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芥川龍之介小說選_正封.png

羅生門:芥川龍之介小說選

芥川龍之介◎著
陳嫻若◎譯

【類別】:日本文學、經典小說 
【出版日】:西元2020年11月15日 
【開本/頁數/定價】:14.8*21公分/320頁/定價320元
【ISBN】:978-986-178-529-5
【適讀年齡】:無分齡

【購書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257jxtq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65uvh2t

 

「但我不禁想像。即便百年後仍落寞無名,但有那麼一位讀者,拿著我的書。在他的內心深處,儘管朦朧,仍會浮現我筆下的海市蜃樓……──芥川龍之介

日本文學大師──芥川龍之介
芥川龍之介是日本現代文學的鬼才,寫下風靡世界的《羅生門》電影原著小說〈竹林中〉。為表彰他對文學的貢獻,設立了以其姓氏命名的純文學最高榮譽「芥川賞」。

芥川龍之介代表作全收錄
本書收錄芥川龍之介16篇作品,不僅包含著名作品,也挑選一些少見、有趣新異的作品。書中依出刊時間排序故事篇章,帶你循序漸進閱讀芥川龍之介的創作。

人性,比地獄還像地獄
電影《羅生門》原著小說〈竹林中〉
「我沒殺女人。那麼,她到哪裡去了呢?我也不知道。」

最赤裸的人性掙扎〈羅生門〉
「是餓死好,還是當賊人好?」

夏目漱石極度讚譽的傑作〈鼻子〉
「鼻子會不會再度變長呢?」

人性比地獄更像地獄〈地獄變〉
「若人不能分辨五常的話,除了下地獄別無他路可行。」

著名傳說故事〈猿蟹合戰〉的真正結局
「有句話要給世上的讀者,你們大多都是螃蟹哦。」

古怪離奇的報恩與復仇〈報恩記〉
「代甚內被殺頭──這是多麼完美的點子啊」

電影《南京的基督》原著小說
「那麼,那個人真的是耶穌基督。」

菸草傳入日本的傳說〈菸草與魔鬼〉
「那麼,如果沒猜中的話──我要你的身體和靈魂。」


「拚盡全力的寫吧,現在自己寫的東西,也許改天就寫不出來了。」 ──芥川龍之介 

 

//作者介紹//

芥川龍之介 1892-1927
日本文壇最偉大的作家之一,短篇小說巨擘,著有超過150篇小說。
芥川出生於對文學愛好極深的家庭,從小便深受薰陶,22歲時便寫出了著名的〈羅生門〉短篇小說。他的作品題材新奇、情節詭異,既有深厚的日式文藝底蘊,又融入中國、歐美的短篇小說風格,故事既有極致的情感與人性描寫,又擅用幽默的情境嘲弄,既呈現出對人性為惡的諷刺,又隱含對善的鼓勵與期許。
芥川被稱為日本現代文學史上的鬼才,為表彰他對日本文學的貢獻,設立了以他的姓氏命名的「芥川賞」,該獎項是日本純文學作家最高榮譽。
知名電影《羅生門》即根據芥川龍之介的〈竹林中〉一篇改編而成。

 

//譯者介紹//

陳嫻若
日文系畢。曾為出版社日文編輯,目前專職日文翻譯。喜歡閱讀文學,也樂於探究各領域的知識,永遠在翻譯中學習。譯作有《今天也謝謝招待了》、《森之眠魚》、《宮澤賢治短篇小說集I》、《貓式生活──徹底解讀喵星人的100種狀態》、《小熊》、《怒》、《贖罪》、《可悲的雄性生物》等。

 

//購書來這//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257jxtq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tinyurl.com/y65uvh2t

 

//內頁參考//

9789861785295_b4.jpg9789861785295_b3.jpg

 

//目錄//

01 羅生門
02 鼻子
03 仙人
04 芋粥
05 菸草與惡魔
06 戲作三昧
07 地獄變
08 蜘蛛之絲
09 橘子
10 妖婆
11 南京的基督
12 竹林中
13 報恩記
14 阿富的貞操
15 猿蟹合戰
16 死後

