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之子康熙_正封.jpg

時代之子康熙:聖君的道路,他都自己鋪好了!

廖彥博◎著

【類別】:歷史人物傳記
【出版日】:西元2020年0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264頁/定價270元
【ISBN】:978-986-178-509-7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FvUnEZ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T1SfNj

 

一本保證好啃、絕對不硬的歷史人物傳記!

康熙,中國皇朝歷史上在位最久的皇帝,他有何過人之處?
他天縱英才、神聖英明?
他確實有才,但也沒那麼神!
這一切還得從天花之亂細說起。


康熙皇帝,他的名字叫做愛新覺羅.玄燁
他是排行第三的皇子,何以能繞過比他年長的兄弟,即位為帝?
「康熙」這個年號,有何深意?
青少年康熙何以能智擒老臣鰲拜,這巧妙運作的背後隱藏了多少謎團?
三藩之亂,究竟是康熙有意為之,還是弄巧成拙?猛將吳三桂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有五位閩南人與康熙王朝糾纏不清,你認識幾位?(提示一下,裡面有人姓鄭,有人姓施。)
天縱英明的康熙帝,難道不知道手底下那些權臣的真面目?
人都會老,這位賢明的皇帝老了又留下了什麼給後代子孫? 


看青年歷史作家廖彥博,用詼諧妙筆、深沉立論,為「千古一帝」康熙所做的卸妝傳記!
對這位中國歷史上最賢明的皇帝
青年歷史作家廖彥博,用最直白、有觀點的論述,最引人入勝的生動筆法,對康熙帝國進行了完整解密。

如果歷史向來是你的心頭好,那麼,歡迎你一起來讀讀嶄新筆法下的康熙與他的王朝;
如果你向來跟歷史不熟,可是對清宮劇很熟,那麼,邀請你跟隨作者的生花妙筆,一起來齣康熙朝的正史穿越劇,保證精彩,絕無冷場!  

 

//作者簡介//

廖彥博

青年歷史作家.譯者.書評家。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碩士,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歷史系博士班,目前同時從事著述與翻譯。

著有《蔣氏家族生活秘史》、《被誤解的三國》、《一本就懂中國史》、《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與白先勇合著)、《決勝看八年:抗戰史新視界》等作品。

譯有《中國的靈魂:後毛澤東時代的宗教復興》、《大清帝國的衰亡》、《社群.王朝:明代國家與社會》、《謊言的年代:薩拉馬戈雜文集》、《驚悚大師希區考克:重返驚魂記》等書。

 

//內頁參考//

9789861785097_b1.jpg

9789861785097_b3.jpg

9789861785097_b4.jpg

9789861785097_b6.jpg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bit.ly/2FvUnEZ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bit.ly/2T1SfNj

 

//目錄//

緒論/重新解讀康熙,也就是──愛新覺羅.玄燁

第一章  康熙王朝的來龍去脈
第二章  第一次當皇帝就上手
第三章  向前迎戰風雨
第四章  康熙皇帝與五個閩南人
第五章  河堤上的康熙
第六章  走在聖君的道路上
第七章  「皇阿瑪到底傳位給誰?」康熙皇子辯論會

尾聲
附錄/康熙朝成年皇子表
附錄/康熙王朝走勢圖
參考書目

 

