浪漫多情的妹妹瑪麗安,天生聰明伶俐,一心期盼嫁個風度出眾的丈夫,卻愛上了輕佻的公子哥兒魏勒比,慘被拋棄而生重病……

透過兩位姐妹花的愛情故事,欣賞珍.奧斯汀最值得聆聽與參考的感情觀。 

02
《傲慢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
珍.奧斯汀的小說代表作,最愛小說票選永遠高居榜首的愛情經典
●BBC票選對女性影響最大的文學作品榜首
英國圖書館員最愛的百大小說榜首

一個富有而驕傲的英俊先生
一位任性而懷有偏見的聰穎小姐
當傲慢碰到偏見,激出的火花豈止精采可以形容!

因為自身條件的優越,加上對於環境人物的不熟悉,達西先生以冷漠傲然的態度作出人們與自己的區隔,卻也讓人們認定他的傲慢。直到目空一切的達西先生發現了伊莉莎白的魅力,並深陷其中……
達西在舞會上的一席話,讓伊莉莎白認定了他的傲慢,加上旁人的挑撥,更是讓她深信兩人的不合,這種偏見讓伊莉莎白努力的拉開達西與自己的距離。可是種種的因緣際會和事件的發生,卻意外促進了兩人的愛情……

一部最能改變女性對自己評價的文學作品,在傲慢與偏見之間,細細品味珍.奧斯汀的理性與感性。

03《勸服》 Persuasion
珍.奧斯汀最真摯感人的告別佳作,揭示一段破鏡重圓的坎坷情路
評價更勝《理性與感性》的愛情小說
●BBC 2007年影集《勸服》原著

一段因被勸服而放棄的舊情,
一段因忠於自我而獲得的真愛,
迂迴的女性心路肯定值得再三回味!

身為從男爵千金,安在十九歲時與青年海軍軍官溫特伍相戀,私訂婚約。但卻因男方家無恆產且地位卑微,這段純樸的姻緣,便在父親沃特爵士和她最信任的教母羅素夫人勸說反對下告終。
八年過去了,已晉身海軍上校、頗有一番積蓄的溫特伍重回故地。因緣際會之下,安與昔日戀人再度重逢。以眼神猜心的一場捉迷藏自此上演,兩人該如何化解昔日的情怨、擺脫旁人的意見牽絆,以彼此真心相對……

年屆不惑的才女珍.奧斯汀,以創新的筆法與不同以往作品的成熟角度,描繪出一段曲折多磨的成人愛情。

04《愛瑪》Emma
珍.奧斯汀最浪漫純真的喜劇小品,詮釋一曲真愛就在身邊的戀愛狂想
●1996年賣座電影《愛瑪姑娘要出嫁》原著
珍.奧斯汀本人最鍾意的作品

一位愛管閒事的望族千金,
墜入一場邱比特的惡作劇,
她無心戀愛,卻仍為此兜兜轉轉,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依舊守候她的芳心一隅。

聰明伶俐又熱心的美麗小富婆愛瑪,無意踏入婚姻,竟老愛幫別人編織良緣、亂點鴛鴦譜,誰知愛神的箭總是跟她作對!
勸著好友海芮放棄農戶馬汀的求婚,轉投艾爾頓先生的懷抱,愛瑪自己卻招來對方的愛慕;下一位好友的新郎候選人法蘭克.邱吉爾,原來早已私訂終身,再度破局。就在海芮將目光放到被愛瑪視為兄長的最佳紳士奈特利先生身上時,愛瑪才驚覺自己的心早已被人偷走了……

趣味橫生的詼諧情節、出人意料的配對,看珍.奧斯汀詮釋真愛就在自己身邊的戀愛狂想曲。

05《諾桑覺寺》 Northanger Abbey
珍.奧斯汀最幽默諷刺的驚悚之作,真實與夢境交織的「輕」靈異喜劇
奧斯汀六部曲中獨樹黑暗風格的小說
●2007年英國獨立電視台(ITV)影集《諾桑覺寺》原著

一位沉浸黑暗幻想的天真少女
闖入一座鬼魅徘徊不去的神祕古宅
譜成一部虛實交錯的驚悚浪漫喜劇

嗜讀恐怖小說的十七歲少女凱瑟琳,在巴斯結識了氣質迷人的蒂爾尼兄妹,並受其父蒂爾尼將軍之邀,前往充滿詭譎氣氛的諾桑覺寺作客。
被誤以為是富家女的凱瑟琳,將軍本有意撮合她與次子亨利。真相大白之後,情同意合的小倆口將迎來怎樣的結局?