 

//書摘//

〈竹林中〉內容節錄

多襄丸的供詞

那個男人是我殺的,但是,我沒殺女人。那麼,她到哪裡去了呢?我也不知道。喂,且慢,就算再怎麼拷問我,不知道的事我就是不知道。而且我既然落到你們手上,就沒打算再隱瞞什麼了。

我昨天過了晌午不久,就遇見那對夫妻。那時正好起了一陣風,掀起了帽帳的絲罩,霎時瞥見了那女人的臉。才剛瞥見的一瞬間,便又看不見了。這也是原因之一吧。我覺得那女人長得宛如女菩薩。就在那一瞬間,我下定了決心,就算得把男人殺了,也要把那女人搶到手。

什麼?殺一個男人不像大人們想的,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既然要搶那女人,男人就得死。只不過我殺人的時候,用的是腰間的佩刀,你們大人不用刀,而是用權力殺人、用金錢殺人,甚至有時候光是用偽善的話也能殺人,對吧。的確也是,人沒有流血,而且還活得好好的──可是,你們確實把他殺了。從罪孽的深淺來看,我不知道究竟是你們可惡,還是我比較可惡。(諷刺的微笑)

但是如果不用殺那男人,也能搶走女人的話,也並非不可。不,應該說,我當時的心思是決定搶那女人時盡量不殺男人。然而,在那山科的驛道上實在沒法這麼做。所以,我想了個主意,把那對夫妻引到山裡去。

這一點也不費事。我與那對夫妻同行之後,便說,對面的山有座古墳,我把它挖開一看,發現了好多古鏡和大刀。我偷偷的把它埋在山坳的竹林裡,如果有人想買的話,我可以用便宜的價格出讓。男的對我說的話漸漸開始動心,接著──你說呢?欲望這種玩意兒真可怕不是?接著不到半小時,那對夫妻便與我一同策馬往山路走去。

我來到竹林前時說,寶物就埋在這裡面,快過來看吧。男人利令智昏,自然沒有異議。但是女人說她在原地等著,並不下馬。見那竹林茂密,也難怪她會這麼說。說實話,此舉正中我下懷,所以我們把女子獨自留下,與男人走入竹林裡去。

林子前面全是竹子,不過走了約五十公尺處,稍微有了較開闊的杉樹林,──要了結這趟工作,沒有比這裡更適合的地點了。我把草叢撥開,一面煞有其事的謊稱寶物就埋在杉樹底下。男子見我這麼說,便拚命朝看得到瘦長杉樹的地方跑去。不久竹林變得稀疏,並排著好幾棵杉樹──我一個箭步迎上去,冷不防將對方按倒在地。男子身側佩著刀,也似乎頗為有力,不過遇到我這攻其不備,他也無計可施。一貶眼間就被我綁在一棵杉樹根上。您說繩子嗎?繩子是咱們盜賊的好幫手,就纏在我腰間,以便隨時好翻牆。當然,為了讓他出不了聲,我把竹葉塞進他嘴裡,其他就沒什麼麻煩了。
我把男人收拾了之後,接著又回到女人那裡,告訴他男人身體突然不適,叫她快隨我去。不用我說,她當然也中招了。女子脫下帽子,被我拉著手進到竹林深處。但是,她到那兒一看,男人被綁在杉樹根上──女子一見狀,不知何時從懷裡抽出一把小刀。我這輩子還沒見過性格這麼剛烈的女人。如果當時一個閃神,搞不好就被她刺中脾腹。恐怕還不只,雖然我躲過一刀,但是被她一個勁兒左右亂刺,受什麼傷都有可能。不過,畢竟我是多襄丸,隨便幾招就把她的小刀打落,連大刀都沒拔。就算是再好勝的女子,若是不擅武器也只能乖乖就逮。終於如我所願,不用取男人性命,也占有那女子了。