//作者序//

重新解讀康熙,也就是──愛新覺羅.玄燁

這本小書試圖要以可靠的史料為基礎,重新閱讀康熙王朝、再次審視康熙皇帝愛新覺羅.玄燁那波瀾壯闊、成功與失敗交疊的一生。

提到康熙皇帝,這位清朝開國起第四位、入關後第二位君主,無論是在娛樂性質的影視作品,還是學術性質的故紙堆裡,愛新覺羅.玄燁都是以神聖英明的面目出現的。這也難怪,根據清朝史官們所告訴後世人們的,康熙皇帝八歲登基,十五歲就能運用智慧,獨自決策擒拿權臣鰲拜;二十歲判定吳三桂等南方三藩必反,毅然決然撤藩,經過戰爭取得勝利;三十歲時知人善任,和戰並用而收降台灣,取得全國統一;接下來更曾三次親征準噶爾蒙古,派兵擊敗沙俄,武功威震四邦;文治方面也粲然可觀:康熙以一介滿洲帝王,通儒術,崇理學,修《明史》,編字典;他本人更懂算學,精曆法,深研河防利弊,了解西洋科學。更重要的,是他以仁心施政,澤被萬民,作風務實節儉,下令永不加賦,奠定了大清一代文治武功的百年基礎。他是少年英主,盛年雄主,晚年的慈祥聖主,所以被尊稱為聖祖仁皇帝。

這是我們熟悉的康熙皇帝,這是我們印象中的康熙王朝。可是這個清朝建構出來的康熙,卻掩蓋住了那歷史上真正的玄燁,替他披上一層面紗。這層面紗,是一種誤解;這層誤解裡,有一種蓄意。

我認為,康熙皇帝之所以偉大、之所以不凡,在於他並不如清代官方史書所建構起來的那樣神聖英明、那樣睿智傑出。

聽起來很矛盾,但是這正揭示了我們需要以自己的觀點,而不是清朝的觀點,重新閱讀康熙皇帝執政六十一年的來龍去脈,以自己的角度,了解康熙王朝,了解那個時代的人與事,領會他們的成功,與他們的挫折。

接下來的六個章節,是六個橫切面,以不同角度,重新切入、理解康熙王朝的六次嘗試。第一章,說清玄燁之所以能君臨天下的來龍去脈,還有「康熙」這個年號的來歷;第二章,點出在康熙「智擒鰲拜」的故事背後,所隱藏的謎團;第三章,「三藩之亂」真的是不可避免的嗎?康熙和吳三桂,一個是弱冠青年,一個是百戰老將,兩人之間周旋對決,和天翻地覆的明亡清興八十年歷史,又有什麼糾葛?第四章,主要說的是康熙皇帝與五位閩南人之間發生的故事。這五個人來路不一,有的在海上稱雄,有人曾與清廷為敵,也有人官場順遂得意,當中既有戰爭場面,又有兄弟情仇,更還有官場權謀。第五章,要從兩次南巡,都站在黃河大堤上的康熙做為開場和收尾,在治河事務裡看康熙中期的官場鬥爭,權謀狡詐,以及玄燁本人高深莫測的帝王心術。第六章,走在聖明天子路上的康熙皇帝,一路順遂嗎?晚年的康熙造成了什麼禍端?留下了什麼遺憾?第七章,則是一場別開生面的辯論會,康熙臨終時傳位的謎團,能夠透過這場辯論,而被解開嗎?

康熙這個「千古聖君」的形象,是清代史官替他塗脂抹粉,還是他自己有意為之?我們能從史料的縫隙裡,看見真正的康熙嗎?

 

//書摘//

第二章  第一次當皇帝就上手

【顧命輔政四大臣】


當八歲的康熙像個小大人般,第一次以皇帝身分,走到上書房御案前面的時候,他將看到有四位輔政大臣正跪在面前等著他。他們是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

這四個人能夠這樣在小皇上康熙的面前,其實本身就是清代政治史上的一次創舉。

在努爾哈赤老先生在世的時候,軍國大事由八旗旗主,也就是和碩貝勒共同掌理。

在這些貝勒爺裡面,以「軍功勛貴」來決定地位高低,意思就是說,誰比較會打仗,抓的俘虜多,誰講話就能比較大聲。不過,各旗旗主都是努老先生的晚輩,不是兒子就是侄子輩,加上努老爹自己的威望,開會的時候咳嗽一聲全場安靜,所以他的地位最高,當然是無庸置疑的。