在四部暢銷作之後,珍.奧斯汀重新買回過往書稿並再次修訂出版的《諾桑覺寺》,注定成為奧斯汀系列作中最不同凡響的青春羅曼史。

06《曼斯菲爾德莊園》Mansfield Park
珍.奧斯汀最廣受討論的名著,十九世紀英國上流社會的最佳縮影
●1999年電影《窈窕野淑女》改編原作
●2007年英國獨立電視台(ITV)同名影集原著

兩小無猜的表兄妹之戀,
受一對貴族男女的魅惑阻斷,
面對突來造訪、才貌兼備的富裕子弟,
感情甚篤的青梅竹馬又該何去何從?

十歲起寄養於男爵姨丈的曼斯菲爾德莊園,小芬妮受盡表親一家的冷落對待,二表哥艾德蒙的溫柔成為她唯一慰藉。
歲月如梭,芬妮已出落成青春少女。某日克勞佛兄妹突來造訪,身家地位、美貌兼具且作風大膽的兩人,攪亂了莊園內原來的一切。面對傾慕的表兄,和迷人的亨利.克勞佛,芬妮芳心該歸何處?感情甚篤的青梅竹馬又該何去何從?

初版銷售速度超越《傲慢與偏見》的《曼斯菲爾德莊園》,女主角的獨立性格、奴隸貿易制度觀點等首見於奧斯汀作品,足見其領先時代的角色設定吸引人之處。

07《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 Short Stories of Jane Austen
好讀獨家!珍.奧斯汀短篇小說全收錄,足見情感小說教主的幽微睿智
收錄電影《蘇珊夫人尋婚計》原著小說
以及英國獨立電視台(ITV)影集《桑迪頓》(本書譯為《沙地屯》)原著

文藝男女、言情女孩最愛的珍.奧斯汀又來了!
這次她以書信體裁、一封封魚雁往返
來講愛情故事,也講人際關係裡的推敲與盤算

十四歲的珍.奧斯汀,寫下了《愛與友誼》,諷刺時下言情小說的不切實際。
年方十九的她,再度提筆寫下《蘇珊夫人》,一名寡婦為了尋找長期飯票而機關算盡的故事。

本書更收錄奧斯汀未完成遺作:
《沙地屯》敘寫一名鄉村少女在難得的假期裡,看盡富貴人家的荒謬言行;
《華森一家》則毫不留情地揭露大家庭內的勾心鬥角。

四則短篇銜接珍.奧斯汀寫作生涯不同時期,足見她的早熟世故與幽默,且善於觀察身邊之人,進而反思人性。


「愛與被愛,是有條件的。愛情,需要理性與感性來操作。」──珍.奧斯汀

 

//作者介紹//

珍.奧斯汀(Jane Austen, 1775—1817
珍.奧斯汀出生在英格蘭南部的鄉村,在一個家有八個孩子的牧師家庭中長大。她未受過正規教育,卻靠著在家自學、廣泛閱讀與書寫,成為英國文學史上公認的才女,並深受大眾喜愛。
珍從17歲開始寫作,不過直到36歲她的第一部小說《理性與感性》才問世,第二部《傲慢與偏見》開始聲名大噪,後來的《曼斯菲爾德莊園》、《愛瑪》也大受歡迎。她的作品都是匿名出版,唯有《諾桑覺寺》和《勸服》兩部小說是過世後才以真名發表。
除了六本長篇作品,她還有書信體小說《蘇珊夫人》、少作《愛與友誼》,與未完成遺作《沙地屯》、《華森一家》等留世。

 