不用取男人性命──,沒錯,而且我本就沒打算殺了那男人。但是,我甩開低頭哭泣的女子,正想逃出竹林的時候,女子突然瘋了似的纏住我的手臂,而且,仔細聽著她斷斷續續的哭喊,才知道她說,你們總得有一個人死,不是我丈夫死,就是你死,讓兩個男人看到我的恥辱,我比死還痛苦。不行,你們倆誰先死了,我就跟著活下來的男人走──她喘息的說著。我那時候才猛然升起了想殺男人的念頭。(陰沉的興奮)

聽我這麼說,你們一定覺得我是個比你們更殘酷的人吧。但是,那是因為你們沒見到那女人的臉,尤其沒有見到那一瞬間,她眼中燃起的火花。我與那女子眼神相對時,只想娶她為妻,就算是是雷劈死我也甘願。娶她為妻──我的心裡就只有這麼一個念頭而已。這並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下流的色欲。如果我對她除了色欲之外,沒有其他念想的話,我大可把她踢到一旁,自己逃走便是。若是如此,我的刀上也就不會沾上那男人的血了。但是,在昏暗的竹林裡,看到那女子臉蛋的剎那,我就明白若不殺了那男人,我就走不了了。

但是就算要殺,我也不想用卑鄙的手法殺他。我把男人身上的繩子解開,要他跟我較量較量(那根繩子落在杉樹根旁忘了丟)。男人滿臉殺氣的抽出了刀──不用我說,也知道這場較量的結果如何吧。我的刀在第二十三回合時貫穿了對方的胸口。第二十三回合──請別忘了這一點。只有這一點,我到現在都覺得佩服。因為,天下只有他一個人能與我激戰二十回合。(快活的微笑)

在那男人倒下的同時,我放下染了血的刀,轉頭朝女人望去。結果──你猜怎麼?那女人早已不知去向了。我在杉樹林間到處尋找,想知道那女子往哪兒逃。但是,落葉上沒有留下一絲痕跡。我側耳傾聽,也只聽到男人喉頭發出的死前呻吟。

說不定早在我們開始決鬥時,她就已經穿過竹林,逃出去向人求助了。──我一想到這兒,這事關自己的性命,便奪走那人的刀和弓箭,朝著來時的山路出去。但是那女人的馬正安靜的吃著草。後來的事說了也是白費唇舌。只是,我進京城之前已經把刀給賣了。我的口供只有這些。反正我的頭早晚會掛在苦楝樹梢上,求大人判我極刑吧(昂然的態度)。


女子至清水寺的懺悔

──那個穿藏青色外衫的男子將我玩弄之後,盯著被捆住的丈夫嘲弄般的笑了。我的丈夫是多麼不甘心哪,但是不論他怎麼掙扎,捆在身上的的繩子,只會纏得更緊而已。我忍不住半滾半爬的奔到丈夫身旁去,不對,我只是想要奔過去,但是,那男人一眨眼工夫就將我踢倒。就在這時,我發現丈夫的眼中藏著無法形容的光芒。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一想起他的眼神,直到現在我都還會全身發抖。丈夫平時不善言詞,但那一剎那,他眼中說盡了所有的心意。但是,他眼中閃過的既不是憤怒,也不是悲哀,──只是鄙視我的冷冷目光。那眼光給我的打擊比被男人踢倒還要重,我忘乎所以的大聲尖叫,漸漸失去了意識。

後來,好不容易轉醒一看,那個藏青外衫的男人已經不知去向。只留下被綁在杉樹根上的丈夫。我勉強從一地的竹葉上坐起,探看丈夫的臉,但是他的眼色與剛才一點也沒變,還是冷冷的鄙夷底下帶著憎惡。一時間,我心中充滿了羞恥、悲痛、氣憤──不知該怎麼形容才好。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近丈夫。

「相公,事已至此,我們也無法相守下去,我已決心求死。但是──但是,請你跟我一起死。你看到了我的恥辱,我不能留你活在世上。」

我聲嘶力竭的說出了這些話,但是丈夫依然只是憎惡的盯著我看。我按捺著快要破裂的心,尋找丈夫的大刀。可是竹林裡別說是刀,連弓箭都找不到,大概是被那個賊人搶走了吧。幸好那把小刀落在我的腳邊。我把小刀舉起,再次對丈夫說:

「那麼,就請納命來吧,我也會隨後跟上。」

丈夫聽到此言時,嘴唇終於動了。當然,他的嘴裡塞滿了竹葉,所以聽不見他的聲音。然而我見他的嘴型,立刻就知道他說了什麼。丈夫只輕蔑的說了一句:「殺吧」,我幾乎是在似夢非夢之間,把小刀插進丈夫淡藍色外衫的胸口。

這時,我又昏了過去吧,好不容易醒轉回來時,丈夫依然被捆綁著,但已經氣絕。一線夕日從竹杉樹叢交錯間的天空落下來,照在他蒼白的臉上。我一面抽泣著,一面解開屍體的繩子。然後──,然後我怎麼辦呢?我實在無力再說下去了。總之,我連去死的力氣都消失了。我試過把小刀抵住喉嚨,也在山腳跳入池裡,試了許多方法,但是都沒死,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炫耀的(寂寞的微笑)。也許像我這種沒出息的人,連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也不想理會了吧。但是,我殺了丈夫,又遭到賊人蹂躪,到底該如何是好?我到底────(突然劇烈的啜泣起來)。

鬼魂藉巫女之口的說詞

──那賊人凌辱了妻子之後,就地坐了下來,花言巧語的安慰妻子。我當然無法言語,身體也被綁在杉樹根上。但是,那段期間,我向妻子使了好幾次眼色,叫她別聽信這男人說的話,他說什麼都是騙人的──我想傳達的是這個意思,但是,妻子只是悄然坐在竹子落葉上,眼睛盯著膝頭。那副模樣豈不是聽信了賊人的話嗎?我嫉妒得不斷扭動身體。但是賊人一步步的施展伶口俐舌,他說身體一旦玷污了,與丈夫還能和好如初嗎?與其跟著那樣的丈夫,不如作我的妻子吧。我就是看上你,才會做出此等無法無天的事──賊人越來越大膽,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聽賊人這麼一說,妻子抬起出神的臉,我從未看過妻子像此時那麼美。但是,那美麗的妻子在被捆綁的我面前,對賊人說了什麼嗎?即使我一縷幽靈徘徊在陰陽兩界間,但是一想起妻子的回答,還是怒火中燒。我記得沒錯,妻子是這樣說的:「那麼,請你帶我到別的地方去,哪裡都行。」(長長的沉默)

妻子的罪孽不止於此,如果只是這樣,我怎會在黑暗中像現在這樣痛苦不堪。但是,妻子彷彿夢遊一般讓賊人拉著手,走出竹林的時候,突然面無血色,指著杉樹根旁的我說:「請你殺了這個人。只要他活著,我就無法跟你共結連理。」──妻子發瘋似的不停的叫喊著。「請你殺了這個人。」──這句話如同風暴一般,將我倒裁蔥般吹落深遂的幽暗地底。你們可聽過有人說過如此可惡的話嗎?可聽過有人說話如此天殺的話嗎?有人聽過──(突然爆發出嘲笑)聽到這句話時,連賊人都臉色大變。「請你殺了這個人。」──妻子如此吶喊,一面勾住賊人的手臂。賊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妻子,沒有回答殺或不殺。才剛這麼想時,他便一腳將妻子踢倒在落葉上(再次爆出嘲笑)。賊人靜靜的盤住雙臂,打量著我的樣子。「你打算怎麼處置那個女人?殺了她?還是放了她?回答只需點頭就行。殺了她嗎?」──光是這句話,我便願意寬恕那賊人的罪。(再次陷入長長的沉默)

妻子在我遲疑不定時,突然大叫了一聲,便往竹林深處跑去。賊人也隨即向前躍出,但是連衣袖都沒有抓到。我如同置身夢境般看著這一幕。(未完……

    好讀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