等到皇太極上台,雖然大汗有意在政治制度上,參酌明朝的體制,不過也只是「參酌」而已。滿族皇家親貴,還是居於政權的核心地位,皇太極給這套遊戲規則定下了名字,叫做「議政王大臣會議」。

順治皇帝親政,幹掉多爾袞的黨羽以後,雖然讓議政王大臣會議繼續存在,卻擺在旁邊當裝飾。福臨兄滿心想做一位明朝模式的皇帝,不但自己惡補中文,政治決策機制也整套照搬明朝,內閣啊翰林院啊通通成立起來,弄得皇室和滿洲親貴們非常不爽,成天嚷嚷「皇上被漢化啦!不要我們啦!」不過皇上後來忙著和董鄂氏爆發驚天動地的愛情,暫時沒空接受申訴。

現在,順治皇帝龍馭上賓,當上祖母的孝莊太皇太后是蒙古人,不便親自站在台前,她決心和滿洲親貴們合作,讓政治的鐘擺又重新盪回滿人這裡來。他們以大行皇帝(剛過世的順治)的名義,製作出一份遺詔,在這份來自天堂的遺囑裡,順治痛罵自己「漸染漢俗」的十幾條罪過,最後,為了表示懺悔,順治留下了來自天堂的訊息:請以四位滿人勛貴輔佐年幼的新皇帝吧。

或許你會問:怎麼不是由議政王大臣會議來執掌大政?相信賢明的讀者都不會忘記多爾袞從「叔父」變身成「皇父」的傳奇吧,孝莊太皇太后又不是頭殼壞去,怎麼會再來一次?

所以,就有了康熙元年四大顧命輔臣的上台。之所以挑選這四位大臣,有一個共同處:他們全部都得罪過多爾袞。

領頭的輔政大臣索尼,赫舍里氏,出身正黃旗,四人裡面他的年紀最大。索尼年輕的時候,就跟著努爾哈赤、皇太極打仗,算得上是一員大將,對旗主(皇太極)也是忠心耿耿。太宗駕崩時,多爾袞找他來講話,繞來繞去的試探索尼對繼位人選態度(召索尼議冊立)。索老兄板起臉說:「先帝生有兒子,繼位者必定要是皇子其中一位(先皇有子在,必立其一),其他的事情,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他非所知)。」多爾袞上台攝政以後,就把索老兄老遠的打發到瀋陽昭陵掃墓,還順便告訴他:你就一直掃下去,別回來了。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以為自己會掃墓掃到進墳墓的索尼,竟然等到了多爾袞進墳墓的那一天,他被親政的順治召回京師,還升了他的官(議政大臣、總管內務府)。

排名第二的蘇克薩哈,納喇氏,出身多爾袞、多鐸兄弟統領的正白旗,這人也算得上是一員戰將,不過,多爾袞翹辮子以後,第一個反出正白旗,向皇上告發睿親王「謀逆」的大臣就是他!蘇克薩哈之所以受到孝莊、順治賞識的原因,當然也就在這裡。

排行第三的遏必隆,鈕祜錄氏,出身鑲黃旗,身世高貴,他的母親是順治的姑姑,和碩公主、大清創辦人努爾哈赤的女兒。順治五年時,他的姪子投靠多爾袞,告密說叔叔遏必隆不爽正白旗諸王已經很久了,遏必隆便被多爾袞剝奪官職與旗下所有人丁。多爾袞一死,遏必隆馬上跑去向順治申訴,當然官復原職,連同姪子手裡的人馬也一併搶過來。

最後吊車尾的,就是知名度最高的鑲黃旗人,瓜爾佳‧鰲拜了。要說到戰功,此人絕對是四大輔臣裡,甚至是當時全滿洲人裡最厲害的。鰲拜是後金開國功臣費英東的姪子,他十幾歲開始就跟著努爾哈赤、皇太極打天下,清兵入關以後,鰲拜繼續打仗,在湖廣把李自成逼到絕路的是他,在四川把張獻忠亂棒打死的還是他。不過,這位滿洲第一巴圖魯(勇士),在太宗駕崩時站錯邊,跑去挺豪格當皇帝,惹毛了多爾袞,於是在順治五年時遏必隆吃癟的那件事情裡,讓人告了一黑狀,被多爾袞判了死刑,弄得第一勇士把家裡財產都捐出來繳罰款(罰鍰自贖),這才逃過一劫。