//繪者介紹//

休.湯姆森(Hugh Thomson, 1860—1920)(理性與感性、傲慢與偏見、勸服、愛瑪、諾桑覺寺、曼斯菲爾德莊園)
愛爾蘭插畫家,1884年移居倫敦,開始執筆為雜誌刊物繪製插畫,善以簡單線條勾勒十九世紀鄉紳、貴族社會的人物姿態,作品漸受歡迎。18941898年間,他為珍.奧斯汀六部小說繪製百餘幅精美插畫,流傳至今。

●Indigo Illustration(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
全職自由接案,任何工作歡迎詢問。
作品:http://www.heyshow.com/gallery/32417/artworks/
E-mail
indigo199080@gmail.com

 

//譯者介紹//

劉珮芳(理性與感性、傲慢與偏見、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
1967年出生於台灣南投。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曾任中部出版社編輯。極愛翻譯工作,目前從事對外籍人士的中文與台語教學,以及對台灣人的英語教學等。譯作有《小婦人》、《與珍.奧斯汀喝杯下午茶》、《錦繡佳人》、《簡愛》(與陳筱宛合譯)等。

鄧盛銘(傲慢與偏見)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碩士。曾譯《啟動潛能的力量──西瓦心靈術》、《心靈雞湯5──關於愛與感動的故事》等書。

簡伊婕(勸服、諾桑覺寺)
輔大大傳系畢業,目前在出版社任職。

林劭貞(愛瑪)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教育傳播科技博士,圖書館學與資訊研究碩士。譯有《獄中情人》、《舞在狂熱邊緣》、《比奇顏.迷失的渡鴉》、《銀色童話》、《荊棘裡的天使》、《福爾摩斯外傳》等。目前為兒童文學工作者,從事翻譯與教學研究。

伍晴文(諾桑覺寺)
曾在英國研修碩士學位,深受英國文學中自然與人文交織的氣息所吸引。期望能將英國文學獨特的氣質,帶給更多中文讀者感受。譯有《純真年代》、《咆哮山莊》、《艾格妮絲.格雷》、《漂鳥集》、《新月集》等。

高子梅(曼斯菲爾德莊園)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純真年代》、《上帝的異想世界》和《869天的腦瘤日記》等書。

陳筱宛(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
英國倫敦大學教育研究院比較教育碩士。曾任職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譯作包括《別掉入思考的陷阱》、《寶寶也是哲學家》、《王爾德短篇小說集II》、《簡愛》等書。

王聖棻、魏婉琪(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
王聖棻,從事翻譯工作十餘年,譯有《大亨小傳》、《基督教的故事》等。魏婉琪,清大中文所畢,譯有《冰狗任務》等。兩人合譯作品有《黃昏時出發》、《卡娣的幸福》、《星星婆婆的雪鞋》、《死亡大事》、《活在一個愛恨剛剛好的世界》。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fd6ppee6

晨星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kbuct3y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38ut5c

 

//內頁參考//

9999202104252_b1.jpg    9999202104252_b2.jpg

 9999202104252_b4.jpg    9999202104252_b3.jpg

//專文導讀//

《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導讀

書信女王──《蘇珊夫人》中的惡女、書信與權力展演

文/施舜翔(作家、文化評論人,著有《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少女革命:時尚與文化的百年進化史》、《性、高跟鞋與吳爾芙:一部女性主義論戰史》。)

  二〇一六年,《蘇珊夫人尋婚計》(Love & Friendship)上映,讓所有的珍迷都瘋了。這部電影名字雖取自珍.奧斯汀少女時期的作品〈愛與友誼〉,改編的卻是她少被論及的中篇小說〈蘇珊夫人〉(Lady Susan)。曾在一九九六年扮演艾瑪的凱特貝琴薩(Kate Beckinsale),二十年後再次出演珍.奧斯汀筆下最迷人的反派角色。〈蘇珊夫人〉的魅力在哪,何以在被忽視了兩百年以後,重新帶起一波後千禧年的「奧斯汀狂熱」(Austen-mania)?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談〈蘇珊夫人〉所展現出的書信力量,以及惡女的魅力。