選擇這四個人組成新的康熙輔政班底,然後繼續把議政親王們晾在旁邊,除了他們都得罪過多爾袞之外,背後展現的,是孝莊太后的政治盤算。


【孝莊的布局】

四大臣裡面,鰲拜和蘇克薩哈允文允武,仗打得好,行政能力也一把罩;遏必隆協調能力不錯,而索尼老歸老,但威望夠又壓得住陣腳—說他能壓得住,指的當然就是他能遏制鰲拜和蘇克薩哈這兩位亂搞。按照孝莊太皇太后的想法,即便這四個人放下彼此恩怨,串通在一起要對皇上有所不利,也還有議政諸王能夠幫忙制衡他們。

這真是老謀深算的布局,算到了好幾種可能的發展,目的就是要確保康熙的江山能坐得穩當。有這樣的祖母在後面指揮若定,實在是康熙的福氣,尤其在後面對付鰲拜的時候,更看得出來。

輔政四大臣倒也滿努力工作,他們把順治模仿明朝設立的許多機構,比如惡名昭彰的「太監再臨」二‧○版「十三衙門」,以及內閣,還有言官御史的彈劾權,全部取消或者撤除。然後重新考核各地縣官,清理司法積弊。實際上,四輔臣的政策還是延續多爾袞執政時期的嚴厲作風,強力壓制江南一帶不穩的人心。比如發生在康熙二年的「明史案」,是清朝第一場文字獄,藉著一本私下寫的《明史》當藉口,順藤摸瓜,抓、抄、殺、流放了幾百位江南士子。隨後又在浙江、江南兩省對於欠稅的仕紳大戶大抓特抓,逮捕人數根據統計,超過了一萬三千人。

可是對孝莊太皇太后來說,這樣的好景不常。她老人家很快就看出問題:在這個聯合執政團裡,有人太過積極,有人卻不夠投入。

鰲拜和蘇克薩哈就不用說了,工作認真,搶著抓權也絕不放鬆;有問題的是索尼和遏必隆兩位。遏必隆沒有主見,人云亦云,遇到鰲拜和蘇克薩哈吵架,他老兄這裡幫幫,那裡勸勸,反正就是兩邊討好。而本來應該是首席輔政的索尼,不知道是掃墓掃得太久,還是年紀大了修養太高,對鰲、蘇兩人跳上竄下,吵吵鬧鬧,時常保持沉默。

於是太皇太后就出手了。

康熙四年(一六六五年),孝莊太皇太后告訴年方十二的孫子康熙皇帝說:孫兒年紀已長,該成親了。皇帝恭順地說:全聽皇祖母安排。

那好,孝莊立刻就揭開了底牌:給康熙娶的是索尼的孫女,赫舍里氏;另外還冊遏必隆的女兒鈕祜錄氏為貴妃。這招一出手,四位輔政大臣全都坐不住了。

索尼和遏必隆坐不住,是因為皇恩浩蕩,感動得無以復加。和皇室當親家,這是多麼大的榮譽啊!兩人感激涕零,連忙入宮謝恩,當然也向孝莊指天畫地的保證,一定盡心盡力,效忠皇上。

蘇克薩哈和鰲拜坐不住,是因為氣炸了!哪有我們被遺漏,讓索尼老頭和遏必隆得逞的道理!不過,孝莊太皇太后一生經歷過大風大浪,堪稱玩政治的高手高高手,哪是鰲拜和蘇克薩哈隨便恐嚇所能動搖了的?儘管鰲、蘇兩人頻頻進宮,軟硬兼施,什麼八字不合、門第不配、長跪不起,各種方法理由都用上了,太皇太后就是不為所動。因為,孝莊要的就是索尼能夠發揮牽制鰲、蘇兩人的力量。