  〈蘇珊夫人〉是書信體小說,因此,談〈蘇珊夫人〉,不可能不談書信寫作。一九三二年,在查普曼(R. W. Chapman)編輯的珍.奧斯汀信件出版以後,珍.奧斯汀的書信成為熱門的研究焦點。批評家想看她在信中談大事,談政治。當然,珍.奧斯汀不是沒談過大事,也不是沒談過政治,但她的信件寫的大多是舞會,愛情,婚姻,風尚以及家庭瑣事。批評家失望了。他們不知道的是,芝麻小事舉足輕重,芝麻小事也有政治。正如她在一八〇八年寫給卡珊卓(Cassandra Austen)的信中所說的:「這些的確都是芝麻小事,不過卻是舉足輕重的芝麻小事。」(“Little Matters they are to be sure, but highly important.”

在珍.奧斯汀的年代,寫信是女人的家務責任,也是女人的權力來源。十八世紀末,英國郵政系統的改革讓私人信件急速增長。女人每天寫信給親人,給伴侶,給密友;書信是女人的日常生活實踐。透過寫信,女人卻也掌握了人際關係,管理了婚姻經濟,調節了家庭社群;書信因此化為女人的日常權力展演。

  書信是表演。書信本該私密,珍.奧斯汀也從未想將信件公諸於世,可是,她當然也知道,就連寫給卡珊卓的親密信件,都是一種文字表演。所以,書信本身就是舞台。女人透過寫信表演不同層次的情感思緒,女人也透過寫信掌握細膩微妙的人際關係。表演性情感最終成為十八、十九世紀女人重新取得權力的策略。

  蘇珊夫人是表演性情感的箇中好手。在開啟小說的第一封信中,蘇珊夫人便對維儂先生表演親密,表演關心,希望能在教堂山落腳。下一封信,蘇珊夫人卻立刻向密友艾莉莎揭露自己逃離曼華林家,走投無路的窘境。蘇珊夫人將書信化為自己粉墨登場的舞台,透過書信表演各式各樣的情緒,也透過書信操弄錯綜複雜的人脈。向來識破她表演的凱薩琳維儂就說,蘇珊夫人最大的威脅,正來自於她對語言的完美掌握。書信不只是蘇珊夫人的文字舞台,更是蘇珊夫人的權力來源。

  書信寫八卦。不過,正如芝麻小事舉足輕重,書信八卦也非同小可。八卦在父權社會的語言位階中原被賤斥,珍.奧斯汀的書信卻揭露了八卦的政治性。八卦是社群互動的微妙體現,權力政治的陰性切面。透過八卦,十八、十九世紀的英國女性建構出陰性的書寫語言,在這個頻繁交換瑣事的過程中,形塑出女性的集體經驗。這當然讓我們想起了史派克(Patricia Meyer Spacks)口中的「嚴肅八卦」(“serious gossip”)。對史派克來說,「嚴肅八卦」不同於惡意謠言(“distilled malice”),也不同於漫漫閒談(“idle talk”)。 「嚴肅八卦」是一種親密論述,不只是女性用以表述自我的媒介,更是女性用以締結盟誼的形式。

  蘇珊夫人是八卦政治性的文學化身。她以八卦建構情誼,交換感情,也以八卦運轉人事,再造自我。艾莉莎與蘇珊夫人正是十八世紀女性透過八卦結盟的最好例子。然而,這只是文本內的八卦交換。〈蘇珊夫人〉最有趣的地方,是存在於文本內外的八卦交換──每一個快速翻閱〈蘇珊夫人〉、熱切期待後續發展的讀者,都是蘇珊夫人隱而不見的歷史共謀者。

  當然,真正使蘇珊夫人化為珍.奧斯汀筆下最迷人反派角色的原因,還是她對愛情婚姻的精妙操作。前一刻她還在控制女兒費德莉卡與詹姆士爵士成婚,下一刻便抵達教堂山將德寇西先生迷得神魂顛倒。前一刻才保證德寇西先生仍是囊中之物,下一刻便在德寇西先生憤而離去以後與詹姆士爵士再婚。蘇珊夫人是逃逸出父權控制的黑寡婦,也是流轉於婚姻市場的交際花。她精確計算每個角色的婚姻資本,殘酷摧毀資產階級的婚姻神話。蘇珊夫人不是捍衛真愛的伊莉莎白班尼特,也不是追求浪漫的瑪麗安達許伍德。在珍.奧斯汀的小說中,蘇珊夫人無疑是最不典型的女英雄。蘇珊夫人是工於心計的瑪麗克勞佛──這一次,瑪麗克勞佛成為主角。

  有人說,蘇珊夫人就是珍.奧斯汀的文學化身。蘇珊夫人以戲謔口吻書寫情愛婚事,的確與奧斯汀敘事者的諷刺聲音高度重疊。很多人以為珍.奧斯汀只是一個成天幻想真愛與婚姻的天真女孩,卻忘了她是最懂得計算婚姻資本的小說家。每個男主角擁有多少資產,她攤開來寫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所以,與其說珍.奧斯汀是伊莉莎白,不如說珍.奧斯汀更似蘇珊夫人,在這權力分秒流動的婚姻市場中,以戲謔諷刺的分身遊走其中,不被吞噬。

  到底哪一個才是珍.奧斯汀?捍衛真愛的伊莉莎白,還是嘲弄婚姻的蘇珊夫人?這是批評家至今無法回答的問題。美國文化評論家洛菲(Katie Roiphe)曾在〈奧斯汀的曖昧〉(“The Ambiguities of Austen”)一文中,點出珍.奧斯汀小說的內在矛盾。她發現,珍.奧斯汀一方面看似穩固婚家體制的常規秩序,一方面卻又寫出常規之外的反派魅力,包括 《曼斯菲爾德莊園》(Mansfield Park)中的瑪麗克勞佛,或是直到現在才因凱特貝琴薩而浴火重生的蘇珊夫人。洛菲說,「珍.奧斯汀給了那些逃逸於傳統婚姻敘事之外的女人一種獨特的魅力──即便只有一會兒。」蘇珊夫人所象徵的,正是惡女的魅力。

  誰又知道,寫了那麼多「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珍.奧斯汀,內心可能藏著一個蘇珊夫人。在伊莉莎白主導了珍迷狂熱兩個世紀之後,我們終於重新有了蘇珊夫人。她不捍衛愛情,也不善良純真,卻在被掩埋了兩百年以後捲土重來,再次展現來自十八世紀末的惡女力。

 

//書摘//

選自《傲慢與偏見》【經典插圖版】

第一章

  舉世公認,大凡身價不菲的未婚男子,總想要娶個妻子。

  無論對他的性情或觀點瞭不了解,只要有這樣一個人遷居到附近,左鄰右舍總會自顧自把他當作某人或自己某個女兒應得的財產。

  「我親愛的班尼特先生,」班尼特太太有一天對丈夫說,「尼德斐莊園總算租出去了,你可聽說了沒有?」

  班尼特先生回說他沒聽過這消息。

  「不過這是真的啊,」她繼續說道,「隆格太太剛到這兒來,才跟我說這事兒的來龍去脈呢!」

  班尼特先生沒理會她。

  「難道你不想知道是誰搬進來嗎?」他妻子不耐煩地嚷叫起來。

  「既然你想告訴我,那我就不能不聽了。」

  這話就足夠讓她繼續說下去了。

  「喔喔,親愛的,你一定得知道,隆格太太說尼德斐莊園是被一個打從英格蘭北部來的有錢年輕人租下的。星期一那天,他乘了一輛四匹馬拉的馬車來看房子,看得滿心愉悅,還馬上跟莫利斯先生談妥,說要在米迦勒節前搬進來,下個星期就讓幾個僕人先入住那房子。」