鰲拜和蘇克薩哈各自怏怏地回去了,不過,他們也不算是太難過,因為,根據各種情報顯示,雖然太皇太后成功的重新發動了索尼這輛老爺車,但是索老爺子身體狀況愈來愈差,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如果,索老爺子管不了事,而康熙皇上又只是個剛進青春期的少男(雖然已婚),朝廷以後要聽誰的呢?

 

【圈來圈去圈成仇】

康熙五年,領侍衛內大臣、首席輔政大臣索尼伯爵(當時還沒有封公爵)開始常請病假,無法上朝理政。索伯爵體弱多病,時常倒床無法辦公是真的,不過背後還有更深的原因。史料上面說,索尼老先生因為鰲拜和蘇克薩哈兩方陣營,完全無視他這位首席輔政還活著的事實,已經無比凶猛的咬成一團,心中非常憂慮(內怵),生理被心理影響,成了惡性循環,健康不惡化才怪。

在這一輪爭奪「誰才是下一位老大」的擂台賽裡,鰲拜和蘇克薩哈兩方都豁出去了。不過,鰲拜眼明手快,佔了先機。而他發起攻擊的事端,就是圈地案。這件事情在當時是政壇的超級大颱風,暴風半徑之大,從金庸先生的小說《鹿鼎記》都拿這事當內容,可以知道一點端倪。

話說大清入關之時,有大約十五萬的八旗將士跟著多爾袞,把家從關外搬進來。為了安置這些人,順便獎賞他們打仗的辛苦,清廷決定讓這些旗人在河北、山東這些地方劃地屯田,一方面也能保衛京師,算是一舉兩得。剛好這個時候,因為戰亂的緣故,「無主田地甚多」,旗人要圈選土地,看起來非常方便。

偉大的「鐵獅玉玲瓏」曾經啟示過我們,「代誌絕對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雖然多爾袞和手下一班大臣並不是笨人,可是他們有私心,再好的良法美意,只要參了私心,一定會壞事。

最初朝廷的規劃,只是要將無主的荒蕪田地分給入關旗人,但是政策實行起來,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多爾袞旗下的正白旗分到的是明朝皇室的莊園,就連旗下的奴才,對於「膏腴之地」(肥田)想怎麼圈,就怎麼圈。反觀其他各旗,分到的還真的是無主荒地,盡是些年輕人口外流、土地貧瘠得鳥不拉屎的地方。

圈地的範圍,已經包括民家的住宅和田土財產。而且圈得隨心所願,今天上午我還在耕的地,你下午來看過覺得不錯,明天田地連同我家那幢瓦厝都變成你的,我的未來變成夢,只好逃荒去也。

圈地政策,因此堪稱是順治年間幾個評價最差的政策(稗政)之一。不但漢人老百姓叫苦連天,不屬多爾袞勢力的旗人也深感不平。感覺最差的,莫過於自認也是皇上嫡系的鑲黃旗,攝政王多爾袞分給他們的,都是些飛沙走石、三輩子難種出什麼的地,不要說是種地了,光是看就有氣。而且,這些地方本來是該配給正白旗,卻愣是被多爾袞使手段,栽給鑲黃旗。各位賢明的讀者當然也不會忘記,我們的鰲拜鰲中堂,就是鑲黃旗出身。

十幾年過去了,攝政王多爾袞死後被鞭屍清算了,順治皇帝情癡一生無怨尤的走了,鰲拜當上輔政大臣了,所以,翻盤的時候到了。康熙五年正月,太子太傅、領侍衛內大臣兼輔政大臣二等公鰲拜上奏:正白旗所圈田地,本屬於鑲黃旗,請求換地!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