  「他叫什麼名字?」

  「賓利。」

  「他結婚了還是單身?」

  「喔,親愛的,當然是單身啦!你看,一個單身貴族,一年有四、五千鎊收入,這對咱們家女兒來說,真是一件好事呀!」

  「怎麼說?這關咱們女兒什麼事?」

  「我親愛的班尼特先生呀,」他妻子應了他,「你很煩人!可知道我正在考慮他能跟我們哪個女兒結婚嗎?」

  「他搬到這兒,就是打算結婚啊?」

  「打算?胡說八道,你怎會這麼說!只是他有可能會跟咱們哪個女兒談戀愛而已,總之你得在賓利先生搬過來的時候趕快登門拜訪就是了。」

  「我哪有什麼立場可以去呀!你跟女兒們倒可以去,還是你讓她們自個兒去好了,說不定這樣還更好些。畢竟,她們誰比得上你的美貌啊,萬一你去了,賓利先生可能會看上你呢!」

  「親愛的,別拍我馬屁,我的確曾經貌美過,但現在我可不敢假裝自己容貌出眾了。當一個女人有了五個女兒,就不該再多想自己的美貌才是。」

  「是嘛,不過大多數女人也沒啥美貌可想啦!」

  「不過,親愛的,等賓利先生搬進來時,你的確該去拜訪他。」

  「這事兒可超過我該做的地步啦!」

  「你得多想想我們家女兒呀!仔細想想,這可是事關女兒的終身大事,威廉爵士和盧卡斯夫人都已經決定要去了,圖的也是這個,你知道的嘛,他們通常才不會去拜訪新鄰居呢!你一定得去,假使你不去,我們就更沒理由去了。」

  「你這是不是太多心了?我敢說賓利先生看到你一定很高興,而且我還會讓你帶封短箋去,讓他知道我滿心希望他能跟我們任一個女兒成婚,我一定會為我的小伊莉莎白多美言幾句的。」

  「你最好別做這種事,伊莉莎白才不比其他女兒好。她又沒有珍一半的美貌,也不及莉蒂亞一半的幽默,而你每回偏要把她捧得最高。」

  「因為其他女兒都沒啥好自傲的。」班尼特先生答:「她們全都跟其他女孩一樣愚蠢無知,伊莉莎白就是比她的姊妹慧黠許多。」

  「班尼特先生,你怎麼這樣糟蹋自己的親生女兒?看來我愈惱火你愈高興,就是一點也不體諒我的神經已經很衰弱了。」

  「親愛的,你誤會了,我對你的神經相當尊敬,它們可都是我的老朋友呢!這二十幾年來,我已經聽你慎重其事地提過好多回了。」

  「喔,你就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我希望你別這麼痛苦,你得好好活著,親眼看到一個一年有四千鎊收入的年輕人搬到我們隔壁才成。」

  「就算有二十個那樣的人來,我看你都不可能去拜訪人家。」

  「相信我,親愛的,就算真有二十個,我也必定一一登門造訪。」

  班尼特先生就是這樣一個反應靈敏的怪人,幽默卻語帶嘲諷、沉默又變化無常,二十三年的時間仍不足以讓妻子了解他的個性。班尼特太太的心思倒是不難猜透——她是個理解力很低、知識貧乏且脾氣不定的女人。當事情不順心的時候,她就會認為是自己神經衰弱,這輩子的大事情便是把女兒們嫁掉,最大的安慰便是拜訪鄰居和打探消息。

 

※※※※※※※※※※

 

選自《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新裝插圖版】

蘇珊夫人

第一封信蘇珊.維儂夫人致維儂先生

查爾斯賢弟惠鑒:

  上回分別時承蒙盛情邀約,一直沒能前往尊府叨擾幾週,與你們全家共享天倫之樂,內心著實過意不去。因此,若賢弟與弟媳眼下方便接待,我將於數日之內啟行,由衷期盼結識仰慕已久的弟媳。儘管此地摯友懇留我多住些時日,但我恐怕目前的心思處境,承受不住他們周到好客之情,盼能儘早前往府上暫住,好讓身心安舒。

  此行引頸企盼見到親愛的姪兒姪女,以慰藉我思女之情,只因小女即將前往住宿學校寄讀。她的父親生前久病,我這為人母者疏漏了應盡的母職與關愛,亦疏於管教。再者,先前延請的家庭女教師恐怕未盡其職。諸多考量下,我決定送她至城裡一所極富盛名的私立學校就讀,如此也方便賢弟夫婦倆對她多所關照。走筆至此,應不難看出我心意已決,萬望莫要拒絕我前往府上。若兩位無法接待我,此等悲苦教人情何以堪哪!敬請

大安

嫂 蘇珊.維儂謹啟

寫於十二月,蘭福德莊園

 

第二封信蘇珊.維儂夫人致強森太太

艾莉莎摯友芳鑒:

  還說我會在這裡過冬,你真是說錯了。不過,說你錯了還真教我難過,畢竟在這兒度過的短短三個月,實為我人生帶來許多歡樂。目前,這裡可說是雞犬不寧,這個家的女性全都結盟起來與我為敵。想我初來蘭福德,你已預料到這一切。那時,曼華林先生顯得異常愉悅,真教我忍不住擔心起自己的處境來。還記得馬車駛近這棟房子時,我不停告訴自己:「我喜歡這個人,希望別出什麼事才好!」反正,我打定主意低調行事,提醒自己寡婦生涯才剛邁向第四個月,得盡可能持靜過日子才行,而且我也真這麼做了!親愛的朋友,除了曼華林,其他人的「關愛」我一概不接受,而且避開了各式各樣有意無意的調情,對這裡出沒的任何人毫無特別青睞。但詹姆士.馬汀爵士除外,我對他是多用了點心,只為把他從瑪莉亞.曼華林小姐身邊拉開──要是這樣一片用心良苦能被理解,那麼全世界都會為我鼓掌。人們向來以為我是個狠心的母親,但基於護女心切,一想到費德莉卡未來的幸福,我便忍不住要出手。若非我這女兒堪稱全世界最蠢的傻子,為人母的我早就大功告成了。

  詹姆士爵士果真為了費德莉卡向我提親,但我那生來就是要忤逆我的女兒,竟強烈反對這樁親事,害我不得不暫時擱置眼前妙計。我不只一次扼腕嘆息,真恨不得自己嫁給他(要是他不那麼懦弱就好了。光有錢無法滿足我,想當我老公,不浪漫一點怎麼成)。總之,這件事把大家都給得罪了──詹姆士爵士走了,瑪莉亞大為光火,而曼華林太太則是快要打翻醋罈子。簡言之,她對我又氣又妒,看她氣成那樣,我想,一逮到機會她就會去跟自己的監護人、也就是尊夫強森先生告狀。話說回來,尊夫若是我朋友,我就會跟他說,這輩子他所能做的最讓人拍手叫好的善事,就是叫那女人離婚。所以啦,你就讓他繼續討厭我好了。我們現在處境堪憂,真是景物依舊、人事全非哪!所有人都像進入備戰狀態似的,曼華林幾乎不敢跟我說話。離開的時候到了,我決定遠離這些人,如果可以,這一週我會找一天進城探望你,和你一起暢快聚聚。若尊夫仍不喜歡我,你就必須到偉格街十號找我了,但希望事情不至於演變到此地步。尊夫強森先生縱有種種不好,畢竟也是深受許多人所「敬重」的對象,而我又是你的密友,到了城裡不住你家反而住在別處,這可讓人懷疑我究竟做了什麼事,讓尊夫如此看不起我,必然要用異樣眼光看待我了。

  我將在取道倫敦後,去那個討人厭的鄉下小村子待上好一陣──我是真的要去教堂山莊園了!親愛的朋友,這絕非我所願,我真的走投無路了。倘若英格蘭還有任何地方容得下我,我絕不會考慮去教堂山。我對查爾斯.維儂反感得很,而且一想到他太太就覺得渾身緊繃。儘管如此,在我有其他地方可去之前,還是得先待在教堂山。我女兒將跟我一起進城,不過一到城裡,我就會把她送到偉格街桑默斯小姐辦的學校,在她學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之前,都得給我待在那兒。她可以在那所學校拓展人脈,畢竟全英格蘭最好的家庭都把女兒送到那兒去。學費當然貴得不得了,遠非我所能負荷。

  謹此,我一到城裡就跟你聯絡。即問

刻安

你永遠的摯友 蘇珊.維儂謹啟

寫於蘭福德莊園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